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1)她回来了

乔以南回到家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女士高跟鞋随意地扔在玄关,还未合上的行李箱凌乱地躺在客厅里,沙发上和地上是随手扔的女士衣物,把他原本干净整洁的家变成一个案件突发现场。

乔以南的眼皮突突跳了两下,下意识就想要报警,可他刚拿出手机,就听到主卧里传出一阵震耳欲聋的歌声,那歌声如魔音入耳,震得他差点儿把手机摔到地上。

乔以南握紧手机,身子微僵。这歌声他太熟悉了,熟悉到即便过了七年,他都能在第一时间听出这歌声的主人是谁。

可是,她回来了吗?

还出现在了他的公寓里?

这可能吗?

乔以南站在原地沉默了片刻,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推开了主卧的门。

宽敞的卧室里,音响的声音被开到最大,披头散发的女人裹着他的浴袍,手里拿着一个迷你麦克风,正忘我地唱着前段时间流行的《小苹果》。

那神情、那动作,乍一看,还以为是某个天后歌手降临他家,嗯,如果能忽略那难听到惊天地泣鬼神的歌声的话。

“陆依。”乔以南平静地开了口,声音并不大,可正唱得忘我的陆依却突然浑身一凛,猛地转过身来。

“砰”的一声,麦克风掉到地上,歌声戛然而止。

随即响起的是比刚刚更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陆依一边尖叫一边抱头鼠窜,可乔以南的卧室简约到一目了然,她根本找不到地儿躲,最终她跳上了床,扯过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眼睛瞪着乔以南。

“你怎么进来的?你赶快给我出去,要不然我告你私闯民宅。对,你没听错,我真的会告你!你赶紧走,要不然我马上叫救命你信不信?别看我是女人,但我的力气比男人还大,我还是跆拳道黑带!你要是不走,我下一秒就能把你打趴下……”

“你闭嘴。”乔以南忍无可忍地打断了陆依一气呵成又杂乱无章的话。

陆依顿时噤了声。

“你睁大眼睛看看我是谁。”乔以南见她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淡淡道。

陆依眨了眨眼,紧紧拽着被子,然后指了指不远处的飘窗,道:“你把我的眼镜扔过来!”

“……”乔以南走到飘窗前,拿起她的眼镜。嗯,镜片的厚度比以前厚很多,看来她的视力差了很多,难怪她如此一惊一乍,她摘了眼镜,应该处于半瞎的状态。

乔以南这样想着,拿着眼镜朝陆依走过去。

“Stop,你给我站住!”陆依突然大吼一声。

乔以南的脚步一僵,听到她继续道:“你不要过来,把眼镜给我扔过来!”

乔以南这回不再听她的,直接快步朝她走去。

“啊啊啊……救命……”陆依又想抱头鼠窜。

乔以南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将眼镜近乎粗鲁地架到她的鼻梁上,低声喝道:“你是聋子吗?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

眼镜戴上的那一刻,陆依挣扎的动作戛然而止,她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面前英俊优雅的男人,虽然他刚刚的动作有些粗鲁,但她仍然产生了一种流口水的冲动。

“帅、帅哥……”陆依咽了口口水,结结巴巴地喊了一声。

“你叫我什么?”乔以南的脸色立刻沉了沉。

她竟然没认出他来!

见乔以南变了脸色,陆依缩了缩脖子,试探性地开口:“大帅哥?”

乔以南深深地吸了口气,竭力克制住心中的怒火:“陆依,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扫地出门?”

“你凭什么把我扫地出门?”陆依一听,顿时愤怒了,她噌地从被窝里跳了出来,正准备说些什么,突然一顿,“等等,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乔以南的脸色很平静,可不知为何,陆依就是觉得他现在很生气。

他此刻的表情那样陌生,又那样熟悉。

陆依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脑子里电光石火地闪过一个名字,她的脸色倏地一变,也不去看乔以南,直接冲到客厅里,一把拿起茶几上的手机,快速拨了一个号,颤着声问:“姐姐,你不是说这间公寓不是乔以南的吗?”

