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二章
风 雨

凄凉宝剑篇,羁泊欲穷年。黄叶仍风雨,青楼自管弦。

新知遭薄俗,旧好隔良缘。心断新丰酒,消愁又几千。

——李商隐·《风雨》

“老大,你的信。”

走进石屋的下属轻声地禀告,生怕打扰了正在看书的首领。然而,他的声音还是在简陋空旷的石砌房子里激起了微微的回声,以致坐在窗边的黑衣人蓦然回头,目光如刀,令人寒入骨髓。

“放下就行了。”他淡淡地吩咐,带着人皮面具的脸上却毫无表情。

看着首领亮如秋水的眼睛,下属不禁感到有些不自在,连忙放下书信准备退出。

“等一下。”忽然,他听见首领出言,只觉手腕一紧,已被老大扣住了脉门。不知道哪里出错的下属大惊失色,额头有细细的冷汗渗出,但还是不敢挣扎,只任凭首领处置。

“怎么两个月了,你体内的淤血还没有散开?”放开了他的手腕,首领沉吟了一下,然后吩咐,“小岳,我替你叫郎大夫过来看看,伤的是风府穴,非同小可。要好生休养,不要落下了病根。”

“啊?是,是。”那个叫小岳的年轻下属方才反应过来,又是吃惊又是感激地回答,“属下的伤不妨事,老大不用担心,反正贱命一条,死了也无所谓。”

“杀手也是人,不要以为自己的性命是草芥!”看着窗外暮春时分的山景,首领的声音却是训斥般严厉,“你记住了,无论遇到何种境况,首先都要活下去,我的手下里,没有不求生就先求死的人!”

“是……属下谨记。”小岳的声音有些哽咽,用力地点头。

上次执行任务时,自己曾受过不轻的内伤,以后调理了一段日子也不再觉得异常,也就不放在心上,不想今天却被老大看了出来。对待自己这样的小人物,也是如此关心和体恤——首领,还真的不像一个杀手之王的样子啊!

“出去吧。”首领的手放开了,重新翻开了书,带着人皮面具的脸上,依旧没有丝毫的表情。他再次把书翻到了属下进来时正在看的那一页——

是李义山的一首五言律诗《风雨》。

真是奇怪……老大居然喜欢这种诗词歌赋?在退出去的时候,小岳不禁觉得有些奇怪,要知道,这个人是天下最大的杀手组织的老大秋护玉!这几年来随着组织的迅速崛起,他的神秘莫测和冷酷决断在黑道里几乎和白道领袖听雪楼齐名。

风雨组织——不过,他现在总算知道首领命名这个组织时的出典了。

一个读唐诗的杀手领袖,不是比什么都令人吃惊吗?

窗外是暮春时分连绵的细雨,看着那个年轻的属下走出去,秋护玉叹息了一声,把手放到面具上,感到面具后的伤疤在隐隐作痛。

三年了……每次到了阴雨天,都还会痛,仿佛在不停地反复提醒他,自己生命里曾有过那样血腥残酷的往事!那是他一生永远不能忘记的噩梦。

所有人都知道,风雨组织是江湖中最著名的暗杀组织;所有人都知道,风雨的首领名字叫做秋护玉……秋老大。

然而,没有人知道,他还有过另一个名字:雷楚云。

那是一个死人的名字,那个名字,可能已经和霹雳堂雷家所有人的名字一起,被刻在某一处荒凉乱葬岗的墓碑上。而如今的江湖中,已经不再有人记起。

毕竟,那个年仅二十岁就死于灭门惨祸的雷家大少爷,活着时在江湖中是出了名的软弱善良无知,整天像文人墨客一样吟诗作词、倚红偎翠,根本不像一个武林人。

所以,当听雪楼准备踏平江南时,萧忆情——那个天纵英才的年轻霸主就利用了他这一个弱点,只派出了一个人就瓦解了整个霹雳堂,把征服的代价降到了最低点。

想到这里,秋护玉面具后的眼睛里泛起了微微讽刺的笑意,摇了摇头,拿起属下刚送过来的信。信上点着五点朱红,说明这是组织接到的最高档次的暗杀订单,以风雨如今的名声,接这样的五点血的任务,至少要收取十万两白银的报酬。

他拆开了信——

姓名:迦若。

身份:拜月教大祭司。”

出价:十万两。”

后面,用朱笔注出“黄金”。

他微微动容。十万黄金杀一个人,几乎是天价的手笔!有谁能出得起这样的高价?又有谁会用这样的代价来杀那个人!他的目光移到信纸的最后,忽然定住了——那里,雪白的信纸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三个字:

听雪楼!

