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Chapter 3

卿让让抬头望着眼前这座城市的地标性建筑物AE大厦,顿时觉得自己有点儿渺小。至于什么是地标性建筑物,大概就是你若是到这个城市玩,指明点姓要看的建筑,例如香港的中银大厦,北京的鸟巢等等。

让让微眯着眼睛,阳光下那AE集团的标志闪烁着灼人眼的光芒,这座九十五层楼高的大厦从地下室到顶层都是AE集团的,不可谓不气势凌人,楼虽然不高,但却是前任陆氏集团总裁亲手设计的,荣获过世界十佳建筑设计奖的建筑,不能不说它很炫。

让让理了理衣服,有些忐忑地走入大门,对着门卫帅哥笑了笑,大公司的福利就是好,连看门的都帅得一塌糊涂,阳光从他雪白的牙齿上反射回让让的眼睛,她觉得自己是不是该去做牙齿美白了。

果果姐听到要搬入这座大楼的消息后,十分大手笔的花了三个月工资给自己周身武装了一套Prada。

多多弟虽然没什么表示,但是他曾很含蓄地问了问让让,他有没有必要去韩国把鼻子垫高一点儿,在让让多番举证,证明他的鼻子已经帅得增之一分则高,削之一分则短,完全没必要为棒子奉献血汗钱之后,多多弟心满意足的颔首,赞扬了让让的古代文学修养,并体贴地建议她可以考虑隆隆胸。让让在心底腹诽了一句,这年头日行一善果然是不对的。

卿让让在门口挺了挺胸,搭眼扫了一下进进出出的女性,觉得自己比上不足比下还是绰绰有余的,多多弟那是什么心态啊,肯定是嫉妒自己。

让让尽量不卑不亢地踏入AE大厦,然后便看到前方半圆范围内的人全都毕恭毕敬地对着自己驻足行礼,她都懵了。她没法止住自己的YY,难道是陆放发现了自己的身份,转而爱自己爱得无法自拔,所以用了今日这种极端的手法来欢迎自己?让让几乎可以听见周围的人恭敬地叫着自己“总裁夫人”,四下全是心碎的声音。她几乎可以看见自己被人仿佛皇后一般地迎上这座大厦的顶楼,九五至尊层。

九五至尊层是让让从果果姐那儿听来的八卦,果果姐知道自己终于有机会可以染指AE的帅哥后,已经发动了自己所有的人脉资源,将这座大厦上至总裁下至清洁大婶的八卦都网罗一尽了。她甚至踩着十寸高的高跟鞋睥睨蚂蚁一般睥睨着让让和多多弟说,“我大姨的弟妹的女儿的男朋友的哥哥的堂兄的嫂嫂的干妈认识AE的大老板。”

多多弟立马做崇拜状,想要借着果果姐的……的干妈攀上大老板。让让因为穿的是平底鞋,所以转身踏上自己的座椅,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两人,“我妈妈的外祖父的侄子的媳妇的外婆的表姐的医生还和奥巴马一起吃过饭呢。”

卿让让绝对没说谎,根据美国微软公司的一项研究表明,平均通过6.6个人就能把世界上任何两个人联系起来。卿让让看到这项研究后十分震惊,她遵循着理论需要实践来证明的原理,亲身实践了一回,其结果不仅震惊了自己,看这情形也把果果姐和多多弟给震惊了。

卿让让脑子的运转速度那是相当的快,霎那间已经联想到陆放的私家直升机正盘旋在AE集团的上空,并在空中拖出横幅,上书几个鲜红的大字,“EVA,I LOVE YOU,WALLE。”

Eva是让让的英文名,尽管她不知道陆放的英文名,但是在看了《机器人总动员》后,她觉得陆放的英文名非Walle莫属。

短短的一刹那,让让的yy速度已经超过了光速,她还沉浸在白日梦中,后面却有个男声不耐烦地道:“请让让。”

发音十分标准,请字一点儿也不会被误会成卿字。让让十分配合地一闪,低调地垂下头。

就在那么一刹那,周围的人都毕恭毕敬地叫着“总裁早。”而卿让让也看到了陆放。

西装笔挺,眼不斜视,甚至连眼尾也没扫过卿让让,就那般龙骧虎步地走了,留下无数的人在他身后瞻仰。

卿让让松了一口气之后,暗自嘲笑自己,不就是以前一起玩了一个游戏么,别人是日理万机的总裁还能惦记着游戏里的虚拟人物?大概是她自己私心里有所期盼,所以才做那样的白日梦吧。卿让让既为陆放对自己的不特别而放心,又为他的不特别而伤心,开始检讨自己的魅力。好歹她也是青春美“少”女一族,花朵般盛放的年纪,怎么他就没有丝毫的侧目呢?

