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二章

2013年3月2日晚上。

下城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的审讯监控室,大队长和副局长走进门,朝里面的值班警察问:“怎么样,招了吗?”

一名警察指着画面里正拷在椅子上的男人,说:“嫌犯已经承认人是他杀的,具体过程还在交代,态度很配合。死者是他朋友,据他说是因为债务纠纷一时冲动失手杀了人。”

副局长看了眼审讯监控,联想到他今天的行为,撇嘴道:“这人脑子有病吧?”

“脑子正常,还是个律师呢。”

“律师?”

刑警说:“他叫张超,是个律师,开了家律师事务所,他本人专接刑诉案,好像在杭市还略有名气。”

“刑辩律师张超?”大队长微微皱眉回忆着,“这人我好像有点印象,对了,去年我们有起案子移交检察院,嫌犯找了他当辩护律师,听说辩得挺好的,最后法院判了个刑期下限,搞得检察院同志一肚子气。”

副局长朝画面里的张超看得更仔细了些,迟疑问:“他杀了人后,把尸体带到地铁站做什么?”

“抛尸。”

“抛尸?”副局长瞪大了眼睛,“带到地铁站抛尸?”

“他想坐地铁去萧山的湘湖,到那儿把尸体连着箱子抛进湖里。”

副局长怀疑地看着监控里的张超,道:“这怎么可能?哪有坐地铁去抛尸的?他为什么不开车去?”

刑警解释:“张超是在他的一套房子里杀害了被害人的,杀人后,他很害怕,在房子里待了一晚上,今天上午,他下决心准备去萧山湘湖抛尸,毁尸灭迹。抛尸前,他喝了很多酒壮胆,结果……他酒量不好,喝醉了,不敢自己开车过去,怕出交通事故,酒驾被查的话,一定是连人带车被带走,箱子里的尸体马上就会曝光。所以他选择打车,可是很不幸,他坐上出租车后,开到了地铁站附近时,出租车被一辆拐弯车辆追尾了,两个司机都说是对方责任,报了交警来处理,他怕交警赶来发现箱子的事,就借口有急事,从后备箱里抬出箱子先行离开了。这时他突然想到地铁站还在试运行,猜想安保可能不是很严,就想混上地铁,再一路坐到湘湖抛尸,所以就去地铁站碰碰运气。结果在安检口被保安拦住,他心中胆怯掉头就跑,被保安和民警赶上来围住了。”

副局长皱眉道:“那他为什么在地铁站一会儿说有杀伤性武器,一会儿说箱子会爆炸?结果导致杭市地铁第一次停运,新闻都炒翻了。”

刑警无奈道:“他那时酒劲上来,头脑已经不太清醒了,心里又害怕箱子被民警打开,惊慌失措下,彻底胡言乱语。现在他倒是酒醒了,说对地铁站发生的一切只记得大概,又有些模糊。”

大队长吐口气:“难怪刚抓来时一副醉醺醺的样子,说话都不清楚,一个劲地说箱子里没东西。”

副局长点点头,又叮嘱手下刑警:“他是刑辩律师,对我们的调查工作很了解,对他说的话不能全信,要仔细审,别让他钻了漏子,他交代的笔录要和后面的证据勘查一一核实,这起案子影响很大,不能出错。”

“那是一定的,”大队长瞥了眼监控里张超低头认罪的可怜模样,冷笑,“刑辩大律师啊,自己犯了事,还不是得老老实实交代。他对司法程序清楚得很,人赃并获,现场这么多目击证人,狡辩抵赖没用,只能老老实实认罪,配合我们工作,也许最后还能请求法院轻判。”

审讯室里,张超一脸垂头丧气,目光里透着无助,语气也是有气无力,似乎对目前自己的遭遇深感绝望。

审讯人员问他:“你当时用绳子勒死死者时,是从正面还是背面?”

“我——我想想,当时场面很混乱,记得不是很清楚,好像是……好像是从他身后。”

两位审讯队员目光交流了一下,一人道:“你再想想清楚。”

“那——那就是从正面。”张超很慌张,整个人处于恐惧之中。

“作案用的绳子你放哪儿了?”

“扔外面了?垃圾桶?好像也不是,我杀人后很害怕,后来又喝了酒,到现在头还是很痛,脑子一片糊涂,好多细节都记不清了,我——我怎么会就这样把人勒死了,我——我根本没想杀死他的……”他痛苦地按住头,轻声啜泣着。

副局长又看了一会儿监控,嘱咐他们:“如果案情不复杂,那你们这几天就辛苦一点,早点核实完毕移交检察院。这案子我们要快点结案,今天是杭市地铁站第一次停运,记者都快把公安局挤爆了,市政府也打了好多个电话催促,上级要求我们用最快速度向社会通报案情。”

大队长点头应着:“法医今晚会出尸检报告,案发现场已经派人初步去看过,等明天白天再派人仔细勘查一遍,和他的口供一一比对,看看有没有出入,顺利的话,三四天左右就可以结案了。”

