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019贱民

面对热情似火、娇小可爱的丫鬟们,凤轻尘实在不好意思下重手。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

她不能因为被这些女人为难了,就有样学样的去为难她们吧,这样冤冤相报何时,最主要,被女人缠上是很麻烦的事情。

现在,她就觉得头很痛呀。

一个女人就是五百只鸭,她身边差不多有上万只鸭子了。

突然,凤轻尘眼前一亮,嘴角微微上扬,高声道:“我刚刚从停尸房出来,不小心压在一具“尸体”上,现在还没有换衣服,也不知道身上有没有沾到脏东西了,大家请让一让,有什么事,等我先换过衣服再说吧。”

“啊!”

“停尸房?”

“死人?”

“好可怕呀。”

一波高过一波的尖叫声,把凤轻尘的耳膜叫的生痛。

我的天呀!这高音飙的让我想死。

凤轻尘痛苦的抱头。

好在,她的牺牲是有回抱,刚刚还挤在凤轻尘身边的丫鬟们,纷纷后退,三两下就离凤轻尘远远的。

人挤人的,竟是有几个摔倒地上,慌乱之中被人踩着手和脚了,在那哇哇大叫。

“哎哟,谁踩到我手了……”

“哪个拉我一下……”

“我的脸,谁往我脸上走……”

“我的鞋子……”

一时间,凤府大门前,好不热闹,看着快扭打成团的丫鬟们,凤轻尘笑了声,从容退开,朝凤府走去。

一边走,一边很好心地道:“各位回去后,记得告诉你们家小姐,三月三桃花节凤轻尘会准时出现在安平公主的赏花宴上,想要看轻尘热闹的,就去找安平公主吧……”

说完,朝站在门口的那提死蛇的少年,招了招手,示意她跟自己进府。

少年犹豫了一下,在凤轻尘的坚持下,担着蛇笼、低着头踏入了凤府。

倒在地上哭得稀里哗啦的丫鬟们,听到这个消息,立马擦干眼泪,顾不得衣服乱了、鞋子脏了,飞快地跑回府。

赶紧的让自家小姐想办法,弄一张邀请函,去参加安平公主的赏花宴。如果小姐们开心了,自己这些做丫鬟的,赏赐可少不了。

而凤轻尘却不知,她这么一句,硬生生让安平公主把两百人规模的赏花宴弄成了上千人的。

甚至安平公主都没法安排了,不得不跑去找皇后娘娘。

而有几个镇定的小丫鬟看到凤轻尘进门时,招手让一个穿得破破烂烂,但长像还算清秀的少年踏入了凤府,眼晴都亮了。

飞一般的跑回府,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主子。

于是,流传在各家小姐耳中,关于凤轻尘的流言又多了一条,那就是……

凤家小姐不甘心,攀不上京城大家公子,便与市井流氓厮混一通。

好事不出门,坏事穿千里,这是无论到什么时代都适用的铁律。

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就传开了。

皇城中各家各府,都严厉警告自家的儿子女儿,离那个凤轻尘远一点,别和凤轻尘沾上,生生把名声给毁了。

当然,更多的人,在谈论这人时,不忘说上两句:

“这要是我的女儿呀,我立马就把她掐死,活着真是丢人呀……”

“凤将军真是可怜了呀,有这么一个无耻的女儿呀……”

“皇后娘娘就是太仁慈了,这样的人就该浸猪笼呀……”

……

这些风言风语,凤轻尘是没有机会听到的,不过后面凤轻尘出府,时不时能看到一些年轻人,在凤府外晃来晃去,时不时地展露一下自己强壮的身体,当然这是后话。

凤轻尘把那少年领进凤府后,很好心地烧了水、找了一套凤将军的旧衣服给那少年。

清理过后,少年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白净的面容,清秀的五官,看上去尽是有几分玉树临风之姿。

只不过,身上的衣服太大了,再加上中了蛇毒,脸色很是苍白,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病人一般。

少年出现在凤轻尘面前时,凤轻尘眼前一亮。

之前救人时还不觉得这少年如何,现在看来这少年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贵气,看样子出身应该不错的。

不过,凤轻尘不是什么好奇心重的人,看到少年出来,很自然的招呼。

“没吃晚饭吧,一起。”

指了指桌上散发着香味的蛇羹。

好久没有吃到肉了,凤轻尘都快馋死了。

不等少年坐下,自己就动了起来。

吃了大半天了,不那么饿了,凤轻尘才抬头,看身依旧站在那里的少年:

“放心,这蛇没有毒,另外你也别担心,我不会把你丢给官差。”

说完,凤轻尘眨了眨眼,一副调皮的样子。

她本性是一个开朗乐观的人,只不过因职业关系,她大多数时候都必须保持谨慎与冷静。

毕竟她手中握的刀,决定一个人的生死,手术刀可以救人也可以杀人。工作中,她要无法保持冷静的话,很有可能会从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变成白衣屠夫。

“你知道?”少年的双眼睁得老大,双手不自觉地按在自己的左肩上。

那里有一个烙印,一个代表贱民的烙印。

凤轻尘点了点头:“无意中看到的。”

最初凤轻尘并没有在意,是回来的时候才想到,那个“贱”字的烙印,在这个世界好像是代表贱民。

所谓的贱民也就是那些犯了事的,被发配到什么石场、矿场做苦役的人。

这个少年身体很弱,但双手却是完好的,应该是在押往石场或者矿场途中跑了出来。

“那你……”还收留我。少年吱唔着。

收留贱民的罪名很重,一旦被人查出来了,收留者也会被打入贱民行列。

没有人,会为一个陌生人,冒那么大的险。

凤轻尘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很是洒脱地道:“没人知道就行了。”

“这个烙印这么明显,怎么可能没人知道。”少年笑得很苦,而且他也是一个没有户籍的人,早晚有一天会被人查到的。

“不就是一个烙印吗?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帮你清除掉。”凤轻尘一边吃着蛇羹一边道。

味道真不错,自己的手艺没有退步呀。

这里虽然调料少,但胜在蛇的味道鲜美呀。

“你说什么?你,你可以帮我把贱名的烙印给去掉?”少年激动的上前,握着凤轻尘的手。

“小心,小心,你打翻我的蛇羹了……”凤轻尘连忙拍开少年的手,一副不爽的样子。

吃饭皇帝大,她还没有吃饱呢。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少年连忙后退,握着凤轻尘滑滑的双手,才发现对方是女子,低头着,一张脸胀得通红。

是他太激动了,已至于失了最基本的礼数。

毕竟贱名的烙印一旦烙下就是终生,那个烙印无法消掉,那个“贱”字,被特殊的药水处理过,即使割掉一层肉,再长出来的新肉上,依旧有个“贱”字。

一旦烙上了“贱”字,就永远没有翻身的可能,这一辈子都只能是贱民。

贱民,就表示永远低人一等,一辈子见不得光…… 5Q4QPxxUAmkLXnv5GCF+rHxL9O5mmWad40rZRHOdpuvtJwdGW43tQbK3P6igjNWn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