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4)喜怒无常的乔大神

陆依是个自来熟的性子,在学校很快就混得如鱼得水。

至于乔以南,除了早上出门和晚上回家,他们几乎没有在学校里遇见过。

周六,陆依难得没有睡懒觉,早早地起床,从行李箱里挑了件薄荷绿的连衣裙,然后化了个淡妆,还戴了隐形眼镜。

一切准备就绪,陆依站在浴室的镜子前好好地欣赏了自己一番,嘿嘿,打扮起来也是个小美人啊!

她信心满满地挺了挺胸,转身就要走出去。

一转身,她就见乔以南双手环胸,倚在浴室门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陆依的小心肝颤了颤,以为乔以南等着用卫生间,连忙道:“我用好了,你用吧。”

陆依说完就要出去,越过乔以南的时候,她听到乔以南淡淡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去相亲?”

他的声音明明那样平淡,可陆依却觉得有一股莫名的威慑力,感觉自己在他面前不由自主矮了半截儿,尽管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淡淡的一句话就会让她如此心虚。

所以,她含糊地应了一声就飞快地逃离了危险区域。

看着陆依迫不及待地往外跑的身影,乔以南很不爽。

她在他家混吃混喝,现在却跑去跟别人相亲?

天下有这么好的事?

乔以南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陆依拦了辆出租车,她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有些茫然。

手机响了一声,有短信进来。她低头一看,是父亲的,只有一句话:出发了吗?

陆依连忙回复:出发了。

放下手机,她微微地叹了口气。那些微的茫然在此刻全都散去,她握了握拳,给自己打气,不就是相亲吗?不就是要嫁给一个不认识的人吗?

那又怎样呢?

车子开到一半,手机突然又响了。她低头一看,是乔以雅的电话,连忙接了起来。

“姐姐。”陆依笑着唤了一声。

“依依,快,你快回家一趟!以南他刚刚在浴室摔了,我现在不在韩市,你帮我送他去医院。”乔以雅火急火燎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陆依一愣,刚刚他还差点儿用气场压死她,怎么才一会儿工夫就摔了?

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现世报哇?

陆依弯了弯嘴角,下意识就要嘿嘿一笑,可笑声到了嘴边又马上咽了回去,姐姐还在电话那头呢,被听到就不好了!

陆依这么想着,对司机道:“师傅,麻烦掉头,我们要回去!”

“依依,以南就拜托你了,请务必帮我照顾好他。”乔以雅略松了口气的声音再次传过来。

陆依顿时觉得自己责任重大,连忙安抚:“姐姐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乔以雅挂了电话,刚刚还担心弟弟紧张得不得了的女人,此刻全然换了副表情,她对着身后的按摩师懒洋洋地道:“继续吧。”

乔以雅躺在按摩床上,拿着手机又拨了个号码,等那头接起来之后,她嗤笑一声:“依依现在在回去的路上,你可给我装像了,如果被她看出来,我唯你是问。”

“我能不能不使用这招?”电话那头的乔以南沉默片刻,无奈地问。

“行啊,你自己看着办。”乔以雅嘿嘿一笑,果断挂了电话。

乔以南头痛地抚了抚额,果然还是不能让乔以雅掺和,他不过问了下建议,乔以雅就已经给他准备了全套剧情。

他坐在沙发上沉默了会儿,最终还是认命地起身,嗯,做准备工作。

而此时的陆依,则在发呆,明明马上就要到了,去见一个有可能是她未来丈夫的人,从此完完全全地忘掉过去,可她好不容易决定要往前走,又被他拖了回来。

她看着前面的车流,有些焦躁地扭着手指。

乔以南,你可真是我的克星!

认识乔以南,是太久之前的事,久到三年五载都不足以用来形容时间的长度,她还记得,那一年,她只有十岁,姐姐陆然因车祸去世,她被乔以雅领回家,从此成了乔家的一分子。

踏进乔家大门的时候,她第一眼就看到了乔以南。他与她同岁,可看起来比她老成许多,举手投足活脱脱一个豪门小少爷。

乔以雅给她介绍的时候,她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以南哥哥”,可他却只是哼了一声,就没有理她,高冷范儿十足。

最后他被乔以雅削了一顿,才不情不愿地叫了一声——妹妹。

那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这样唤她,后来他都是直接叫她陆依,连名带姓,有些不耐烦,又无可奈何。

陆依是突然闯到他家的,乔家上下都把她当成公主一样来宠,尤其是乔以雅。乔以雅完全充当了陆然的角色,成了她另一个姐姐。

只要乔以南稍微对她露出一点儿不耐烦的神色,乔以雅必然要削他一顿。

也许是因为乔以雅把所有的宠爱都给了她,所以乔以南才会一直看她不顺眼,她不止一次听到乔以南梗着脖子问乔以雅:“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姐?”