那边还没回复,手机就被人拿了过去。

陆依看着乔以南毫无表情的脸,直想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进去。

“乔以雅,你把我的钥匙交给别人的时候,是不是该跟我打声招呼?”乔以南冷淡的声音在客厅里缓缓响起。

陆依默默地往后退了一步。

“对,交流会提前结束了。”

陆依又往后退了一步。

“下不为例。”

乔以南说了几句后,就挂了电话。

他回头一看,陆依已经退到了墙边。

一接触到他的目光,陆依连忙举手做发誓状:“我发誓我不知道这是你的公寓,姐姐说这是她朋友的家,她朋友不在,所以借我住两天。”

“然后?”

“然后我钱包丢了……暂时没地方去……”虽然姐姐给了她一些应急现金,还有张黑卡,可她得省着花啊。

“所以?”

“所以你能不能再让我住两天?”陆依双手合十,做祈求状,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他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

“我会做饭、会洗碗,还会打扫卫生,唔,我还会……”陆依低头掰着手指数了数,一时想不到别的技能。她微微蹙了蹙眉,过了会儿,她眉心舒展,露出一个兴奋的笑容,“对了,我还会卖萌!”说完,她就捏着两个小拳头在脸颊边晃了晃,“看,我是猴赛雷!”

“……”乔以南万万没想到,她琢磨了半天想出来的技能竟然是这个,顿时有些无语。

不过,他看着她肉乎乎的脸颊和弯弯的眉眼,有些不情愿地承认,她好像是还挺可爱的。

“看在姐姐的面子上,就让你住两天。”乔以南淡淡开口。

“噢耶!”陆依振臂一呼。

“把你的衣服都整理了。”乔以南有些无力,瞥了眼凌乱的客厅,开口道。

“好的,老板!”陆依立正站好,中气十足地吼了一声。

乔以南瞥了她一眼。

陆依连忙改口:“好的,房东!”

乔以南眸子微眯。

陆依摸了摸鼻子,有些摸不透乔以南的心思,于是又一次改了口:“好的,帅哥!”

“是你离开太久,还是记性太差?连我的名字都不会叫了?”乔以南冷笑一声。

陆依微愣,不明白乔以南此刻那隐隐泄露的怒火来自哪里,可她马上就要寄人篱下了,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唤了一声:“好的,乔以南……”

“今晚你睡客厅。”

乔以南扔下一句话,就进了卧室,房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陆依轻吁了口气,俯身将扔在地上的衣物捡了起来,然后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嘟囔着:“睡客厅没问题,可你至少给我一床被子啊!”

她刚念叨完,卧室门就打开了,一床被子扔到了她的身上。

等她把被子拨开,卧室门已然重新关上。

陆依摸了摸鼻子,有些气馁——乔以南果然还是跟以前一样不待见她啊!

半个小时后,不待见陆依的乔以南已然洗完澡躺在了床上,陆依是昨天到的,所以他的床显然已经被侵略过了,被子凌乱,床单也起了褶皱,甚至连枕头上,都留下了她的发丝。

她的气息突然变得无处不在,乔以南枕着她枕过的枕头,躺在她躺过的床上,发现自己竟然辗转难眠。

也不知过了多久,始终无法入睡的乔以南忍无可忍地从床上爬了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一床干净的床单被套,将原先那一床替换了,这才安心地睡了过去。

而这厢的陆依则是半丝睡意也无。嗯,她正在啃泡椒凤爪,而且啃得很欢乐,垃圾桶里都是她吐的骨头。

陆依一边啃,一边盯着茶几上的电脑,电脑里正在播最新的喜剧片。陆依一边看一边笑,不过几个小时,她已经完全没有了寄人篱下的拘束感。

所以,可想而知,第二天一早,当乔以南打开门,闻到一屋子的泡椒味,又看到毫无睡相可言的陆依时,心中那一万头神兽奔腾而过的心情。 x7YCFFO/SlBFF+ASSi5WKoWo2hJKMzGDXQHSjXPwOFtGycPahSHCo1dUbazNzDHI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