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3)她回来结婚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去了校门口的火锅店,童年年特意将乔以南安排在陆依边上,然后小声对陆依介绍:“乔教授,咱们韩大的高岭之花,让你感受感受,一般人可没这待遇。”

陆依摸了摸发麻的头皮,她能不感受吗?

气场好强、气压好低有没有?

童年年在一旁乐呵,就是要让新人感受下高岭之花的低气压啊!

其他人本就认识,所以都丝毫不拘束地聊了起来,连张亮亮都时不时地插几句话。

于是,这么看下来,最沉默的倒数陆依和乔以南了。

乔以南是走高冷路线的大神,所以他不说话是可以理解的。童年年作为一个体贴的好同事,果断把话题引到了陆依身上。

“依依,我听说你之前在纽约工作了好几年,怎么想到回国发展了?”

陆依的视线盯在锅里的牛肉,不经大脑地道:“我回来结婚啊。”

“啪”的一声,乔以南手里的筷子断了。

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众人莫名其妙地看了眼乔以南。乔以南则看着陆依,无声地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

陆依被看得毛骨悚然,脑子里飞快地运转,她刚刚得罪乔以南了吗?

算了,不管有没有得罪,作为一个房客,讨好房东是必要的。

所以,她默默地把自己的筷子递了过去,鬼迷心窍地露出一个笑容:“乔教授,你用我的筷子吧。”

“依依,你把你用过的筷子给乔教授?”童年年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童年年一开口,陆依才发现这个事实,她连忙收回筷子,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不好意思,我忘了。”

“服务员,再来一双筷子。”胡云连忙开口,为陆依解围。

乔以南拿过干净的筷子,对着陆依呵呵了两声:“我只听过一孕傻三年,没想到陆老师还没结婚,智商就降为零了。”

乔以南难得开口,一开口就是这么一句毒舌的话。陆依小脸微红,面色却还淡定,毕竟乔以南的毒舌,她早就领教过了,这已经是攻击性最弱的一句了。

“乔教授,这你就不懂了,这叫呆萌。”童年年为陆依说话。

“呵呵,呆是呆了点儿,萌倒没看出来。”乔以南冷笑。

“……”

“依依,那你男朋友呢?也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吗?”作为一个也被毒舌男神伤害过的女子,成灵灵心有不忍,试图转移话题。

陆依涮了片肥牛,嘿嘿一笑:“我还不知道呢,我这周末去相亲,到时候就知道了。”

“……”众人呈呆滞状。

这年头结婚都是这么随便的吗?

乔以南觉得自己有点儿肝疼。

好在大家都不是会对别人刨根问底的人,所以话题很快又转移了。

陆依则是丝毫没被刚刚的气氛影响,非常专心地在涮食材,她的碗里堆了满满的肥牛、牛板筋、雪花牛肉、金针菇……

“乔教授,这虾不错,来吃一个。”张亮亮坐在乔以南边上,见乔以南都没怎么动筷,好心地夹了一只大虾放到乔以南碗里。

乔以南还未开口,陆依已经自然地伸出筷子从乔以南碗里把那只虾夹了出去,然后一边剥一边道:“他不吃虾的。”

“……”众人再次惊呆了。

大家颤抖地看着陆依,这么明目张胆地从乔以南碗里抢食,真的不会出事吗?

“你们看着我做什么?”陆依咬了口虾肉,抬起头后知后觉地问道。

众人立马把视线转移到乔以南身上。

“怎么?你们都想帮我吃虾?”乔以南扯了扯嘴角。

众人摇头如拨浪鼓,纷纷收回视线,该吃肉的吃肉,该喝水的喝水,眼观鼻鼻观心。

不过童年年还是有些不死心,悄悄凑到陆依耳边问道:“你怎么知道乔教授不吃虾?”

陆依这才发现自己刚刚的所作所为丝毫不像一个刚认识乔以南的人,唔,要不要承认他们俩认识呢?

可看乔以南的意思,好像丝毫没打算和她相认啊?

于是陆依想了想,道:“他长得很像海鲜过敏的人。”

“……”童年年的额头垂下两条黑线,这也行?

一顿饭就在诡异的氛围中吃完了。

下午陆依基本没什么事,就在办公室和同事们插科打诨,一直到傍晚,她才慢悠悠地出了校门。

乔以南的公寓离韩大很近,开车只要五分钟,坐公交车也就十五分钟。

陆依抬头看了看已成鸭蛋黄的夕阳,突然心血来潮,准备走路回家。

她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边走一边哼着歌,怡然自得如走在无人的白色沙滩上。

一辆车驶到她身边,喇叭声响了两下,陆依蹙了蹙眉,谁这么没公德心乱按喇叭?还让不让人好好走路了?

她探头一看,还未来得及表达自己的不满,就看到乔以南坐在驾驶位上,不耐地看了她一眼:“上车。”

陆依迅速地打开了后车门,正要钻进去,乔以南冷冷的声音飘了过来。

“我看起来像你司机吗?”

