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5)相亲遇上奇男子

陆依最近很忙,除了忙着上课,还要忙着照顾乔以南。

乔以南这个假伤患演戏显然演了全套,直接请了一个月的假,就是苦了陆依天天来回奔波,不仅要给他准备早饭,还要准备中饭和晚饭。

这天中午,陆依上完课后被张院长叫住寒暄了一顿,错过了午饭时间,等她赶回家,乔以南已经先行午睡了。

陆依推开卧室的门,窗帘遮住了外面的阳光,乔以南睡在床上,房间里安静得只能听到他清浅的呼吸声。

陆依不由自主地走到床前,蹲下身有些失神地看着他的睡颜。这些年,她见过的男人不算少,国外多的是金发碧眼的帅哥,可她始终觉得,还是这张脸最好看。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他,她只能想到一个词——美人如玉。

那本该是形容女子的词,可用在他身上,丝毫不觉得阴柔,反而有一种清贵的气质。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人,竟然是个科学家,还是个高深的天体物理学家?

唉,如果乔美人的脾气能好点儿,那该多好!

陆依就这么看着乔以南的脸,只觉得自己胸腔里的一颗心怦怦怦跳得厉害。这就是她年少时喜欢过的人啊,这么多年了,她刻意将这个人遗忘在岁月的洪流里,从未想过他们还能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

她以为七年时间能变成一个全新的自己,会爱上一个全新的人,可七年后,当他们再次重逢,她恍然发现,原来深爱一个人,不会随着时间转移。

“看够了吗?”乔以南突然睁开眼,毫无睡意地开口。

陆依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她摸了摸发烫的脸,假装在地上找东西。

“怎么?你的节操丢了?”乔以南扯了扯嘴角,坐起身看着她。

“……”陆依握拳,这人到底会不会说话?

“我饿了。”

“我马上去给你做饭。”陆依连忙转身往厨房跑。

乔以南看着她的背影,扬了扬嘴角。

两人一起吃了午饭,下午陆依没课,便待在家里看电视。

遥控器在陆依手里,所以她果断选了个综艺节目。乔以南坐在她旁边,丝毫不受电视的干扰,专心地看着手中的书。

茶几上放着一大盘葡萄,陆依一边看电视一边吃葡萄,吃得开心了还顺手给乔以南剥一颗。

乔以南平时看书的时候不喜欢受干扰,但此时此刻,剥好的葡萄一颗颗送到他的嘴边,他只需要张张嘴就好了,倒也乐得自在。

唯一有些违和的是,陆依每每把葡萄递过来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啊”一声,示意他张嘴,完全把他当成了小孩儿来哄。

等到陆依第N次“啊”的时候,乔以南终于忍无可忍,撇过头去:“不吃了。”

“我自己吃。”陆依噘着嘴收回手,把葡萄扔进了自己嘴里。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乔以南的“脚伤”痊愈得很快,已经可以回学校工作了。

陆依不放心,特意给乔以南买了一根拐杖,但被乔以南嫌弃地搁在了角落。

“真的不用我扶你吗?”下车的时候,陆依惴惴不安地问道。

“你希望大家看到你扶着我去上班?”

陆依摇头。

“那你还不快走?”

陆依连忙下了车,但走了一步又停住了,探头看向车里的乔以南:“真的不用我扶吗?”

“那你来吧。”乔以南微微抿唇,掩住嘴角的一缕笑意。

“……”陆依有些后悔,没事多什么嘴呢?

可坑是自己挖的,跪着也得填完!

陆依含泪将乔以南扶下车,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突然听到身后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依依、乔教授,你们怎么在一起?”

陆依的身子一僵,转头看向童年年,搜肠刮肚想要找一个完美的借口,乔以南已经率先开了口:“陆老师自告奋勇要扶我上下班。”

童年年意味深长地“喔”了一声,走上前拍了拍陆依的肩膀,称赞道:“好同志,韩大就需要你这种活雷锋。”

陆依的额头流下一滴冷汗。

“那什么,你们慢慢走,我先撤啦……”童年年朝陆依眨了眨眼,飞快地消失在停车场。

看着童年年消失的背影,陆依觉得自己肠子都悔青了。

等她回了办公室,果然就看到了一屋子精光闪闪的八卦之光。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童年年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戒尺,贼笑着狠狠拍了拍桌面。

“请叫我雷锋。”陆依佯装淡定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啊呸!”童年年猛地窜了过来,“说,乔教授是不是被你拿下了?”

“……”

“你别担心灵灵,她巴不得看到乔以南栽在女人手里。”童年年以为陆依是顾及成灵灵,安抚道。

“她说得没错。”成灵灵喝了口水,幽幽地道。

“我今天晚上去相亲。”

陆依冷不丁的一句话成功冷却了办公室里热烈的八卦氛围。

童年年有些反应不能:“不是吧?乔教授真没被你收下啊?”

“老天会收他,不用我下手。”陆依打了个哈欠,准备接下来的教案。

下午上完课后,陆依直接去了市中心。

相亲的地点是韩市最有名的餐厅,至于相亲的对象,陆依只知道那人比她大五岁,名字叫“刘君辰”。

听说刘家在韩市也算是小有地位的家族,刘君辰是刘家长子,他眼高于顶,所以才一直没有娶亲。

说实话,陆依有些紧张,因为她自认不是什么大美女,刘君辰既然出身富贵,定然已经见惯了各色美女,那些人他都没看上眼,她能指望他看上自己?

