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修订版序
不断醒悟,暂离股市

2011年6月,我从瑞士银行退休,到广州花都万穗小额贷款公司当董事长。原因很多:我爱小额贷款行业,我仰慕万穗公司的人们,我想做点PE(私募股权基金)股权投资。当然,也有另外一个小原因:我想暂时离开股市,站得稍微远一点……

我最近老是在想一个问题:作为股民,我究竟想赚谁的钱?如果我想赚上市公司的钱,那么我就必须选择那些从长远来看有成长潜力的好公司,耐心等待它们成长(毕竟,草长出来也是要花时间的)。如果我想赚其他股民的钱,那么,我就必须学点心理学,或者学会打听消息,试图先人一步,着重分析短期的经济数据和公司的财务数据,以及猜测其他人对这些短期数据的反应(求二阶导数)。

从短期来看,股市基本上是一个零和游戏。如果你做短期,那就只能依靠比别人聪明或者幸运,赚其他股民的钱,因为公司的业务不能在短期有明显变化。但是,股市在中长期并非零和游戏。

有几个道理,我们也许可以串起来(它们实际上是同一个道理的几种说法):

1. 短期投资就是想赚其他股民的钱;长期投资就是想分享上市公司在生意中赚的钱。

2. 短期投资只需要研究股民,研究股票;而长期投资者才需要研究上市公司。

3. 我们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比大多数人聪明,而实际上,我们就是大多数人。

4. 短期投资者需要关注价值洼地,而长期投资者关注几年甚至几十年以后的结果,不需要太看中间的过程。

5. 上市公司的董事们经常被迫赚钱,因为他们的买卖受到限制。

6. IPO(首次公开募股)是一场热闹,亏钱容易赚钱难。

7. 总的来说,做PE股权投资的人们比做二级市场的人们好像聪明一些。对不起,我说这句话,会得罪太多人,请允许我收回这句话。做PE股权投资的人们跟做二级市场的人们相比,赢在了起跑线上。他们投资的企业也许能够上市,也许终究不能,所以他们一般被迫留足了空间,而二级市场的人们总是指望“见势不妙,撒腿便跑”,可是我们总是在还没有来得及跑掉之前,资金就不见了一大半。这时候,于心不甘,继续持有,于是我们就亏了更多。

8.最好不要做预测;如果你一定要做预测,那就只做长期的、模糊的和方向性的预测。预测几个月以后的物价、金价、铜价、汇价或者股价,实在是不明智的。

2010年,我出版了《一个证券分析师的醒悟》(初版)一书。但是醒悟需要一个过程,特别是对于我这种在股市泡了17年,中毒很深的人。最近,我把今年继续思考的结果放到了书中,把过时的内容剔除了。这个更新本将于12月摆在你面前,我自己很满意。谢谢编辑沈家乐和李玫,也谢谢读者给初版所提的很多意见。

是为修订本之序。 u8OdR2nwCLYmLr/kLst66q1VJtDQ6Mxe7M/Ie9A2s9ZOTRXgXTHaQzbFNMrqis0p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