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自在娇莺恰恰啼

沈七看他们一个颠倒了众花,一个倾倒了群英,心里略微不快,将她沈七的光环抢走了不少颜色。不过沈七最气不打一处来的是看到了自己三哥的模样。

沈青夏,素有断袖之癖,家里蓄了不少男宠,沈七虽然不喜欢但也见之不怪,可是今天看自己三哥痴痴的仿佛要流口水的模样,顿时有所不豫。再加上沈青夏的目光太肆无忌惮,让韩琛从不轻易拧的眉头,也闪过一丝阴霾,沈青夏让沈七觉得与有耻焉。她轻轻的晃了晃沈青夏的袖子,“三哥。”

沈青夏才回过神来,“七妹,你要是能得这般的妹夫,为兄能日日看着,便是给你做牛做马都情愿。”

沈七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虽然皇室不兴,但是她沈家却也不能对兰陵王这般无礼。

韩琛在沈七对面不远的地方,也不知道沈青夏的话他听去没有,只见他离席到后方,估计是更衣要亲自上场。

沈七有些期待,而那期待也确实没有落空。在兰陵王队再次出现在赛场上的时候,他们四人的脸上都带着青铜獠牙的面具,虎虎生威,衣服一模一样,倒分不清谁是谁来。这一场的比赛可谓精彩万分,悬念迭出,场中马毬忽掷,月杖争击,两队人马并驱分镳,交臂叠迹。一时间场中的马毬忽高忽低,速度快得惊人,晃得人眼花缭乱,眼看兰陵王队有人即将跌落马背,哪知他却是伏地一击,一击而中,这般在奔驰的马背上几乎胸口贴地的功夫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一时间场外呐喊助威声不断。有些人甚至开始为兰陵王队呐喊起来。

比赛以一个时辰为限,兰陵子弟队伍里早有人来回奔驰体力耐受不了,而频频换人,兰陵王队却仿佛如有神助,一个个越战越勇,让人对俊美非凡的兰陵王刮目相看。想不到他手下之将如此厉害。由此推及他的主人,恐怕也不是易于之辈。

到兰陵王队一四敌十宣告胜利的时候,场中几乎都沸腾了,场中四人掀开面具,有一人正是兰陵王韩琛,而刚才做出伏地一击的人也正是他,沈七随着众人起身喝彩,眼里看到的只有汗流满面的兰陵王。她想不到一个出着一身臭汗的男人能好看至此,即使到此时,他身上也看不到任何狼狈,有的还是光风霁月的风范,他微微一下,挥了挥手中的球杖,示意胜利,但并没有骄矜,有的不过是辛苦努力得到汇报时的喜悦,沈七几乎有些痴了。

周围的人都忍不住的起身喝彩,一时间掌声不绝,兰陵王的目光往沈七的方向扫来,她看着他眼里并不掩饰的情意,心扑通扑通的快速弹跳,只可惜那目光并不是为她而来。沈七往身边的梅若涵看去,她面色绯红,既有羞涩也有激动和骄傲,仿佛那是她的夫君得胜一般,沈七眸色一寒,转头向钱儿吩咐了两声,也没知会别人就抽身离去。好在周围的人还沉浸在刚才的比赛中,并没太过留意。

“王爷这边请,奴婢已备好了香汤,请王爷沐浴更衣。”沈钱领着韩琛往澄怀园深处走去。

韩琛跟在其后,悠闲的打量澄怀园,高堂遂宇,层台累榭,网户朱缀,即使只是沈家位于城南郊的别院,平日甚少来住,也瑰丽奇华,比起远在安阳的皇家林园,其华丽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家主人待客真可谓周到之至了。”韩琛面含微笑,击球之后能梳洗干净自然是一件乐事,所以他并不推辞。

