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5章 月国杀手

两人站了起来,继续拍掉身上和头上的沙土。当两人不约而同地抬起头,看着对方的狼狈样子时,不禁相视一笑。

霍萧寒受伤的左肩仍在流着血,轩辕惜儿不觉紧张说道:“你的伤……”

“无碍,只是小伤!”霍萧寒说得轻描淡写。

“可是,你还在流血,伤口一定很深!”

“真的没事,这点小伤对我来说,不值一提!”霍萧寒想让轩辕惜儿彻底放心。

轩辕惜儿却不觉内心一沉。萧寒哥哥在边关这六年,该吃了多少苦头,又该受了多少伤啊!心中感叹又余,她又问道:“我们能走出这大漠吗?那个黑衣人,也不知跑到了何处!”

霍萧寒举目四顾,又抬头望了望天。一场巨大风沙,竟让四周完全变了一个模样。原来的沙丘已不复存在,新的沙丘连绵而起,完全改变了走向与形状。天色仍是一片暗黄,让人无法辨别日头的方向,更无法判断自己所处的方位。

霍萧寒不禁皱眉,看样子,夜幕马上就要降临了。如果天色仍是灰暗,看不到日头,也看不到月亮,他根本无法判断送亲队伍所在的方向。今日追赶那黑衣大汉半日,以两人奔跑的速度,如今已是深入大漠中心了。即使找准了方向,要带着惜儿步行走出这沙漠,也需要超过一日的时间。

“惜儿,不用担心,有萧寒哥哥在此,我们一定能走出大漠!”尽管内心担忧,可望着轩辕惜儿同样轻皱起的黛眉,霍萧寒不禁温言安慰着。就如小时候,惜儿心情不好时,他每次总要细心安抚。

闻言,轩辕惜儿不觉转过头来,看着霍萧寒,璨然一笑:“霍将军,你怎么不称呼我‘无双长公主’了?”

霍萧寒低下头,沉声道:“在人前,毕竟尊卑有别!可是……”

“可是,即使在人前,我们也无须如此故作生份,不是么?”轩辕惜儿想起了霍萧寒的毕恭毕敬,刻意生疏。

然而,尽管两人近二十日来以礼相待,看似淡漠疏离。可她在被黑衣大汉掳走的危急关头,却发自内心地喊出了“萧寒哥哥”四个字!而他,亦情难自禁地急唤出她的名字!

想起那黑衣大汉,轩辕惜儿仍然心有余悸。她不敢想象,自己若真的被那黑衣大汉掳走,迎接她的将是怎样可怕的遭遇。

“那些黑衣人,到底是什么来历?”轩辕惜儿不禁问道。

霍萧寒沉思一阵,道:“我也不敢肯定。但那黑衣大汉武功套路甚为奇特,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什么人?”

霍萧寒欲言又止。

“到底是什么人?萧寒哥哥,你快说!”轩辕惜儿追问。

“‘鬼影郐子手’姬惑。” 霍萧寒决心说出心中猜测, “此人之前在月国为奴隶十余年,一直韬光养晦,寂寂无闻。三年前,他却突然去了北国,成为太子段寂宸手下最为得力的杀手。”

“段寂宸?”轩辕惜儿内心 “格登”一声。

难道,是段寂宸派了这近百名黑衣人前来,意欲掳走她?那么,他的意图到底是什么?既然他点名要她和亲嫁他,为何她尚未到达莫都,他便要派人掳走她?她在北国境内被掳走,对他这北国太子来说,何尝不是一种耻辱?轩辕惜儿突然觉得,自己即将要嫁的这个夫君,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了!

“正是!”霍萧寒的回答打断了轩辕惜儿的纷乱神思,“据我所知,三年前,段寂宸从月国得以斩杀千人逃回北国,就是得到了一名月国奴隶的暗中相助。而那名月国奴隶,便是姬惑。”

“这姬惑本是北国人,使一把大刀,刀法奇特,常常是一刀致命,人称‘鬼影郐子手’。因他在北国犯案无数,杀人如麻,不得不逃到月国为奴,隐姓埋名。”霍萧寒道,“也不知他在月国与段寂宸有过怎样的机缘巧合。据我所知,段寂宸从月国逃回北国不久,姬惑也到了北国,投奔于他!”

霍萧寒言毕,认真地看着轩辕惜儿。他不知道,将自己的这些猜测告诉即将嫁给段寂宸的惜儿,对她到底是好是坏。但是,既然她要嫁往北国,他并不希望她对有些事毫无知觉,以致日后身陷险境而不自知。

根据他对姬惑刀法的听闻,他已越来越确定那黑衣大汉便是姬惑。其实,对于段寂宸点名要求轩辕惜儿和亲的意图,他一直心生疑惑。而段寂宸统领下的军队,近两年常常在两国边关挑起事端,更让他对那北国太子不得不心怀警惕。

“惜儿,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或许事实并非如此,你不必太过放于心上!”霍萧寒继续说道。

他只需要惜儿心中稍有警觉便好,并不希望她因此变得忧心忡忡。

轩辕惜儿自是明白霍萧寒的话意,不觉淡淡一笑,道:“萧寒哥哥,我明白了。你不必替我担心。如今,我们该想想办法,如何走出这沙漠才好!”

“如今天色已晚,又不见星月,无法辨别方向。不如在此休息一夜,待明日日头出来,我们一路向东,便可走出沙漠了。”

闻言,轩辕惜儿点了点头。

两人凭着风沙来袭时两人扑倒于地上的方位,判断出迎亲队伍大概所在的方向。然后,便朝着那方向向前走了一小段路,找到一处高大沙丘的背风面,停了下来。

“今夜,就在此歇息吧?”霍萧寒说着,便解下身上的银色披风,披到了轩辕惜儿身上,“夜间寒冷,可别受寒病倒了!”

如今虽是三月天,大漠上日间相当暖和,可到了夜里,气温却急遽下降,轩辕惜儿确已冻得瑟瑟发抖了。

“可是,萧寒哥哥你呢?”轩辕惜儿急欲拒绝。

“没事,我习惯了!”霍萧寒在大漠夜色下,轻轻一笑。

“不行,你解下衣袍,定会冻坏的。况且,你还因我受了伤!”轩辕惜儿说着,便要将那披风解下来。

霍萧寒一把按住她的手,正色道:“你是女子,我是男人,这点寒冷都受不了,还守什么边关,打什么仗?”

“……还当什么大将军?”后半句话,霍萧寒说得缓慢而伤感。 LQcFW/3kNNgO7F8s8fOMPmGWzMwy9zaNTKHFyHoVTj644aFF48f8M6dAK5mwsfBP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