当然,结果就是乔以南又被削一顿。

那应该算是乔以南的黑历史,高岭之花是被姐姐从小削到大的,说出去谁会信?

陆依光是替乔以南想想,就觉得蛮心酸的。

所以,陆依从小就对乔以南很好,送吃送喝送温暖那是常事,就像两人同在一个饭桌,只要是乔以南不吃的菜,最后都会被她解决。

“到了。”

司机的一句话,把陆依从回忆中拉了出来。她连忙付了钱,匆匆忙忙往公寓里赶去。

“乔以南,你没事吧?”陆依一打开门,就大声喊道。

“你看我的样子像没事吗?”乔以南的声音闷闷地响了起来,细听之下,竟有些委屈。

陆依定睛一看,乔以南正躺在沙发上,仍然是一身休闲的装束,只是左脚缠了厚厚的绷带,从脚趾一直缠到了小腿,所以他左裤腿被剪了一截儿。

陆依的心突然微微一颤,她看着他脚上的绷带,一想到自己刚刚竟然还幸灾乐祸,就不由得生出一种愧疚之情。

不过,他的左腿都被缠成这样了,他竟然还能跟个没事人一样,拿着本厚厚的外文书在看。

陆依气不打一处来,直接上去夺走了乔以南手中的书,道:“这种时候你就别装了好不好?”

“……”

乔以南有些不悦,正欲发作,就见陆依小心地摸了摸他的绷带,小声问:“疼吗?”

乔以南的心一下子又软了下来:“不疼。”

是真的不疼。

“都肿成这样了,怎么会不疼?”陆依提高音量,瞪了乔以南一眼。

乔以南只好改口:“有点儿疼。”

陆依这才算相信他,她看着绷带,后知后觉地问道:“呃,这谁给你包扎的?”

“刚刚老徐过来了一趟,他帮我包的。”乔以南面不改色地撒谎。

老徐是乔家的家庭医生,陆依听了,丝毫没有怀疑,只是殷切地问道:“老徐说你的伤怎么样?要养多久?有没有什么忌口的?”

“唔,伤筋动骨一百天,估计要养三个月吧。”乔以南随口胡扯。

陆依却是赞同地点了点头:“要的,你要小心点儿,别再摔了,我这就去给你炖大骨汤。”

陆依说完就转身去了厨房。

乔以南看着陆依忙碌的身影,破天荒地涌现一种名为内疚的情绪。他沉默了会儿,问道:“你回来照顾我了,那你的相亲怎么办?”

“没关系,我可以再约时间。”

还要再约?

乔以南蹙了蹙眉,决定收回刚刚的情绪,淡淡道:“我渴了。”

“水来了……”陆依飞快地从厨房跑了出来。

乔以南这才满意了些,也不伸手接过杯子,直接就着杯沿喝了口水,喝完后,他抬头看向陆依:“我累了,你扶我回房休息。”

“你能走吗?要么我背你?”陆依看了眼他的左脚,小心翼翼地问。

“没事,能走。”

乔以南说着,就要起身。陆依连忙凑过去扶起他,尽量让他的重心倾斜在自己身上。

这是陆依回来后,他们第一次这样亲密地靠在一起。乔以南在陆依眼里是个伤患,所以她丝毫没往别的方向想,只是小心翼翼地扶着他,生怕一不小心就让他摔了。

至于乔以南,他在后悔自己刚刚的决定。

她的气息那样近,近得他一回头就可以擦到她的脸颊,他的思绪回到很多年前,那一年的夏天刚刚结束,他从巴黎度假回来,他拿出她放在他抽屉里的情书,怀里还放着他特意为她定制的蒂芙尼项链。

他拿着情书在她面前晃了晃,故意问她:“陆依,你这情书是写给谁的?”

他当时想,只要她承认是给他的,他就把项链送给她,然后向她表白。

可她却露出一个惊诧的表情,惊慌失措地问:“我给沈林写的情书怎么会在你这里?”

于是,他的项链再也没能送出去。

“怎么了?”察觉到乔以南的身体突然僵硬了些,陆依有些担心地问道。

“没事。”乔以南的脸色冷了下来,他突然推开她,自己单脚跳着回了卧室。

虽然乔以南的脸色很差,可他单脚跳的样子真的很滑稽,陆依还是忍不住笑场了。

但她还没笑出第二声,卧室的门就“砰”的一声关上了。

陆依摸了摸鼻子,心想,受了伤的乔以南更加喜怒无常了…… Cq/wCA/o2nqGy7FYHx3lVPXErztWnOAi9K52viH5t8PO++spXZVXRqbdTIXUpCa0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