窗外的风雨声忽然大作,天阴沉如墨——如同三年前那血腥屠戮的一夜!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人……拉出去杀了。

“这几个还有用。下蛊,编入死士队。

“这边的几个,挑了手筋脚筋,通知他们家人来赎——每个五万,三天内不到的,杀了。”

在听雪楼的大牢里,关满了这一次征服江南诸帮后带回来的俘虏。一大群人挤成一堆,满面血污,人人都带着恐惧得近乎麻木的眼光,看着那只点向他们的手,操纵着生杀予夺权力的,竟然是一个女子。脸罩轻纱,站在血污中,冷漠如斯。

窗外是漆黑死寂的夜,而牢内也是死一般的寂静,偶尔有人在被点中时因为极度恐惧和紧张而发出失控的尖叫痛哭,立时便换来一声冷冷的吩咐——“拉出去,杀了!”

“靖姑娘,杀得太多了吧?”

终于,在那纤细的手指再次点向另一大堆人时,旁边一位长身玉立的男子忍不住出言,看着人堆里的很多惊惶哭泣的孩子,有些动了恻隐之心:“依我看,这些八九岁的孩子也成不了气候,就放了吧。”

“三楼主,想不到你还很仁慈啊……”那个带着面纱的女子冷冷笑了起来,忽然笑声一顿,一字字道,“你知道吗?五岁的时候,有人杀了我娘,我十五岁找到了仇人,杀了他全家!”她的目光闪电般落在白衣男子身上,嘴角有残酷的笑意:“所以,不要小看孩子啊……三楼主!我宁可放过那些八十岁以上的老家伙,也绝不放过八岁以下的孩子!”

不看旁边同僚震惊的眼色,她回身对刀斧手做了一个手势:“全部拉出去,杀了!”

在对着那些绝望惊恐的人下达死亡命令的时候,特别是看着人群里那些年幼的哭泣的孩子,她面纱后明亮的眼睛里忽然闪现过残酷的笑意,那些没用的只知道哭的孩子啊……其实就是留下命来,长大后也是没什么用处的,还不如早死早超生。

没有一个人料想得到,甚至她自己也没想到,两年后,她会在同样的情况下,看见第一个不哭的女孩子,然而,正是那个孩子毁灭了一切!

那群将要被杀戮的人发出了震天的哭喊,有些疯狂反抗的立刻便被砍下了脑袋,其余的要么破口大骂,要么就是语无伦次地痛哭哀求,然而,面纱后的眼睛全然无动于衷,仿佛早已看多了这样的场面,心冷如铁,再无动摇。

在刀斧手的驱赶下,人群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往外面走着。忽然,仿佛发现了什么异常似的,那个被称为“靖姑娘”的绯衣女子的手再一次抬起来:“右边第三个,出来!”

她的手点向人群中一个满身血污、拖着沉重镣铐的人。

那个被指到的人年纪很轻,然而却是为数不多的还能保持理智的人之一,在恐惧灭顶而来的时候,居然始终没有做出什么失控的举动。但是在走向死亡之时忽然又被挑了出来,他身子一震,也不由地一阵迟疑迷惑。

他转过脸来,虽然满脸血迹,却还是看得出是一个英俊的少年。

“他奶奶的,靖姑娘让你出去!聋了吗?”旁边立刻有刀斧手把他推了出来。

面纱后的眼睛静静审视了他片刻,低声吩咐:“押到后面去,我有话问他。”

“要杀就杀,还有什么好说的!”在另外一间无人的囚室里,那个少年冷冷对着这个可怕的女子道,似乎已经平静地接受了死亡,咬着牙,“不要妄想我会投靠你们听雪楼!”

“哦,想不到你还算是有一点骨气……”面纱后,冷漠的眼睛看了他片刻,嘴唇微微一扬,忽然吐出了一句话:“雷楚云,知道我是谁吗?”

她缓缓抬手拉下了面纱。

“是你?!”那一刻,一直都镇定的年轻人仿佛被雷击中,脱口惊呼,“怎么……怎么会是你!”