沈钱羞红着脸根本不敢抬眼看韩琛,只怕一不小心魂就飞掉了。

“这园子雅致宣光,不知道是出于哪位大家之手?”韩琛仿佛并没看见钱儿的手足无措,轻声问话。

“是我家七姑娘画的园子图,侯爷让工匠依图所造。”韩琛问的每一句话,钱儿都尽量回答,还生怕有什么遗漏。所以盏茶的功夫,这沈府上上下下她一个小丫头片子能知道的事情都到了韩琛的耳朵里,她还不自觉。

七转八拐之后,韩琛微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片竹林,隐隐带着雾气,这丫头带着她绕了许久的路至此,真不知是何用意。

“王爷,里面有天然温泉,只是平日主子从不准下人入内,奴婢就在林外等候。”沈钱低头垂手的列于一旁,心里暗想这位兰陵王不仅人至为轩朗俊雅,连脾气都平易近人,肯与她这等丫头说话,丝毫没有架子,让沈钱为自己主子决断暗地喝彩。

韩琛望着眼前竹林里的一条由宽约三尺的竹道,步上去周围修竹茂密,凉风习习,竹道下有里间缓缓流出的清泉,还带着些微热气冒着轻微白烟,真有点儿置身仙林之感,感叹沈七这等豪门千金真是在享乐一事上费尽了心思。

竹道蜿蜒入林深处的一处精致竹楼,此时林外的物事早绝于竹外,竹楼里家具摆件十分简单,一张榻,一柜衣,几盆时鲜花卉,比起外面的富丽堂皇,这竹屋到更让人享受闹中之静的美好。竹楼外,水声渐大,看来是离温泉十分近了。

屋外的景色的确令人吃惊。温泉从与澄怀园相邻的山上引下,顺着竹节制的渠道流到一块巨石顶上的小潭里,在顺着石壁跌落石下丈宽的池子里,温泉引起的白雾在清风里弥漫,时而一阵微大的风吹来,吹开迷雾,池底五色花石可见,尽管处于人造,却更夺天然之韵,白潭青竹,两相辉映,真是人间胜景。

韩琛逐渐走近水潭,伸手“拨开”白雾,眼前的景色让他大吃一惊,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娇呼,“你怎么在这儿?”

乌丝披肩,檀口微张,冰骨雪肤,令人目眩神迷。沈七一丝不挂的立在水潭里,水漫过她的腰际,却遮盖不了她的曼妙身姿,一缕秀发恰好垂下遮住了她胸前的红色晶莹,韩琛在初初的惊愕之余,脸上留下的全是似嘲还讽的笑容。

韩琛设想过很多情景,却没想过沈家七姑娘信阳侯沈光耀名满天下的千金居然肯施下美人计来捕捉他。他不知道沈七最后会找什么托词来解释,不过韩琛却能肯定以沈七在沈家的地位绝没有人敢大胆来设计她,所以这个美人阵的主谋恐怕就只有她自己了。

沈七在惊呼之余,迅速从潭边抓了一件薄衫掩在胸前,将身子往水里藏,一身绯红的光芒,将她平素玉色容颜更衬得光辉绝丽,在其他人眼里看去只怕早就心乱了,只有岸上的韩琛,眼里甚至闪过一丝寒光,沈七不敢确定,因为她甚至看到那寒光里的厌恶,这种眼神绝不可能是向她投来的,所以她只道自己是眼花了。

沈钱听见沈七的呼声,快步奔来,本来被勒令禁止入内的下人这么轻易就闯了进来,无疑是肯定了韩琛的判断,他本来并不希望沈家七姑娘真是这般无耻之人。

“主子!”沈钱惊呼,看着眼前的一幕,立马掩了嘴巴,快速奔出。

沈七看着韩琛不退反进,快步向水潭靠拢,不由往石壁后退,她有些看不明白韩琛了,这种时候像他这种表面上温文尔雅的翩翩君子不是该迅速离开吗?