接下去的几天,一切调查核实工作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张超认罪态度很好,录口供很配合,杀人动机、过程都交代得很主动,想来因为他是刑辩律师,很清楚流程和政策,希望以此求取轻判。他也被带回案发现场,指认了现场,找到凶器,法医拿出了尸检报告和物鉴报告,与嫌疑人的口供一一比对核实。

各项证据与他的口供完全吻合,所有证据链都齐全。

其实这本是起稀松平常的凶杀案,只不过当时引发地铁站停运半小时,这是杭市地铁开通以来首次因突发事故导致停运,现场又有成百上千个目击者看到了箱子里的尸体,连日来这个案子一直是网络上的热门话题,各地新闻媒体更是天天往公安局跑,追踪报道案件背后的真相,为大家提供茶余饭后的谈资。

所以下城区公安分局在几天后特别组织了一次新闻发布会,公布整个案子的来龙去脉。

嫌疑人叫张超,曾经是大学里的一名法律系老师,后来辞职当起了律师,他对整起犯罪供认不讳,并深感后悔。

死者叫江阳,曾是金市检察院的一名检察官。他和张超相识十多年了,大学时,他是张超的学生,毕业后两人一直保持着联系,属于很好的朋友关系。

不过江阳为人不端,当检察官期间收受他人贿赂,还向他人索贿、赌博,并且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因此前妻多年前与他离婚,他也随后被人举报到纪委,后经查实被判刑入狱三年。

出狱以后,他常跑杭市找张超,借口是工作、家庭不顺来杭散心。张超对这位十多年的老友很是热心,他父母前几年过世后留下了一套市区的小房子,他免费提供给江阳居住,还一直劝他振作起来,找份像样的工作谋生。江阳也表态要重新开始人生,说前妻独自带着孩子租房住,实在不忍心,他向张超借了三十万,说要回金市买房,与前妻复婚,到时再做点小生意。

张超很大方地借了他钱,可过了一个月,江阳又再次问他借钱,他心中起疑,找江阳前妻打听,前妻却压根儿没听江阳说过买房的事,更没说过复婚。在他一再追问下,江阳只好承认这些钱被他赌博花完了。张超大怒,要他还钱,江阳不但不还,还想问他再借钱翻本。两人多次发生争吵,还打过架。就在案发前两天,两人因争吵打架惊动了派出所,派出所里还有出警记录。

终于,3月1日晚上张超再次去找江阳,两人争吵中又动了手,张超一时冲动用绳子将江阳勒死了。

事后,张超深感恐惧和后悔,不知所措,他不敢报警,一旦报警,他现在让人羡慕的事业、家庭都将毁于一旦。

他呆坐在房子里整整一夜没回家,第二天,张超决定前往萧山湘湖抛尸来掩盖这起命案。因抛尸前喝了不少酒,他不敢自己开车,于是打车,结果出租车与其他车辆刮擦,情急之下,他拖着箱子跑到了旁边的地铁站。在醉酒和恐惧的状态下,发生了后面的事。

证据方面非常充分,小区门口的监控显示,张超的座驾于3月1日晚上7点驶入小区,随后两人在房子里发生冲突。江阳死于当晚8点到12点之间,是被人从正面用绳子勒住,机械性窒息而死,凶器绳子上有大量张超的指纹,死者指甲里有大量张超的皮肤血液组织,张超的脖子、手臂等处也有相应的伤痕。

第二天抛尸一开始坐的出租车也已找到,司机说当时张超带着一个很大的箱子,看得出箱子很沉,对方拎了好几次花了大力气才抬上后备箱,期间司机还问他,需不需要帮忙,他拒绝了。他一坐上车,司机就闻到他身上满是酒味。出租车开到离地铁站一个路口的马路上时,被一辆拐弯的私家车追尾,司机与私家车主讨论赔偿事宜期间,张超借口赶急事,就先行下车搬了箱子匆忙离开。

一切口供都与调查完全吻合。

案子很简单,新闻发布会很快结束,记者们还不满足,希望能采访到凶手,了解他的想法。警方商量后又征求了张超本人意见,他认罪态度好,并且愿意接受采访,便安排记者隔着铁窗采访。

几个问题的答复和发布会内容差不多,当被问及是否悔恨时,张超停顿片刻,很平静地面对镜头:“也没什么好后悔的。”

这句话没有引起任何人警觉,新闻也照常播出。

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妥,一切热闹的新闻在几天后就消费尽了大众的新鲜感,很快无人问津,很快烟消云散,很快,人们再也记不起在铁窗那头接受采访的张超,以及,那一刻他有点古怪的眼神。 9BMEQBlxfqL1TjgIxwsjvSWjSd+9aO2t/Ny3fePyyiDitR/ZPebxEFCfdKk8TZB6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