是的……他认得这个女子!那正是自己几个月前从恶少们手里救回来的卖唱女!当时,他还收留她在雷府上盘桓了一个多月,养好了伤,才送她离开。她说没有想过江南这边的卖唱日子如此艰难,还不如回北方去。

在她离开的时候,他还命仆人送了她十两银子的盘缠。

可是,曾经那么柔弱地寻求他保护的女子,如今却如地狱使者一样站在他面前!

“雷大少爷记性真好……”那个女子笑了笑,但是眼睛里却是冷冷的,“我想我应该自我介绍一下了。我,就是听雪楼的舒靖容。”

什么都不必再说了。一切都已经明白。

他曾经救回来的人,正是他们家族的死神。可笑的是,那个时候,他还以为自己是一个大侠,能够保护被欺凌的弱小,却不知道在对方眼里,自己正是无知愚蠢得可笑!

“你们雷家的武功太差劲,本来不用我亲自出马。但是霹雳堂的火药威力却不能小觑,必须摸清楚那些杀器藏在哪里……正因为这样,楼主才派我潜入。”绯衣女子冷冷道,眼里并无丝毫怜悯,“其实,雷家能灭亡在听雪楼手上,也是一种辉煌的结束了,总好过在你这样的公子哥手里败落下去吧?”

她的声音冷漠而无情,直视着阶下囚。

“舒靖容。”他看着她,呻吟般说出了这个日夜诅咒的名字。

“不错。请务必记住它——”她重新掩上了面纱,看着失魂落魄的对方,眼睛里有一丝丝的怜悯,微微冷笑,“不过,我想,你也不会忘记杀你满门的人的名字吧?”

她过去,打开了雷楚云手脚的镣铐:“走吧!”

冰冷沉重的铁器从手脚上脱落,他一时间还是不可置信地站在那里,看着对面的女子,喃喃地问:“你……你说什么?”

“我说,你可以走了。”阿靖抬头,看着惊呆了的青年人,目光冷酷而淡漠,“我不欠任何人人情——你不是救过我吗?那么我也放你一次。从此后,两不相欠。”

“我救过你?我……我居然‘救’过你!……哈哈,哈哈!”他忽然忍不住放声大笑,笑得面目都有些扭曲。他狂笑着走出牢狱,外面的夜风清凉地吹到他脸上,风里带来了另一边刑场上人临死前的凄厉惨叫——

他听出来了,那些,正是他亲人的声音。

所有人都死了,而他活着——因为他救过那个杀他全家的人……哈哈哈!

坐在窗前,手里拿着那一份署名“听雪楼”的契约,他喉咙里忽然发出了低沉的苦笑。

自从逃出生天,靠着雷氏秘传的绝技,集结起自己的势力以来,他从来没有熄灭过心中复仇的火。一年前,听雪楼发生内乱,二楼主高梦非和萧忆情同门师妹池小苔叛变时,为了趁机诛杀萧忆情,他就曾经不计报酬地派出风雨杀手介入。可惜的是最终萧忆情那一方计高一筹,高梦非死,池小苔被囚,叛乱完全失败。

连那样重要的人物背叛,那样周全的计划都无法扳倒听雪楼,那么光靠他一人之力更加无法杀死萧忆情,这一点,作为杀手之王的他清楚得很。

所以,他只有忍耐。

他守住了秘密。直到如今,听雪楼那边一定还以为自己率领的风雨组织是唯利益是从的吧?所以,虽然知道风雨曾经加入过楼中内乱,还是发来了寻求合作的契约。

哈哈……有谁知道,今日的秋护玉就是当年那个雷楚云呢?

连那个舒靖容也绝对料想不到,昔日她一念之仁放过的、认为只是一个公子哥儿的家伙,并没有横尸街头,反而成了今日黑道里最大势力的首领吧?

如果知道了,她会不会后悔呢?

虽然说是救他一次就恩怨两清,实际上,他却是被她救过两次的。

不出所料,那一次她擅自放走了他,引起了听雪楼主的不满和追究,舒靖容和萧忆情在密室激烈争执后,听雪楼发出了格杀令,派出吹花小筑里的七杀手在中原范围内对他进行追杀。那一个月的时间他颠沛流离,像老鼠一样过着见不得光的日子。

然而在某一夜,在偷偷去拜祭全家的时候,他还是被发现了。

“放开他。”在杀手们正要割下人头回去复命的时候,听见了冷冷的命令——冷月下,一身绯衣的女子,就这样负手握剑,站在乱坟堆里,一字字下令。

“靖姑娘?”众人惊呼,迟疑着,“可是楼主吩咐……”

“楼主那里,我自己会去负责。”她的声音冷酷,“再不滚开,我就要动手杀人了!”