陆依在服务员的指引下走到靠窗的一个卡座,刘君辰还没来,她刚一坐下,就看到一个穿着一件夸张皮草大衣的男人朝她走了过来。

那男人长了一张娃娃脸,头发乱得跟鸡窝一样。说实话,如果不是他那一头实在欠打理的头发和那件实在太老气的衣服,她实在看不出他有三十岁。

“陆小姐是吗?我是刘君辰。”那男人脱掉外套,笑得一脸放荡不羁。

陆依只看了他一眼,就打了个激灵。你相亲不洗头也就算了,你穿皮草大衣我也忍了,可为什么大冬天的里面竟然只穿一件紧身衣?

凸点了好吗!

陆依不忍直视,目光往下移了移,就看到了比紧身衣更不忍直视的紧身裤……

陆依在心底哀号一声,这都什么品位啊?!

她只能把目光移到他的脸上,勉强露出一个笑容,道:“刘先生你好,请坐。”

刘君辰一屁股在她对面坐下。

陆依又打量了他一眼,正准备找个话题,就听见对方沉痛地开口道:“陆小姐,在你之前我已经相亲了十三场了,我知道我这副模样,你肯定看不上我,所以,我可以接受你拒绝我。”

“我不是看脸的人……”陆依为自己正名,要拒绝也不能找这么肤浅的理由。

“唉,除了脸,其实我还有很多缺点,比如说不爱洗澡,喜欢抠脚……我的前女友、前前女友、前前前女友就是因为这些离开我的……”刘君辰深深地叹了口气。

“没关系,缺点都是能改的。”陆依见他一副快要哭了的模样,忍不住安慰。

哪知她这么一安慰,刘君辰的表情更加想哭了。正好有服务员送水上来,刘君辰端水杯的时候销魂地翘了个兰花指。

见陆依被惊到,他露出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表情,痛定思痛道:“其实……我是同性恋……”

陆依呆了一呆,磕磕巴巴地陈述了一个事实:“你、你刚刚说你有前女友、前前女友,还有前前前女友……”

刘君辰一愣,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就这么被拆穿了……

他沉默了片刻,以更加沉痛的语气道:“其实……那些都是障眼法……”

他抬起头,正要说些什么,目光突然落到从门口走进来的人身上,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兴奋之情,拍桌而起道:“看,那就是我男朋友。他一定是知道我要来相亲,特意来阻止的!”

刘君辰说完就奔了过去。

陆依看了过去,那人被刘君辰挡着,看不太清楚,期间刘君辰凑在那人耳边说了什么,然后两人一起往陆依这边走来。

“陆小姐,这就是我男朋友。”刘君辰的声音带了抹激动。

陆依定睛一看,顿时傻了:“罗大哥?怎么会是你?”

面前的人西装革履,高大帅气,是陆依再熟悉不过的人,他是乔以雅的好朋友罗岚,也是知名音乐家苏南的经纪人。

发现眼前的人是陆依时,罗岚整张脸都绿了,他狠狠地瞪了眼刘君辰。

刘君辰也有点儿蒙,千算万算没算到这两人认识啊!

陆依看着刘君辰放在罗岚胳膊上的“咸猪手”,感觉自己的三观崩塌了。她露出一副要哭的表情,指着罗岚道:“罗大哥……你怎么会是……呢?姐姐要是知道了……”

一听陆依提起乔以雅,罗岚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突然一脚把刘君辰踹到了边上,皱着眉骂了句:“你快给我解释清楚!”

陆依还没弄明白,就见刘君辰摸了摸鼻子,凑过来道:“好吧,我不是同性恋,我只是想让你拒绝我,才想了这一出……”顿了顿,他指了指罗岚,补充了一句,“这位是我堂哥。”

陆依恍然大悟,狠狠地松了口气,拍了拍胸脯道:“吓死我了……我就说罗大哥怎么可能嘛!”

那样姐姐可怎么办?她还指望罗大哥能做她姐夫呢!

她抬头看向罗岚,奇怪地问:“罗大哥,你怎么会在这儿?”

“下个月苏南要在韩市开演奏会,我们提前回来准备。”罗岚微笑道。

“真的吗?有我的票吗?”陆依双眼一亮。

“当然,过几天我就把票寄给你。”罗岚摸了摸陆依的头。

“太好了!”陆依欢快地道,顿了顿,她左右张望了一番,嘿嘿一笑,“你在这儿,苏南该不会也在这儿吧?”

罗岚看着陆依探头探脑的模样,好笑地戳了戳她的头:“他今天不在,以后有机会我再带你见他。”

“那让他给我一张签名照。”

“别想太多。”苏南那家伙,这辈子都没在照片上签过名,就算他这个经纪人想要一张,也是难如登天。

“那什么,堂哥,我也想要一张。”两人聊得正欢,被冷落的刘君辰突然插了一句。

罗岚睨了刘君辰一眼:“你先给我解释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还有你,怎么穿成这样?”

刘君辰尴尬地挠了挠头,终于把实情说了出来。

原来此人是个不婚主义者,但是家里执意给他安排了相亲,他只好想出各种奇招让女方拒绝他,他觉得只要女方看不上他,家里人也不好怪他。

罗岚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瞅了他一眼:“得得得,你赶紧走人,我跟依依难得见面,我们要叙叙旧。”

“叙旧?”刘君辰的眼珠子转了转,微妙地笑了笑,“你们俩该不会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罗岚一脚踹了出去:“想什么呢?她是我妹妹!再胡思乱想我就把这事告诉你爸妈!”

“别别别,我滚还不行吗?”刘君辰顿时变了脸色,连连摆手,拿起皮草大衣就干脆利落地滚了。

陆依看着刘君辰风一般消失的身影,呆了呆,这家伙速度够快啊! L7+ok5Jrf3oSrDTEi17VkNmj1Dx4AJrOTeGEtWXcz4aFxqC6GvGArTwSU8jBlDhK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