“真想不到孤还有这等艳福。”韩琛蹲下身子,“果真是肤如凝脂,玉态妖娆,秀若清莲,美比海棠。”韩琛的话字字句句吐得极慢,处处带着轻佻和调戏,手指还滑上了沈七的香肩。

沈七看着他的手往自己胸口的衣服抓来简直是惊呆了,耳朵里响起他的话,“孤既然担了这名声,却又看不真切岂不是天大的不划算,倒不如好好欣赏一番美人出浴之图。”

“你这个登徒子,你干什么?”沈七杏目圆瞪,简直不敢相信他是这样的流氓,居然和自己扯起衣服来,她的臂力肯定比不上韩琛,而韩琛也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情,也没有丝毫羞耻之感,沈七仓促之间只能以手掩胸,与起身的韩琛对视。

沈七觉得他居高临下仿佛看一只蚂蚁般看着自己,眼里有戏谑,嘴角有笑容,可是怎么看怎么让人心惊。不过她顾不上这些,外面杂乱的脚步声响起,沈七一惊,这水潭四处无遮掩,她的身子给韩琛看了便罢,可不能给其他人看见。她只能泪光盈目一脸哀求的看着韩琛,这种眼神她百用百准,从来没人能拒绝,即使嗜断袖如她三哥者也拒绝不了她。

可惜韩琛站在岸边,纹丝不动,丝毫没有要为沈七挡住外人的目光的打算。

沈七不得不摇摇切齿的再次将全身埋入水里,连脑袋都不敢露出来,这一次她这人可是丢大了。来的人正是她的大哥,还好沈钱聪明伶俐,一看这架势赶紧掩到前面,将岸上的衣服全部抛入水中。

一时间安静的竹林开始闹哄哄,片刻后才安静下来,沈七差点儿没被憋死,听到钱儿的呼唤才敢露出脸来,深呼吸一口。

沈七夜间躺在床上的时候都在回忆韩琛当时的举措,这是她万没料到的事情,看他表面的淡雅绝尘如仙,绝对想不到他能做出那等下流龌龊的举动。沈七想起白日里韩琛从她胸口抽走衣服,目光扫过她胸脯时的那一瞬间,就浑身泛红发抖,但是她心里怎么也泛不起厌恶感,反而面红心跳,仿佛在期盼什么。

沈七赶紧起身,只觉得浑身燥热,推开窗户,清月冷光也消弭不了她心底的躁动,窗外的池子里居然倒映着韩琛的身影,沈七猛的抬头,却见四周无物,她才知道自己是产生了幻觉。从此云里、梦里、池中、林中无一处不藏着韩琛的身影,沈七暗自叫糟。

不过幸好,兰陵王误赏美人出浴图的事很快就被有心人传了出去,沈七还是云英未嫁之身,被一个男人看光了去,兰陵王骑虎难下自然必须娶沈七。不过没有一个人觉得兰陵王是骑虎难下,反而都觉得他是艳福齐天,好不羡慕。

沈七和韩琛的婚事订在四个月后的正月里。这期间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沈七再没见到过韩琛一面,纳吉、请期等等全是他人操办。不过好在沈七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从那件事情以后,韩琛和梅若涵之间仿佛也断了交情,沈七暗自放下一颗心,她最怕的便是他两人情根深种。如果不是怕这个,她何苦使出那种低劣的伎俩来算计韩琛,只是她时间太短,据可靠消息韩琛和梅若涵本来马上就要定亲了,所以沈七不得不快刀斩乱麻,强行介入。

沈七有些后悔没听父亲的话,早日回兰陵,否则也轮不到梅若涵与韩琛眉目传情了,她一定能和韩琛慢慢的养出一段让世人都羡慕的佳话,不过现在也为时不晚。

雪花漫天飞舞的时候,便是沈七出嫁之日。她素来恼怒冬天,不喜欢臃肿不堪的穿着,所以沈府处处都燃着熏炉,只是为了让这位七姑娘感到处处如春。不过今天却是例外,沈七偷偷掀开盖头和帘子,从缝里看到外面漫天飞舞的雪花,仿佛这些正是来跟她道贺的客人一般,她只要一想起那个人,心里满是热意,所以便不觉得这个冬天有多冷了。

