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9章 此生无缘

焦干的双唇,吻上她被他的血滋润得娇嫩温软的樱唇,如久旱逢甘露,又如久渴之人遇上了甘泉,如此清甜,如此美好!

第一次吻一个女子,一个在内心深处爱了多年的女子,霍萧寒陶醉得忘怀了一切!

突如其来的吻,让轩辕惜儿惊得一时无法反应。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懂得用力推拒他。她记起了,他是她的萧寒哥哥,而不是她的夫君。而她,将要嫁给北国太子段寂宸,尽管现在看来,她几乎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了。

她的推拒,让身体虚弱的霍萧寒不得不稍稍松开了她。

“不要拒绝我,惜儿,我好渴!”说着,霍萧寒再次吻上了她的樱唇,带着无限温柔与怜爱。

一句“我好渴”,让轩辕惜儿的心中防线瞬间瓦解。她停止了反抗,任由他在她檀口中吸取甘露!

许久,霍萧寒才依依不舍地放开那美妙的樱唇。黑暗中,躺于沙漠上,他将她轻轻地搂在怀中,在她耳畔轻问:“惜儿,告诉我,若然一切可以重来,待我当上大将军那日,去向皇上请旨求婚,你可愿意做我的妻子?”

轩辕惜儿静静在靠在他怀里,过了好一会儿,才道:“萧寒哥哥,若然我们不死,若然我如今还能选择,我愿意做你的妻子,不管你是不是大将军!”

“惜儿……”霍萧寒激动得声音微微发颤,将她更紧地搂在了怀里,“此刻真好,你是属于我的,而不会再属于他人!”

“惜儿再不会属于他人了。”轩辕惜儿轻声道。

饥渴之感再起,她觉自己越来越无力,也越来越难忍寒冷。或许很快,她和萧寒哥哥就会相拥着冻死在这沙漠之上吧?

“惜儿,无论如何,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霍萧寒的声音越来越虚弱。

轩辕惜儿突然意识到,自己觉得越来越冷,是因为萧寒哥哥的身子不再那么暖和了。难道,他……

“萧寒哥哥!”轩辕惜儿惊呼。

然而,霍萧寒再无回应。虚弱的鼻息仍在,他昏睡了过去。

“萧寒哥哥,不要死,不要扔下我独自一人……”轩辕惜儿喃喃自语。她伸出双手,在披风下抱紧了霍萧寒。然后,她的意识便同样陷入了无边的黑暗浑沌!

……

再次醒来时,轩辕惜儿的思绪渐渐变得清明。

天亮了,暖暖的朝阳照在两人身上,她已不再觉得寒冷。抬起头,她看到了霍萧寒紧闭双目的苍白俊颜。

似乎,沙漠上有些什么响动!轩辕惜儿轻轻放开霍萧寒,掀开披风,一手撑着地面,艰难地站了起来。

她看到,日出之处,一队人马在沙漠中正向他们的方向走来。有马匹,有牵在当地人手中的骆驼,还有身穿统一兵服的东昊士兵……

一瞬间,无喜,亦无怒。

轩辕惜儿缓缓举高手,面无表情地向着他们挥动衣袖。走在前面的士兵显然看到了她,有十多人加快速度向他们奔来!

轩辕惜儿放下手,转过头,看向仍静静躺在沙漠上的霍萧寒。

萧寒哥哥,我们获救了!可是,我们此生却是无缘了,就连一同死去的缘份都不再有!

那队人马终于走近,喜出望外的士兵们给她和昏迷中的霍萧寒喝了一点水,又让她吃了一点食物之后,便将两人扶上了骆驼。

走了将近一日,在黄昏来临之前,一队人马终于走出沙漠,与送亲大队集合。落儿见到被掳走三日两夜的长公主平安归来,自是喜极而泣。而士兵们则将霍萧寒抬进马车,由队中懂医术之人精心救治。

由于行程被耽误了三日,送亲队伍第二日便在霍萧寒手下副将的指挥下,继续起程。

第四日,送亲队伍走进了水草丰美、牛羊成群的草原。轩辕惜儿让落儿掀开窗帘,想看看美丽而辽阔的草原景象。

第一眼,她便看到了骑在马匹之上霍萧寒!

白袍白马,丰神俊朗,英姿勃勃!谁能想到,他前一日还虚弱地躺在马车上调理身体呢?

一如上次,他正侧首向她看来。她仍是不知道,他是刚巧转过头来,还是一直就这么盯着她所乘的马车看着。

两人相顾无言,眼中似有千言万语。她甚至清楚地看到了,萧寒哥哥眼中那抹难以掩饰的痛意。

……

前后足足用了一个月,东昊送亲队伍终于将无双长公主护送至北国都城——莫都。北国皇帝段乌维派了重臣、北国太师蒋淳在城门迎接,并将东昊长公主一行安置于北国皇宫旁的雍和山庄。

蒋太师四十出头,能说一口流利的东昊语,让轩辕惜儿倍感亲切。

看出了轩辕惜儿的少许惊异,蒋淳笑着解释道:“本座与当今皇上,都是东昊太上皇的早年故交!本座父亲是东昊人,因此,本座幼时在东昊生活了十多年!”

原来如此,这蒋太师竟有一半血脉是东昊人。

“皇上体恤长公主车马劳顿,特安排长公主在此休整,五日后再与霍将军上朝晋见。十日后,皇上将为长公主与太子举行大婚之礼!”蒋淳继续说道。

果然不出父皇所料,自己将会成为段寂宸的太子妃。不出意外的话,自己日后还将成为北国皇后。如此看来,北国皇帝对两国和亲之事还是相当重视的。

当太子妃或是当皇后,并非轩辕惜儿的梦想。然而,她是东昊的和亲长公主,她的地位事关东昊的脸面,因此她不得不在意。

之后的数日,轩辕惜儿安心地在雍和山庄休整着。每日午后,她都在落儿的陪伴下,到山庄背后的雍山走一走。

雍和山庄紧邻北国皇宫,与皇宫一样,都是依雍山而建。站在雍山高处,可以看到高高的皇宫宫墙。

自此,自己的一生便将困于那异国的宫墙之内了。自此,她须将东昊的一切,包括父母兄妹,还有萧寒哥哥,都深深地隐藏在内心深处。到死,也不能再回故土……

抬首望着比东昊更显纯净辽阔的天际,轩辕惜儿陷入了沉思。直到她听到落儿恭敬地喊了一声:“霍将军!”

轩辕惜儿收回目光,看向正带着几名巡守士兵走来的霍萧寒。 gWzVszIOVFez+3B6WzWn5zig4w9CqQwu+GkmnAN1OaBKrH1q9xNu34tQf1XNtX9h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