陆依果断关上后车门,钻进了副驾驶位。

“系好安全带。”乔以南扔下一句话,一踩油门,车子就飞驰出去。

车上的气氛沉闷得有些尴尬,陆依只好闭眼装睡,却听到乔以南开口问道:“你回来结婚,我姐姐知道吗?”

“我还没告诉她。”

“呵……”

这一声“呵”简直就是无声胜有声,陆依被呵得心里发虚,头都快垂到胸前了。

接下来就是一路无话,好在只有几分钟车程,陆依下车的时候,心想,她果然是走路的命,乔以南的车坐得太痛苦了。

两人一起回到公寓,陆依走在乔以南后面,看到钥匙转动的刹那,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一件事没做,可她还来不及阻止,就眼睁睁地看着门打开了。

一室狼藉。

乔以南的脸青了青。

“别急,我这就去打扫!”陆依立马窜到乔以南前面,飞奔到客厅里。

她左右扫了一眼,问道:“扫把呢?”

乔以南站在玄关处,伸手打开旁边的储物柜,里面放着崭新的扫把和拖把。

陆依凑过去一看:“这么新?你都从来没扫过地吗?”

乔以南扯了扯嘴角,并不回答,直接回了卧室。

二十分钟后,陆依敲了敲乔以南的门:“打扫好了,你可以出来了。”

“做好饭再叫我。”乔以南的声音很冷淡,此时的他正站在窗前发呆,他在手机里翻着乔以雅从前发给他的照片,七张照片,七个年头,见证了陆依的十八岁到二十五岁,没有他陪伴却仍然灿烂无比的年华。

光是想想,就觉得有一种莫名的恨意充斥在胸腔里。

乔以南闭了闭眼,算了,既然她已经回来了,那么,就原谅她吧……

“……”陆依默默地走开了,丝毫不知道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她已经被人恨了一场又被莫名原谅了……

一个小时后,陆依再次敲了敲乔以南的门:“饭做好了。”

乔大爷您可以出来用膳了!

乔以南已经洗完澡换了一身休闲衫,他坐到餐桌前,看到有模有样的三菜一汤,脸色难得和蔼了些,对着站在餐桌前的陆依,道:“坐吧。”

“……”陆依真想喷他一口盐汽水,她就没准备站着,他这副恩赐的表情到底是几个意思?

寄人篱下的滋味不好受啊!陆依含泪坐了下来。

乔以南吃了两碗饭,胃口显然比中午要好,陆依感动得热泪盈眶,这是对她厨艺的认可啊!

“我吃饱了,你别忘了洗碗。”乔以南放下筷子,淡淡道。

“……”陆依收回感动之情,默默地扒饭。

等陆依收拾好厨房,乔以南已经优哉游哉地在客厅里看电视了。

陆依在客厅里张望了一番,好像她也没别的地方可去了,所以她蹭到了乔以南身边,努力寻找话题:“乔以南,你在看什么呀?”

“你不是有眼睛吗?”

“……”陆依气馁,还能不能好好搭个讪了?

她索性不再开口,抓过一个抱枕抱在胸前,恶狠狠地盯着电视屏幕。

乔以南看的是科技频道,陆依没看一会儿就昏昏欲睡了,好无聊好枯燥有没有?更重要的是,看不懂啊……

“乔以南,我们能换个台吗?”陆依小声问道。

乔以南直接用行动回答了她,他按了下遥控器,电视上就出现了一部经典的动画片——《哆啦A梦》。

陆依吐血,这都几岁的人了,竟然还看《哆啦A梦》?

更重要的是,他早就看过八百遍了!她作为一个动画师,都已经看腻了,他竟然还没看腻?

“不想看?”乔以南瞥了她一眼,作势就要调回原来的频道。

陆依连忙阻止他:“想想想!”

看《哆啦A梦》也比看科技频道好哇……

陆依含泪,使劲儿瞪着电视屏幕。

乔以南看着她的侧脸,有些微的失神。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她小时候的模样,那时她的脸上还没有这么多胶原蛋白,瘦得像个非洲难民,姐姐领着她走进家门,她用那双又黑又亮的眼睛看着他,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以南哥哥。”

那声音柔软又脆弱,轻而易举就能激起人的保护欲。

“乔以南,我能问你个问题吗?”乔以南愣神的时候,陆依把脸凑到他面前,眨巴着眼睛问道。

“你问。”乔以南回过神来,看着她近在咫尺的眼睛,有些不自在地撇开脸。

“我能吃泡椒凤爪吗?”陆依眨了眨眼,努力卖萌。

“不能。”

“嗷呜……”卖萌失败,陆依陷入了没有泡椒凤爪的忧伤中。 j+UYCnlMws/1LDzt44TaeeKs0igSAimhTrtisOvMSu+ilkkbNbivM4lIx6iZTAAP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