购买

小算盘

一年以后,春光明媚的四月天,南丽通过竞聘,当上了城市早报的副总编辑。

对于南丽,这来之不易,因为她得票数第一。

当然,她也知道,这如果放在10年前,荣耀感会更强烈一些,而搁在纸媒步履艰难的今天,这其实也是一份苦活,各种运营压力会接踵而来。

她还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这几年报社受互联网冲击流失了不少骨干,她还不一定能拿下这一职位。

所以,这也算是对她20年勤勉驻守的一个交代。

南丽上任的第一天,新闻部的田雨岚在办公室里吐了,吐得翻江倒海。

几位女同事闻声过去,围着田雨岚乱作一团,有的捶背,有的递纸巾,有的拿着扫帚清理地面。

她们问,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田雨岚缓缓抬起头,手捂着嘴,眼睛里有奇怪的笑意,她说,没事,没事,我是怀孕了。

哦,原来要生二胎了呀。

女同事们放下心来,说笑起与“生二胎”有关的一切,办公室里气氛喜感。

20分钟后,田雨岚走进了副总编南丽的办公室。

她的脸上还有虚弱之色。她说,南总,我想请个假,回家养胎。

对于她要生二胎了,南丽没有诧异,但对于她今天改称自己为“南总”,南丽听着有些别扭,因为她俩是大学同班同学。

南丽说,哎呀,你别这么叫我好吧,好怪啊,我们是老同学。

田雨岚捂嘴而笑,眼睛弯弯的,她说,哎,南总,是老同学才更要叫南总,我这点职场情商还是有的。

一张团团的脸上,眼波流动,气色在回过来,俏皮+调侃+讥诮的表情。

南丽了解她。

可以说,方圆十里,没人会比南丽更了解田雨岚了。估计田雨岚对南丽也一样。

因为从大学时代直到如今,南丽都能感觉到这个叫田雨岚的女生一直在跟自己比,职级、业绩、薪水、房子、老公、小孩的成绩……

就像对着你,拿一把“噼啪”作响的小算盘。什么感觉?

呵,空气里都好像被渗进了不服气。

现在,南丽问田雨岚,请几天假呢?

田雨岚说,我想先请3个月。

南丽心里叫苦:妈蛋,新闻部目前已经有4个孕妇了,一个挨着一个,照顾都照顾不过来,你田雨岚才怀上,一上来就先3个月养胎,你这还才开场呢。

田雨岚在笑,说,南总,你也不用为难,我这3个月的工资、奖金就全扣好了,什么钱都不用发我了。

南丽心想,你以为扣钱就解决问题了?报纸还出不出?其他那几个孕妇学你的样怎么办?人手谁给我?

田雨岚看出了南丽的犹豫,于是她说了请3个月假的理由,如下四点:

1. 自己妊娠反应大,需要养胎,做梦都想有二孩,这把年纪了,不能有闪失。

2. 老公颜鹏创业不易,早出晚归,家里照顾不上。

3. 儿子颜子悠下月冲击奥数“华夏杯”,现在是关键期,需要大人紧盯督促,上次“向阳杯”才得了二等奖,二等奖对“小升初”没什么用。

4. 身逢眼下整个产业调整期,乱哄哄的,女人嘛,把自己安顿好了,也算是做贡献。

田雨岚面含歉意微微笑着,告诉南丽,自己是不能跟她这老同学比的,没她那样的毅力和格局,因为是老同学嘛,自己就说心里话了,这节骨眼上,自己还是安顿好自己和小孩吧,趁二宝还没生出来,赶紧让大宝颜子悠把该拿到的奖项拿到,到“小升初”时好省点力。

田雨岚向南丽递过来一张纸,是医院开的病假证明。

田雨岚叹了一口气,说,当妈的,没办法,还有什么事比小孩的事要紧呢?讲真的,小男孩你不盯牢还真不行。

南丽盯着病假条,想了想,建议田雨岚先请1个月保胎,到期后,再视具体情况续假。

南丽说,假也是可以续的嘛,雨岚,算你配合我工作好吗,你一上来一开口就要3个月,其他女生会摆不平,也会抱怨你的,因为你不在,你的活得她们来干了。

田雨岚想了想,点头。

南丽一边在请假条上签字,一边说,你家颜子悠成绩这么好,还要你盯着?

田雨岚说,当然得盯牢,希望他奥数“杯赛”能得个一等奖回来,南总啊,这全是为了“小升初”进民办中学,现在不盯,以后要搭半条命的。

她问南丽,哎,你家欢欢有准备申请“民办”吗?

南丽说,我们“公办”读读算了,蓝天中学又不差。

田雨岚点头,笑道,也是,也是,民办中学压得太紧,女孩学得轻松点也好,虽然蓝天中学这两年中考成绩掉得蛮厉害的,但学校氛围还是阳光的。

窗外是城市的高空,阳光明媚,难得透亮的蓝天。南丽站在窗边,窗玻璃上映着她的杏眼短发鹅蛋脸,一身浅格子套装,风姿绰约。

这是她上任副总编的第一天,一个原本明快的日子,但现在,她心里却被渗进了一丝纷乱。

这纷乱,隐隐约约,可能与刚才田雨岚言语中某些闪烁的暗示有关。

也可能来自南丽心里对这女人一向的不自在。

她知道这女人一直在跟自己比,从大学时争三好学生、奖学金,到工作后比发稿量、奖金、级别、受领导重视度。

然后是比男朋友。这是最令人受不了的。当初刚进报社,党群部的帅哥记者颜鹏先追的是南丽,两人才谈了两个月,田雨岚随颜鹏去北京采访了一趟“两会”,回来时田雨岚已将颜鹏收归囊中。

再然后是比老公。南丽后来所嫁的大学老师夏君山,性格恬淡,这些年来一直在学校执教。而田雨岚怎会甘心自己的老公颜鹏在单位混得毫无起色,甚至沦为南丽的下属,所以颜鹏前年被老婆激励下海创业去了。

还有,比生孩子。男孩、女孩,一胎、二胎,忙个不迭。

而到如今,是比孩子的成绩了。

刚才你听见她说的没有,什么奥数、“杯赛”一等奖二等奖,还有“女人安顿好小孩也是功劳”。

站在窗边的南丽晃了晃脑袋,想让心里的纷乱消退。

但奥数、“杯赛”、“民办”这些字眼,还是令直觉敏感的她生疑。

她想,它们是什么鬼,让田雨岚请假都把它们摆上了桌面? Tv49teZC5E0E8seeBf5UR5sVfD2osh9SkjKRJvUNxtdpbc3bf8/MB5fBOQSa9WY7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