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50章 君临天下

轩辕惜儿醒来之时,发现天已大亮,而自己竟还躺寻月阁的寑室之内。昨夜,段寂宸竟没有在心满意足之后,如平日般冷漠地让人将她轰走。

一边思忖着,她一边缓缓坐了起来。室外的宫女们,闻声鱼贯而入,手中分别捧着她的衣服饰物。今日,竟还多了洗漱用物!

“请太子妃更衣洗漱!”为首宫女的声音仍是清冷。

轩辕惜儿从容地下得床来,让宫女们为她穿上衣裳,又取过宫女手中的洗漱用品,清洗一番。

坐于镜前,段寂宸的宫女细心地帮她梳理着发丝。

或许是天已大亮,他亦不想他的太子妃披头散发地从寻月阁回到采荇阁吧?轩辕惜儿甚至有些想笑。

她心安理得地任凭那几名宫女帮她理好一头青丝,插上青玉、雀翎等北国贵族女子的漂亮饰物。

当一切打扮停当,她在宫女们的伴随下,走回采荇阁。

冬日的朝阳已从东方升起,阳光透过道旁树木的寒枝,照射到人身上,在刺骨的寒冷中带来了几分暖意。东宫内一片寂静,与往常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这是一个看似平常的日子!

回到采荇阁,轩辕惜儿弹了一阵琴,又跳了一段舞,便在房内静静看起书来。直至,落儿慌慌张张地一头冲进房来,神色惊异:“太子妃,变天了!澜衣刚刚得到消息……”

“变天?怎么回事?”轩辕惜儿疑惑地抬起头,“让澜衣进来!”

落儿回身掀起门帘,澜衣便急急走了进来。

虽是极力保持镇定,她的神色却仍是凝重,她几步走到轩辕惜儿身前,跪下低声说道:“奴婢适才听到消息,皇上驾崩,太子殿下已在北郊猎场登基即位!此刻太子殿下已回到朝中,召集群臣商议登基大典事宜!”

“啪!”手中书本掉在了地上。

轩辕惜儿大惊失色,猛然站了起来:“你说什么?皇上驾崩?怎会如此?”

澜衣站起,凑到轩辕惜儿耳边低语道:“殿下,不,皇上身边的郑公公与奴婢有十多年交情,他悄悄告诉奴婢,皇上在北郊猎场,用鸣镝射杀了先帝!”

澜衣悄声说完,回望门口一眼,静立一旁,不再言语。

鸣镝?射杀先帝?轩辕惜儿惘然地缓缓坐回座上,心中难以置信。

他,段寂宸,竟然用鸣镝逆天弑父,继而夺位登基!他,果然是狠如豺狼,狼心狗肺!

想着父皇的故友,一代北国君主段乌维,竟惨死于亲生儿子的鸣镝之下,她更是悲愤难抑!段乌维虽也曾对段寂宸狠下杀手,可轩辕惜儿觉得,段寂宸即便是死,即便有刻骨的仇恨,也没有任何理由弑父。

在东昊,最崇尚的便是忠心与孝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可在北国,学到了东昊的汉室帝制,却没有学去孔孟之道。帝王将相,竟都如野蛮人一般,相互残暴杀戮!

段乌维为了一个儿子,对另一个儿子痛下杀手,毫不留情;而段寂宸,为了夺位,竟杀掉了自己的亲生父亲!

他还是人吗?他还有心吗?他可是人所生,父母所养?

……

连续三日,东宫采荇阁内虽则人心激荡,表面上却一片安静平和。

除了澜衣借外出办事之机打探消息,没有任何人到采荇阁来通报太子登基的喜讯,以及新帝下达的任何旨意。然而轩辕惜儿从澜衣陆续带回的消息中,却得知北国皇宫与朝堂上下,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变。

第一日,轩辕惜儿便听闻,段寂宸当日在北郊猎场登基后,立即取了柯太尉尸身上的虎符兵印,亲自执掌北国兵权,直接号令驻扎在莫都城内外的十万先帝亲兵。军中大小首领有不服者,悉被立即斩杀。

午后,段寂宸回到朝堂上接受文武众臣朝拜。太保素来与段非邪来往密切,当日未及上朝便在府中被擒拿斩杀,而向来对段寂宸恭敬臣服的太保长史张群,则当即被拜为太保,执掌监察大权。

第二日,她又听闻,段寂宸已入住皇宫乾心殿,并于这日彻底清理先帝后宫。年老色衰的后妃,均被送往寺庙静养;而年轻貌美者,则一律按北国旧规,被新帝收入后宫,重新设立嫔御等级与名号。

第三日,圣旨终于传到了东宫。轩辕惜儿听闻,住在东宫的数十名姬妾,悉数被接到皇帝后宫安置,并被分别封赐不同嫔御名号。只是,与被收入后宫的先帝后妃一样,她们的等级份位皆不高,只有美人、宫人、采女三等,连份位较高的贵人都没有一个。

那夜,澜衣又带回一个令轩辕惜儿极为意外的消息,查氏不仅没有如愿被段寂宸立为皇后,反以当年谋害太子之罪被拘禁于坤宁宫,并被赐下了毒酒。

听到查氏的悲惨下场,想起那日在御花园后偷听到查氏与段寂宸的对话,轩辕惜儿不禁暗暗唏嘘。

查氏虽也绝非善类,可她绝对是被段寂宸摆了一道。她一心一意盼着段寂宸早日登上帝位,可段寂宸不仅当初不信任她,对她隐瞒夺位野心,他如今登基,更是毫不留情地要杀掉她,以报当年她游说段乌维攻打月国害他之仇!

对于段寂宸的凶狠手段,轩辕惜儿已没有一丝惊讶。连亲生父亲都能亲手射杀,他又怎会仁慈地留下一个曾经陷害过他的后母,甚至让她当他的女人?查氏只能怨自己太过痴心妄想罢了!

至于已被关入天牢的段非邪,轩辕惜儿猜想,他的下场亦不会比他的母后好多少。在段寂宸手中,他终将落得一个“死”字吧!

轩辕惜儿能够想像得到,段寂宸快刀斩乱麻,数日内便将朝堂上下与皇宫后妃清理得贴贴服服,手段确是狠辣了得。

她知道,他明日便要举行登基大典。一朝天子,君临天下,当是如何的意气风发,不可一世?

已经整整三日过去了,采荇阁没有接到任何圣旨。然而,东宫门外近日陡变森严的守卫让她明白,除了宫人可以偶尔出入,她这前太子妃根本没有任何离开东宫的可能。

轩辕惜儿不急不躁,静静地等待着。她想看看,那位北国新帝到底将如何处置自己。 +YkTw4XxQ0xQD3H1yhDNer+ikWoveFgyi8H87CgcOPR9V+7LwvflEA7t25KW0sG/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