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企业不要奉命生存

六年前,中信出版社出版了我的第一本书——《一个证券分析师的醒悟》。现在,这本书经过修改,再次出版,正当其时。

在2015年的股灾中,我们学到了什么?

首先,股市不能创造财富。它是个“零和游戏”。不,它是个“负和游戏”,因为交易有佣金,投机需要时间,亏钱带来痛苦。股市只是一个票据交换场所,仅此而已。而且,它也不能刺激经济增长。如果它刺激一部分人的财富增长,那么必然拖垮另外一部分人的财富增长。

其次,国家牛市是个幼稚可笑的概念。这不需要辩论。

再次,每次股灾都是用老百姓做牺牲品的。中外无异。奇怪的是,我发现老百姓还特别愿意帮助少数人致富。

最后一点,做生意而发财的人很多,但是,本人还没有见过炒股票而真正发财的人。不对。请允许我纠正一下:我见过很多用别人的钱炒股票而发财的人。但是,用自己的钱炒股票基本上不行。

作为中国资格最老(起码是岁数最大的)的证券分析师(之一),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证券分析师(当然含本人在内)讲起故事来,头头是道,理论一个接着一个。但是,如果你希望通过听他们的意见炒股票赚大钱,千万小心。

最后一点,我觉得巴非特的一句老话在神州大地得到了印证:股票也是债券,不过它是永远不需要归还的债券。它的波动更剧烈,风险更大,因此,它所要求的回报率,即补偿率也更高,也就是说,它的市盈率必须更低。债券和债权也有市盈率(大家都知道是多少,就是利率的倒数)。

上周,我应邀给一家比较优秀的国有上市公司做演讲。提问环节,我跟董事长有这样几段问答:

董事长: 化桥啊,你的资料显示,过去12年(非典以来),虽然中国经济腾飞,外国经济基本上不动,但是,上证指数的累计表现跟日经225(Nikkei 225),道琼斯指数,英国金融时报100的指数表现接近。而且,此刻,你说中国的A股还贵得离谱,风险巨大。为什么?

张化桥: 很多外国学者做过实证研究。首先,GDP(国内生产总值)跟股市表现无关。咱们必须理解和接受这个结论。其次,咱们的统计也有些问题。再次,中国企业负债太高,伤害了股东的回报。最后,咱们的企业在财务管理方面效率低下。管理层在资本配置上,根本不懂,也不愿花时间,他们宁肯跟书记和市长纠缠。

董事长: 你鼓励企业分红和回购。分红以后除权,股价不是更低吗?回购,我们企业发展不是更需要资金吗?

张化桥: 大额分红和大额回购,这是中国人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像挖祖坟一样)。而这正是回馈股东的根本。大额分红(比如,把利润分光,或者把前些年的累计未分配的利润都分掉)的好处是给管理层压力,必须精打细算,必须避免鸡肋投资,必须避免无谓的投资,必须砍成本,这样的企业向上、有朝气、有正能量,反而可以用少钱办大事。

很多人没有意识到,每个月偿还按揭贷款,就是自己给自己增加的压力。十年下来,你付清了按揭,发财了。而那些没有按揭压力的人,不知道钱去了哪里。这种例子比比皆是。

企业分红,减少“股东权益”累计增加,有利于提高ROE(净资产回报率),有利于股价。从股东的角度来看,综合回报率=累计的分红+股价上升。

回购股票比分红更加重要,因为这帮助股民避免了一道税。在欧美,公司大额回购股票是家常便饭。在中国,企业不愿意,也不敢真正大额回购,最多只敢装模作样。为什么?咱们的企业负债太高,而且,股价太高,回购不起。企业手上的钱无法真正回购股票。我说,他们如果真正回购股票,会因为“流血不止而死亡”。这反过来也证明,中国股票太贵。

董事长: 如果一直回购,那咱们怎样发展?

张化桥: 上市公司不应该发展。你的唯一任务是给股东赚钱。仅此而已!你的所有项目投资都必须跟投资于自己相比较(也就是说,跟回购自己的股票相比较)。如果你真的认为你的股票便宜,所有项目投资都应该停下来,回购股票,直到你的钱用光为止。上市公司就是股东的一个工具,一个玩物,一个资产。你没有长远发展的任务。那是政府的事情。如果你找不到有利可图的项目,那就把公司清盘,把全部的钱分给股东们。股东们可以用钱做别的事情。你没有创造就业的任务。整个社会将因为你少占资源,而繁荣,而创造就业。你的使命完成以后,你腾出资源,社会就会自动创造就业。国有企业不应该继续奉命存在,奉命生存,这反而浪费资源。 DeCZ7CSAkxI2++RokFyF8QtcsiiC5K3yZyxcCd2G5mAa+/VUuF5F3dvYscPiBzzl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