好歹她卿让让也是个上街回头率80%级别的美女,陆放就算不惦记那虚拟人物,看到现实中的美女不吹口哨但是瞥一眼总是应该的吧?卿让让第一次为自己的朴素而检讨,她那也是为了不伤害更多的好男人才这般隐藏自己的,当然也是为了让萧航安心。

卿让让在心底鄙视自己,亏她刚才还像个傻大姐似的,左右为难地想到底是接受他这浪漫的示爱和他共同面对人生的风雨呢,还是残忍地拒绝他,高姿态的表示自己有男友了。没想到对方根本没注意自己,当初自己不见他看来是对的,否则也容不得自己闲来无聊时还可以yy她和他的故事,前后长达六年。如果当初见面了,如今只怕是提起他的名字,自己就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啖其血肉了。

卿让让自然而然就想起了在游戏里第一次遇到陆放的样子,这厮那时也是一副拽得不是火星人他就瞧不上眼的模样,卿让让这颗豆芽菜根本没放入他的眼里,后来也不知道他怎么那么好胃口,肯屈尊来啃她这颗豆芽菜的。卿让让最后总结的原因是,她在游戏里太美了。虚拟人物总是美得虚幻而迷人的。可惜到了现实,她从100分打回了80分,而陆放显然是原型照搬了。

卿让让循例鄙视一番自己的痴人做梦之后,整理好思绪来到她工作的地方,五十五层,珠宝设计部。里面的人闪得卿让让的眼睛都疼了,完全可以用珠光宝气来形容。

果果姐和多多弟早就到了,目前正在接受“老人”的目光审视。“天哪,她居然穿的还是Prada去年的鞋款。”一个女人正自以为声音很低地和同事耳语,但其音量足已让还在门口的让让也能听见。

从果果姐露趾款的鞋看,她羞愧的缩了缩脚趾。

至于多多弟,虽然众女不齿他的女派作风,但是大家心里的共识一般都是觉得很gay的男子都是很潮的,所以对多多弟倒不挑剔。

让让这才发现原来gay这么的受欢迎,亏她还曾经为这事损过多多弟。记得那时候她看了杂志感叹,这年头男女比例失调得太厉害了。“数据显示去年中国男性占全国总人口的52%,女性占43%。”卿让让拿着杂志对着多多弟念。

多多弟很快就掰起了兰花指,“不对,你这儿才95%的人呐,其他5%呢?”

然后卿让让就假装很无辜很天真地看着多多弟,看得他自动反应过来,不经大脑地骂卿让让种族歧视。

果果姐在一旁捧着肚子笑,“她不是种族歧视,她是性别歧视。”

卿让让悔不该这么洗涮人家gay,现在她都想装Les了,不知道能不能逃脱眼前的一劫。

让让进去的时候,确实有人逃脱了一劫,那个人便是果果姐,果果姐无声地站在众女背后表示精神上支持让让。

“Cherry,快来看火星人。”某女高声呼唤在独立办公室的设计总监。

“你跟我进来。”从总监办公室出来一干练型美女,大概就是Cherry了,她冷着脸看着卿让让。

卿让让忐忑地跟在她身后,听见后面有人倒吸一口凉气,“天哪,你们快看她的T恤。”其实让让今天已经很破天荒地打扮了一番了,外面还穿了一件款式不错的小西服,配着黑色长裤,只是里面的T恤是她从地摊上淘来的了,全棉质地,十分舒服。

但万万想不到到这些女人眼尖如此,“那件T恤前面居然印着耐克的标志,却写着阿迪达斯,哈哈哈。”

“后面不会还写着PUMA吧?”有女尖酸地说。

让让的后脚差点儿踩上前脚跟,真被那个女人说对了,也怪自己大意,光图便宜和它纯棉的质地了,这盗版的人品牌意识也太差了。

让让跟着Cherry进去,是毫无悬念的批评,并降职成设计助理,尽管工资不变,卿让让还不得不点头哈腰地表示,一定改正着衣习惯,不给集团丢脸。她出来时,深吸一口气,丝毫不以为意,这种事她见过也经历过,今日觉得特别放松,自己没有特别的优待,越发觉得陆放收购那破公司完全是巧合而已。

让让甚至已经开始yy陆放是为了追求汪直那长得十分水灵的女儿才一掷千金的。人的联想力真是太神奇了。

让让眼前浮现出苹果砸到牛顿脑袋的画面,那,也算是一种联想吧,从苹果到万有引力。 lXTbimp1AH/rYaoJn2npJZtjryV+DBz+2+yXqpqI0u4lg8QFd8vbT0t9JS6nFRU3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