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49章 弑君夺位

看着绝美淡笑的段寂宸,段乌维不禁又有一丝恍惚。他好似又看到了二十多年前,那个惊慌跪于他面前的绝色女奴!

那是他在大败东胡之后,他的部下掳来送给他的女奴。而那时,他仍是北国的乌维王子。本来,那样身份低微的异国奴婢,连给他侍寑的资格都没有。可是,她实在长得太美,让他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占有了她。

最终,她给他生下了一个儿子,那是他在连生六个女儿之后得到的第一个儿子,这如何不叫他欣喜若狂?可是,他怎能允许自己长子的母亲,竟是一个卑贱的东胡女奴?因此,从段寂宸生下来的那一刻起,那女奴便没有机会看上一眼!

为了避免自己的众多妻妾伤害这得来不易的长子,段乌维将段寂宸交给自己最信赖的大妹妹照顾。而那个东胡女奴,便自此变得疯疯癫癫,形容憔悴,再也得不到他的喜爱!

直至那一日,疯癫的女奴边哭喊着“我要我的孩子”,边闯入他的寑室,不仅坏了他宠幸美女的兴致,更打碎了室内数件稀世玉器。

一怒之下,他当即下令斩杀了那个女奴。尽管事后,他有些后悔,可很快他便说服自己,一个异族女奴,没什么值得可惜的!

数日后,下人们从那个女奴的遗物中发现了一道珍稀玉玺,上刻一个“慕”字。他找人细细辨别,得知那竟是东胡国数年前被大臣夺权的慕氏王朝玉玺。

他隐约猜到,那个举止优雅,神态高贵,虽穿着粗陋布衣却难掩惊世姿容的东胡女奴,应是慕氏王族的一位公主或郡主。

然而,她原来是什么身份已不再重要,因为,她已经死了。

关于那个东胡女奴的一切,他从不让段寂宸知道。自段寂宸在襁褓中起,他便严令任何人,不得在太子面前提起关于那女奴的只言片语。

段乌维以为,他会彻底忘记那个东胡女奴,此生都不会想起。可是,当十八岁的段寂宸从月国逃回之时,他便突然清晰地忆起了那张绝色容颜。

尤其是,当段寂宸笑得绝美而魅惑之时,他便仿佛看到那位女奴正站在一旁,对着他嫣然浅笑。他有时想努力摆脱那张惊世美颜,可越是努力,那张脸的记忆便越是深刻!

此刻,段乌维终于透过记忆中那张脸,看清了面前俊美不凡的长子段寂宸。

段乌维本已混杂了北国皇族与东昊和亲郡主的血脉,而段寂宸的母亲又是东胡前朝皇族之女。混杂了三个国家最尊贵优良的皇室血统,让这个北国太子高大俊美得简直不像尘世间的人。

他仿似来自无上天宫的神低,又仿似来自幽暗地宫的妖孽,此刻,正带着莫名的笑意,望着自己的亲生父亲!

段乌维心中无端地涌起一股寒意。他站起身,走前几步,正色问道:“听闻,你每日在西郊猎场练兵打猎,为何今日到此地来?”

“儿臣得知父皇在此,特来陪猎。”段寂宸仍是笑意浅淡。他好不容易得到侍卫回报,段乌维与段非邪正远离众人在此歇息,他此时不来,更待何时?

“哦?如此,你倒是有孝心了。”段乌维道,“听闻你最近在用新法子练兵,不知有何新鲜之处?”

“儿臣制作了一样‘鸣镝’,用以练兵。”

“鸣镝?”段乌维故作惊讶。

“正是!”段寂宸内心冷笑。

“听上去相当有趣,不知可有效用?”

“父皇是否想一看?”段寂宸边说着,边抬起了弓箭,“此法效用极大!”

话音刚落,段寂宸引弓搭箭。用力拉满弓,再一放,鸣镝射出。

“呜……”段乌维与段非邪听到了极具穿透力的奇异之声。

鸣镝射到了段乌维的坐骑,那匹棕黑色宝马头上。几乎是同时地,近百羽箭也射到了马匹身上,马匹嘶鸣扬蹄,很快便轰然倒地。

段乌维与段非邪皆面露震惊之色。那棕黑色宝马是段乌维最心爱的座骑,太子的百名侍卫竟然毫不犹豫地一同将其射杀!