她仰头望月,手中的血薇剑闪动着点点血光。

“遵命。”七杀手终于被这个楼中女领主的气势震慑住,放开了他,纷纷离去。

恢复自由的他再次扑到了那些墓碑前,借着月光一个接一个地看着碑上的名字:雷震天、雷震宇、雷周氏、雷楚玉、雷咏絮……一排排刻着的,全部都是曾经活生生的亲人。

他的全部亲人,都埋在这一片荒凉的土地下。死不瞑目。

“萧忆情……萧忆情!总有一天我要杀了你!”他再也忍不住地低声啜泣,喉咙里发出了近乎野兽般低沉的吼叫,这是刻骨铭心的仇恨,就算他血流干、骨成灰,他都不会忘记!

“看来我是白提醒你了。”蓦然,那个绯衣女子冷冷出声,“我舒靖容呢?难道你忘了?请你务必记住,杀你全家的,我也有一半。”

“不错……舒靖容……舒靖容……总有一天我要报仇!”他咬着牙,一字字说着誓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说到“舒靖容”这三个字时,他心底有撕裂般的痛。那不仅仅是仇恨、苦涩、愤怒,更加混合着无数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看着我,大声说!”不知何时,她已经来到了他身侧,厉斥。

“我要报仇!我要让听雪楼所有人死!”他的头抵着父亲的墓碑,用尽全力呐喊,“只要活着一天,我就一定要报仇!”

“为什么不敢看我?抬头!”她忽然恼怒地抓住了他的肩头,硬生生地掰过来,“以为救过你的命就有什么不同吗?没有!一样是杀人凶手,一样是手上沾满你父母兄妹的血迹!如果你还是那样软弱的话,我救你也是白救,你必须靠着仇恨的力量活下去!看着我!”

“不……不要看我!”他下意识地转过头,惊慌失措地躲避着什么。

“为什么?看着我,大声说!”冷酷的女子并不放过他,逼迫似的命令,“听着,如今你不是雷家大少爷了!如果不自己站起来,你会比街上的狗还不如!我放你走不是想让你去做一条狗你知道吗?抬头!看着我!”

“不……不要看我!不要看!”他忽然发疯似的转身逃了出去,却被她闪电般扣住了手腕,厉斥:“给我站住!你要做逃兵吗?”

“不要看我……”他有些呜咽地挣扎着说,用力扭过头去。

然而,透过他垂落的散发,她还是看见了!

他的脸!那几乎已经不再是一张人脸,上面遍布的伤痕已经看不出五官的痕迹……他毁容了!

一刹那,连冷酷的她都被震住,看着眼前恐怖的面容,下意识地松开了手。然后,不知道为了什么,又微微地笑了起来。惨白的月光洒落下来,笼罩着乱坟岗中的美丽女子,仿佛是来自另一个世界。

“这一个月来,为了逃避追杀……我自行毁了容。”他也不再挣扎,慢慢说着,声音里忽然有和年龄不相称的沧桑和苦涩,“是的,为了活下去,我是什么都会做的——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不然,我绝对会不择一切手段来报仇的!我一定会回来报仇的!”

看着眼前的人,阿靖忽然笑了,冷冷地,然而又带着些许欣慰地笑了!

“好……我等着你来报仇!”她从怀里拿出了一面小小的金牌,扔了过去,“这是听雪楼领主的令牌,拿着它,逃出中原去关外避一避吧!七杀手如果回到楼中复命,惊动了萧忆情,你就再也没机会逃脱了。”

金牌被他紧紧握在手里,用力得几乎嵌入他的掌心。

不说一句话,他转身走开——然而,内心极度复杂的感受让他几乎疯狂!

“为什么!为什么要救我?!”他蓦然转身,站定,看着同样已经转身离开的绯衣女子,几乎是发疯般地嘶声问,眼睛里已经有泪水,“为什么不干脆让我死了?为什么不杀我……为什么你不杀我!为什么不让我干脆地恨你!”

