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48章 骑虎难下

“让开!”段寂宸不耐地说了一声,便拍马前行。

侍卫长一时反应过来,忙追上段寂宸道:“殿下,皇上冬猎,众臣与二皇子所带随从均不得超过十人,殿下,这……”

侍卫队长为难地回望了一眼段寂宸身后的精骑队列。

“你们在此等候!”段寂宸头也没回,只扬了扬手,身后的千余精骑便勒马停住,只有近百侍卫紧跟着段寂宸,不顾宫廷侍卫们敬畏而犹豫的眼神,骑马冲入了北郊猎场!

猎场内,段乌维正拉弓引箭,射向高高的草从。只听得草从中传来一阵震天的虎啸,段乌维忙又补了几箭,直到草从在一阵响动后归于平静。

“好!好!”“皇上神武!”围在四周的文武近臣及侍卫们齐声喝采。十数名侍卫随即跃下马,冲到草从处,将一只白额雪纹的大虎抬了出来。

“父皇射杀猛虎如囊中取物,神威天下无人能敌!”马背上的段非邪满脸恭顺而景仰的笑意。

段乌维傲然一笑,邪睨了一眼段非邪,调转马头向前方一处高地跑去:“吩咐下去,众人原地歇息半个时辰。”

“是!”柯太尉应诺一声,传令近千侍卫原地下马歇息。

段非邪拍马追上了段乌维,继续恭维道:“父皇今日着实让儿臣大开眼戒!这北郊猎场共有三只白虎,如今已被父皇射杀一只。父皇神勇,自是不减当年!”

“哈哈哈!”段乌维一阵大笑,“当年,父皇射术敢与东昊轩辕澈一比高下,射杀奔跑中的猛虎亦不在话下!可如今,父皇多年未上战场,弓箭已老了……”

“唉!这北国的天下,也不知将来是传到你手,还是终会落入他的掌中!”段乌维忽地长叹一声,敛了笑容。

说话间,段乌维与段非邪已来到那高地前。两人下了马,段非邪恭敬地扶着段乌维,来到高地中间坐下。

“儿臣谨听父皇教诲!”段非邪看着段乌维阴沉的神色,知道他又有话要与他说,才带着他远离了众臣与侍卫,跑到这高地上来。

“他近日有何动向?”坐于一块石上,段乌维不动声色地问道。

“回禀父皇,太子仍是每日带着他那一万骑兵到西郊打猎,与往日无甚异常,父皇大可放心!”

“每日打猎,朕如何能放心得下?他那一万精骑,两年前便已所向披靡,以一顶十。可他依然如此日夜操练,到底有何目的?”段乌维道,“朕真些后悔,当年便不该给他这一万人马!”

“可他对父皇始终恭敬有礼,言谈也甚自然,不像是对父皇起了疑心。”段非邪道。

“不像?”段乌维冷哼一声,“什么时候,你的脑子有他一半好使,父皇便不必为你操心了。有勇无谋,连你的母后都这样看你!你母后当年力劝朕突袭月国,一心想将你扶上太子之位。可是如今,她竟说她犹豫了,担心这是把你往死路上推。你看你这点出息!”

“父皇怎可听从母后妇人之见?”段非邪冲口而出,随即意识到自己对母后言辞不敬,脸上有些尴尬,却又急于为自己争辩,“皇兄为人心狠手辣,若他日后登基为帝,儿臣哪里还有活路?况且那日儿臣杀了乌木隆,他该已对儿臣生疑了。”

“你也知你那日所做的蠢事!”段乌维斥道。

“儿臣不是怕乌木隆当场被他制住,说出真相吗?”段非邪嗫嚅解释道。

“当场灭口也算落得个干净!”段乌维无奈道,“只是如今,他或许已开始怀疑朕了。他若有了警惕之心,再想下毒杀他,或设计擒他,都是难上加难了!你若有他一半的威望,朝中大臣又怎会都站在他那一边?”

说着,段乌维不满地看向段非邪。

段非邪低首垂眼:“在朝堂和宫宴中下手均不可能,如今我们惟有继续从东宫入手。儿臣打听到,他不喜东昊长公主,甚至不惜以鸣镝射向她。不如,父皇便再赐他一名美姬!”

段非邪抬起头,笑得别有深意:“儿臣府中,还有一名绝色女子,便是乌君的妹妹,乌云。将她赐给东宫,他对她的宠爱定然不在乌君之下!”

“他既对乌君下了杀手,便是起了疑心!你怎么还会以为,他会给机会一名宠妾要了他的命?”段乌维恼怒地瞪向段非邪,“像你如此头脑简单,朕若不帮你除掉他,你早晚死在他手上!”

“儿臣知错!”看着段乌维不悦的神色,段非邪不得不连连认错,“父皇所言极是!乌君在东宫三年,都尚未找到机会下手。看来,他果然极其谨慎,也极其狡猾!”

“哼!女人是最靠不住的,你怎知乌君是尚未找到机会下手,还是根本就不想去找机会?”段乌维道。他自然知道,他那长子对天下女子的吸引力,“所以,她被他射杀了也好,免得日后泄露了机密。赐他美姬之计,莫要再提,须再想他法!”

段乌维甚至有些暗暗后悔,早知这个长子是真正的帝皇之才,当初便不该听从查氏的鼓惑,为了要他的命而突袭月国,甚至在他回来后又数次设计杀他。

当初,自己太过宠爱查氏,为了她竟然决定舍弃这个庶出长子。可是,这个儿子实在是太不寻常,不仅在北国活得好好的,还在短短数年内立下战功,在朝堂上下赢得赫赫威名!

如今,他段乌维却是骑虎难下了。

不舍得再杀段寂宸吧?却又怕他已然知晓真相,或终有一日会知晓真相!

一次次狠下决心斩草除根吧?却又每次均功亏一匮,被那聪明绝顶的段寂宸轻易躲过!

“是,是,儿巨明白!”撞了一鼻子灰段非邪,听到段乌维的训斥,连连称诺。

正在此时,一阵马蹄声传来,百骑人马从林中冲出。段乌维抬眼看去,震惊不已!

是他?本知他日日练兵,自己一直有意防备着他,可他为何竟带着百名亲兵出现在自己的北郊猎场?

“儿臣见过父皇!”漆黑马背上的段寂宸,一身银白战衣,外披一件厚厚的墨色狼毛大氅。脸上,是绝美的浅淡笑容。 EKjm7YXn2mJHgJwIfEwutxyS414vQeJrEhvznDFn5T5815/Tm4N4iiuT7qGTewKj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