“父皇请看,儿臣‘鸣镝练兵’之法是否有用?”段寂宸阴冷说道。

“这……”段乌维突然有了不祥之感,不如该发怒,还是该出言赞赏。

不远处,听到鸣镝与马匹嘶鸣之声的文武近臣及皇宫侍卫,纷纷向这边看来,不少人更是迅速站起,向这边走来。

“父皇是否还想一试?”

段寂宸声音阴寒无比。话音未落,他已再次拉弓放箭。

“呜……”鸣镝之声再起。

在众人惊诧的注视中,鸣镝向着九五之尊、立于高地前方的段乌维射去。

鸣镝从段乌维头顶擦着头皮飞过,随之紧接而来的,便是近百支夺命羽箭。段乌维来不及思索,匆忙从腰间拔出宝剑,奋力抵挡。可是,羽箭太密太猛,怎能悉数用剑挡去,很快他便身中十余箭。而射中胸口的致命一箭,更是让他浑身一震,停住了手中动作。

“皇兄!”就在段乌维轰然倒地之际,随着一声女子惊呼,一道蓝色身影迅速闪了过来,一手扶住倒下去的段乌维,另一手挥剑挡箭。

来者,正是鸾歌长公主!段寂宸猛一抬手,箭雨骤停。

鸾歌长公主一边随着段乌维的庞大身躯蹲下身子,一边悲痛呼喊:“皇兄!皇兄!你怎样?”

段乌维艰难地睁开双眼,嘴唇哆嗦着,慢慢抬起右手,指向一脸漠然的段寂宸。突然,他口吐鲜血,右手猛然垂下,双目再次合上。

“皇兄!”鸾歌长公主惊叫着,一手摸到他鼻下,不禁悲声大呼,“皇兄,你不能死!”

她突然抬起头看向段寂宸,泪流满脸,声音悲愤:“你……你这逆子,竟然逆天弑父?”

段寂宸脸上毫无表情。他并没有看向她,而是傲然看向了脚步僵在原处的众臣。

他身旁的姬惑大声说道:“先帝已然驾崩!请太子殿下登基即位!”

众人一片愕然。

“段寂宸,你竟敢弑君夺位?”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太尉柯靖。他掌管全国兵权,与太师同时位列三公,是段乌维的最得力重臣。此刻他怒斥太子,说话自是极有份量!

没有说一句话,段寂宸再次拉弓放箭。

“呜……”鸣镝带着近百支羽箭射向柯太尉。

饶是他本为一名勇将,可面对如雨点般密集的箭雨,又岂有生还的可能?紧握着匆忙间从腰间拔出的大刀,柯太尉只阻挡了几下,身上便插上了数十支羽箭,颓然倒地,一命呜呼!

几乎是在同时,姬惑已拍马来到高地前方,手持大刀飞身而上,只几个回合,便将已知大势已去的段非邪制住。

周遭突然寂静下来。柯太尉被射杀,二皇子被擒,余下之人,除了以蒋太师为首的文臣,所有武将平日都是站在太子一方的。

“先帝已然驾崩,朕今日便在北郊猎场即位!三日后,朕将再行登基大典,大赦天下!”段寂宸早已放下手中弓箭,傲然说道。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近百骑兵,与姬惑一起大声齐呼。骑兵们都未下马下跪,手中依然紧紧握着弓箭。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一道中气十足的男子声音响起。

段寂宸含着冷笑看去。只见太师蒋淳已跪于地上,头触地面行起叩拜大礼!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见群臣之首已然下跪臣服,众文武大臣纷纷下拜。心服者自是满心欢喜,不服者却也不敢多言,以免贸然领死。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叩拜之声气势磅磗。段乌维的千余人马,已纷纷下跪高呼。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一支人马在一名部首带领下,从丛林中整齐冲出,口中齐声大呼!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段寂宸冷冷笑着,在震天的高呼声着,满意地看着自己布置在猎场四周的一万骑兵,在十位部首的带领之下,陆续从四面八方涌来,齐呼万岁!

他本已做好充分谋划,必要之时,这潜伏在四周的一万精骑便强行冲入猎场,与段乌维的人马决一死战。

怎知,只需百人,便已大功告成? RGmfvtTfx7ZDd8ihSE2igNVWZykDFdD6RFUxHfrqzalYw0z0st3zHreobXwbP+nD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