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018麻烦

远远就听到车夫的吆喝声,那马鞭也甩得飞响,急行而来,那马车竟是如同吃人的老虎一般,所到之处人人皆避。

护在马车两旁的侍兵,一个个也是嚣张傲慢,用鼻孔看人。

真是嚣张呀!威风呀!

投胎果然是个技术活。

同样是女人,看看人家活的那叫一个潇洒呀。

再看看她,活的那叫一个憋屈呀。

凤轻尘远远看到,摇了摇头了乖乖地站到一边。

在这个国家,任何时候都不缺这种横行霸道的纨绔子弟,一个个以为自己是螃蟹,有一个有权有势的父亲,便横着走,视人命如草菅,任意践踏。

别怪她老提人命的问题,作为一个医生,这是她的职业病。

在她心中,最神圣的就是人命,可偏偏她遇到的人,都是一群不把人命当回事的家伙。

马车从凤轻尘的身边呼啸而过,凤轻尘没有去看马车中的人,但马车中的人却看到了她。

“停车,停车……”马车内传来了女子的娇喝声,车夫虽然傲慢,但却不敢对马车内的主人有半点的不敬,听到这命令,立马一拉缰绳。

吱嘎一声……骏马嘶吼了一声,前蹄在半空中抬的得老高,那架势似要把马车给带翻一般。

好在,车夫和马都是训练有素,车夫用力一拉,那马硬是平静了下来,马车安稳地停下。

两边的护卫,立马将马车围起,不让旁人近身,大街两边的人一个个都跪了下来。

“参见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整条大街,除了侍卫外,只余凤轻尘一人站在那里,特别的突兀。

没办法,她没有一见到皇家人,就下跪的奴性。

双眼扫向两旁的人,发现只有自己一个站着的,凤轻尘略一犹豫,正准备跪下去。

可就在此时,马车上一个身着蓝色骑装的少女跳了下来,然后迈开步子,朝凤轻尘点走来。

少女娇美动人,一举一动自有一股高人一等的傲气,手中扬着一条金鞭,带着几分野蛮之气。

啪!

一鞭子抽在地上,把那青石地板打出一条深深的白痕。

凤轻尘看这架势,就知道对方是针对她的。

因为这个女子,是东陵子洛同母所出的妹妹——安平公主。

一个被宠上天的女子,一个言行举止都傲慢无礼的女子。

果不其然,安平公主看到凤轻尘波澜不惊的表情,脸上闪过一抹懊恼,不善地道:“凤轻尘,见到本公主还不跪下了。”

跪?

凤轻尘一愣,随即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见到皇家人的确应该跪下,她既然活在这个世界,就要遵行这个世界的规则,反正她的膝下又不是黄金。

没有任何心理压力,凤轻尘缓缓曲膝,跪了下去:

“轻尘参见安平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跪,跪的是双膝,而不是心,凤轻尘跪的很干脆,没有半分的不自在。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凤轻尘,不知为何,安平公主没有半分的高兴,她在凤轻尘的眼里看不到谦卑与恭敬。

她明明记得,凤轻尘见到她,从来都是畏畏缩缩,还没开口就先红着一双眼,颤抖卑下地伏跪在她脚边,今天这凤轻尘好像很不一般……

“凤轻尘,你……”安平公主叫了一句,半天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以前辱骂凤轻尘的那些话,今天怎么也说不出口。

“轻尘在。”凤轻尘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句,双眼看向不知名的前方。

明明跪在她脚边,可眼中却是没有她。安平公主气得直咬牙,手中的鞭子想也不想,就朝凤轻尘甩去。

可是,刚举起鞭子,就传来凤轻尘没有半丝惊惶的声音:“公主,大庭广众之下,甩鞭子可是会失了你的风度哦。”

凤轻尘只是随口一说,并不认为有效果。

她觉得自己今天这一鞭子是挨定了。

不是不想反抗,可看到安平公主身后的护卫,凤轻尘决定好女不吃眼前亏。

被安平公主抽一鞭子,总比和这些侍卫打一架的好吧。

她的名声……虽然跌到了谷底,可她不能破罐子破摔呀!

却不想,这无心的一句话,安平公主犹豫了。

好像再过一个月,西陵的太子西陵天磊就要来东陵选妃了。

据说西陵天磊眼光很高,在西陵找不到让他满意的太子妃,便去各个国家找。

找了几个国家,都没有找到让他心仪的女子,紧要关头她不能坏了自己的名声。

要是被西陵天磊选中,那不是说明,她是大陆最优秀的女子了!

安平公主眼珠一转,大庭广众之下不行,那换个地方总行了吧!

哼……虽然子洛哥哥说了不能弄死凤轻尘,但是到了皇宫,本公主想怎么玩你不行,反正只要不玩死,就不算违背子洛哥哥的命令。

安平公主瞪了凤轻尘一眼,不甘心地收起鞭子,用脚朝凤轻尘所在方向踢了踢:

“凤轻尘,三月三桃花节,本公主设宴赏花,记住,你必须到。”

凤轻尘出事后,就像缩头乌龟一般,一直龟缩在凤府不曾出来过,几家小姐变着花样给凤轻尘发贴子,邀她出游赏花什么的,却不得其门而入。

现在,安平公主遇着这个机会,当然不会放过了。

三月三与其说是赏花宴,到不如说是羞辱凤轻尘的宴会。

安平公主这点心思,凤轻尘又何尝不知,虽然不怎么情愿,但还是点了点头。

唉,没想到暂时逃过一劫,后面却有更麻烦的!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安平公主很是高兴,觉得自己今天使性子,提前回宫是做对了。

再次朝着凤轻尘身边的空地一甩鞭子,看着凤轻尘缩了缩身子,安平公主笑得更欢了,带着银灵般的笑声踏上了马车,朝皇宫驶去。

安平公主一上车,凤轻尘就起身,拍了拍裙摆上的灰尘,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朝凤府走去。

刚到凤府门口,就看到自己今天所救的那个少年,正提着装死蛇的笼子站在她家门口。

而同样,凤府门外百米内,有无数的丫鬟小厮在晃荡,其中有几个看到凤轻尘出现,立马上前递给凤轻尘一个极为精致的请柬:

“凤小姐,我家小姐邀您明日赏花。”

“凤小姐,我家小姐邀您后日品茶。”

“凤小姐,我家小姐邀您参加诗会。”

“凤小姐,我家小姐邀您一同游园。”

……

看着面前一堆胭粉味的请柬,凤轻尘的嘴角微微上扬,半是嘲讽半是戏谑。

这些女人还真是想到一起去了,真不知她们的脑子里长得是什么,以为羞辱她几句,就能逼她要死要活的吗?

这么低级的手法,她真是不屑应付,这些女人就没有更高明一点的手段吗?

凤轻尘强压下心中的烦躁,将这些请柬全部收下。

虽然手法低劣,但不得不说,效果还是会有的。宴无好宴,而且还不能全部拒绝,这一点凤轻尘却是明白的。

眼前的问题还是很麻烦的…… YHFbkuEr5obkqj1XGB57Zfch3euUGpTJduFkHc9duQsSTpm9Tc//M05TKd7z+1LU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