阿靖回头,笑了一下:“因为……我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坏。”

这一次,她的笑容里居然有了某种奇异的光辉,让冰雪一样的脸都柔和了起来。她低声道:“我和他,都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

“弱者必须死亡,强者才能生存——这个是我和他都认同的法则,所以,我才追随他征服天下武林。因为他是最强者,只有他才能成为这个武林的霸主。一个强者统治下的江湖,将能最大限度地避免流血和动乱。

“但是,你的失败却是因为你的善良。如果你不救我,霹雳堂不会那样轻松地被灭门;如果你是个没有正义感的人,也许雷家还能保全下去。

“弱者必须死亡,但是,善良和正义却不能用死亡来回报——

“奇怪吧?虽然自己做不到,对于有这样品质的人我却一直深怀敬意。

“所以我放过你。虽然我知道,经过这件事,你心里那一点真和善一定几乎全部泯灭了。但是,我毁掉了一个人,起码总得再造就出另外一个吧?

“所以,我希望你活着,并且能够活下去。”

那是她对他的临别赠言——也许知道或许以后再无相逢之日,这个冷漠的女子竟然破例地开口对他说了那么多话。这些话,在他以后的人生里,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

“不管怎么样,请务必记住你还要报仇。你的人生还是有必要继续……记住萧忆情和舒靖容这两个名字,希望有一天,你会是我对决的对手,而不是曝尸街头的流浪者。

“后会有期。”

她冰冷中蕴含着依稀暖意的话语,仿佛是直刺心底的利剑——在那充满绝望和狂乱的夜晚,给他的余生烙上了深深的烙印。

“舒靖容……舒靖容……”

窗外是狂暴的风雨声,不时有零落的花叶被吹进屋内。三年了,每次一到阴雨天,他脸上的伤还会隐隐作痛,内心的伤也会渐渐撕裂。

三年来,他无数次暗中筹措着计划着,想的就是如何才能杀死萧忆情,然而,很奇怪,他却从来没有杀她的念头。虽然明白她非死不可,却也清楚地知道,要杀萧忆情,就必须先除去舒靖容。

人中龙凤。他和她的名字,从来都是联系在一起的——不管她愿不愿意。

他知道她是怎样冷酷的一个女子。这三年来,他知道的更多。

听雪楼那一场内乱中,高梦非和池小苔出人意料地对萧忆情下手。叛乱结束后,遭受到兄弟和师妹双重背叛的听雪楼主一时间形同废人,猜疑和厌世情绪让他接近全面崩溃。那个时候,本来是自己一举攻破听雪楼,报仇雪恨的大好时机。

可惜那时,她却是那样尽心尽力地守护着听雪楼和他,日夜枕戈待旦,拔剑在手,以至于各方窥探的势力无机会可乘!

她其实违背了自己的只追随最强者的信条,在那个人变得如此脆弱不堪一击的时候,还那样忠诚地守护着他。果然,她和他……都不是纯粹的坏人吧?

如果是,反而简单了啊……

他是应该恨她的。但是却不应该仅仅是恨那么简单。二十岁那年的深夜,满心绝望的自己,在听到她那样的话时,曾经有过失声痛哭的冲动,又如何能承认,在自己内心的最深处,其实对那个冷漠神秘的女子一直怀着怎样复杂的情愫。

那个时候他还是孩子,而二十四岁的她已经是沧桑看尽的武林传奇。然而,仅仅三年以后,他已经站到了和她一样的地位上,年龄,原来真的是无法和阅历对等的东西。

她用鲜血和仇恨教给了他生存的信条,毁灭了雷楚云,但是却造就了今日的秋护玉。

如果不是因为复仇的信念,那个时候他无论如何也无法从绝望的深渊里挣扎上来,可是时至今日,虽然内心仍执着于这个信念,但是仇恨已经不是他人生的全部。

他已经重生。

“对不起,这次的生意我们不做。”

把信交还给来使的时候,他的声音极其平静。

听雪楼来的使者吃惊地看着眼前这个黑道中的杀手之王,脸色苍白,请求道:“无论如何,请做一个解释吧——不然,属下回去很难交代。”

人皮面具后,秋护玉的眼睛亮如秋水,看着窗外风雨交加的暮色,沉默了许久,终于从怀里拿出了一个袋子,把一个小金牌放了进去,交到来人手里:“回去把这个交给你们楼里的靖姑娘,她自然明白。”

“啊……秋老大原来认识靖姑娘?”来使眼睛一亮,觉得事情有了回旋的余地,正准备开口,却听见旁边的杀手之王淡漠而又决然地回答——

“不。我们……未曾相识。” CA72ih3ji00ChZxZvQQsixvixw+mE+R5Dn1fqvDetVs5LTx56B1hh5uwD3elylAx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