尽管凤冠霞帔几乎要压弯了她的脖子,她也没有丝毫不悦。当初她姐姐出嫁时,她也曾好奇的试过她们的嫁衣,只觉得非人可受,还曾经夸下海口绝不受这个罪,如今却心甘情愿的穿着厚重的嫁衣。尽管仪式繁琐恼人,她还是静心遵从,最后在洞房里等着那个人。

夜色黑了很久以后才听到有人的脚步开始靠拢。沈七心里一惊,赶紧把头上的盖头整理了一下,端庄地等着。

“王爷。”一旁陪伴的喜娘墩身行礼。

沈七只看见一双红彤彤绣着蟠龙的鞋出现在自己的眼下,然后眼前一亮,盖头已经被他用秤杆掀开。沈七看着穿着红通通新郎袍的韩琛,只觉得他今夜格外的好看。以前她总觉得那些新郎穿着大红袍就跟搞笑的戏子一般,没一个好看的,如今却觉得韩琛处处好看,这大概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喜娘道了喜,讲了一堆吉利话以后都退了下去,偌大的新房只留下沈七和韩琛二人对视,沈七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如雷鸣一般。

“夫君。”几乎弱不可闻的声音从沈七嘴里吐出来,她喜欢叫他夫君,那是她的天,她的地,比起叫王爷不知道亲昵多少倍。沈七娇羞的凝视着韩琛,却见他眼里有一瞬即逝的厌恶,沈七眨了眨眼睛,韩琛满脸是和煦的笑容,哪里有厌恶之意。沈七只当是她看错了,从没人会对她露出嫌恶的表情,有的只会是惊艳。

“爱妃。”韩琛挨着沈七在床畔坐下。

沈七眉头微皱,这称呼怎么听怎么奇怪,虽然她嫁与他为妻,便是兰陵王妃,叫一声爱妃并没有错,可是在这当口却怎么听怎么不顺耳。

“该喝合卺酒了。”韩琛在沈七的身边坐下,递给她一杯酒。

沈七红了脸接过,绕过他的手,饮了杯中酒,也不知道是酒作怪,还是屋里的熏炉太热,在韩琛目不转睛的凝视下,沈七只觉得身子开始发热,手心微微冒汗。她不得不低下头,躲过韩琛的凝视,从旁边摸出一把小金剪,剪了一缕自己的头发,然后再将剪子递给韩琛。

“你这是做什么?”韩琛笑着询问。

沈七脸一红,根本不像平日傲视人众的豪门闺秀,“交丝结龙凤,镂彩结云霞,一寸同心缕,百年长命花。”沈七含羞的念了一首诗。

“你哪里学来的这些俚俗,都是民间百姓瞎想的,难道把头发结了同心结,就能百年好合了?”韩琛有些不屑的笑了笑。

“就是图个好兆头,”沈七抬头撅嘴怏怏不乐道,“你不想吗?”

韩琛无奈一笑,有些不情愿的也剪了一束头发,沈七兴高采烈的将两束头发合拢绾成了结,用小巧精致的锦囊装了收好。等她忙完这等事,回头一看,韩琛又用先前那般让人身热的眼神在看着自己。

“爱妃,既然咱们的头发结了同心结,身子是不是也该结一个?”韩琛欺身上前。

沈七脸一红,粉色从她的脸颊一直晕染到她的领口里,只眼睁睁看着韩琛抱着自己上床,放下了床帏,然后看着他伸手解自己的衣扣,浑身仿佛失了力气一般,只能轻颤。 nBaVqhbefhnxYqeg9N7st+KJ26CsQLpUnVi/UOZwpHRxoBZNA9rHnZ/DLiKuWBZe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