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47章 莫名情愫

思想间,段寂宸已迅速扯掉了两人身上的衣物。

熟悉的吻,熟悉的爱抚,熟悉的肌肤相亲,在阔别一个多月后,迅速唤起了她身体里的记忆。尽管心中是满满的恨、满满的抗拒与满满的屈辱之感,可身体的感受,却透过心中的痛意,诚实地蔓延开来。

他在她的耳边轻语:“看来,你并没有那么坚贞!”

他讥讽的话语,让轩辕惜儿再也无法忍受身体的沉沦。她一边手脚并用地奋力推拒他,一边大声说道:“放开我,你这禽兽,你这恶狼!”

语气中充满愤怒,却也几近绝望,她甚至要哭出声来。她知道,他是不会放过她的。她的所有拒绝与反抗,最终只是徒劳。

果然,他呵呵笑道:“我喜欢听你骂我禽兽,喜欢听你骂我恶狼!我便要让你看看,什么叫禽兽所为!”

他竟然,要如此羞辱她……

当一切归于平静,他仍伏在她身上,将她整个人压卧于床上。轩辕惜儿默然俯卧于枕上,让自己的呼吸和身体平复下来。突然,身上一轻,他已离开她,下了床。

尚未想到他会有何举动,轩辕惜儿便听到了宫女们鱼贯而入的声音。

“请太子妃回采荇阁。”她听到他的宫女清冷的声音。果然是他宫里的人,那语气同样冷得能结出冰来。

此刻,她仍趴在枕间没有抬起头,身上仍存留着他的温暖湿热,而他的宫女们便突然闯了进来,如同在她身上浇了一盆冷水,让她瞬间跌入冰窟。

她们如一道冰冷的墙,立于床榻前,手中捧着她的衣物,眼神冰冷地看着她曼妙伏于床上的身子。

没有多说一句话,没有多停留片刻,轩辕惜儿大方地起了床,傲然张开一双美臂,等待着他的宫女将纱衣披于她完美的娇躯之上。

虽然心中羞涩不已,然而,她知道自己必须习惯这一切。她要像所有的宫中妃子一样,忽略宫女们的存在,甚至于,从容地在宫女们面前承受君王的雨露恩宠。

……

此后,段寂宸隔三岔五便召轩辕惜儿到寻月阁侍寑。

轩辕惜儿不再徒劳反抗,也并不刻意对他展露笑容,费力讨好。她只做一个太子妃应做的一切,严严地管住自己的心,压住自己的恨,任他折腾摆布。

转眼已到深冬十一月。

北国冬日的严寒,要比东昊难熬得多。不过,北国人都爱穿着野兽毛皮做成的衣裳,特别是王公贵族们,身上的毛皮冬装,既保暖,又好看。

换上冬装的轩辕惜儿,倒能很快适应这种酷寒。而在北国宫殿之内,均有厚厚的皮草门帘将寒气隔在门外,室内又点起了暖炉,更是让人感觉舒适温暖。

就如这夜,门外北风呼呼,寻月阁内却是温暖如春,床榻上更是春色无限……

清晨。

宽大华贵的床榻之上,段寂宸缓缓睁开一双凤眸。没人看见他眸里流光溢彩,摄人心魂。

而映入他眼帘的,却是轩辕惜儿近在咫尺、美得惊人的恬静睡颜。吹弹得破的娇嫩肌肤、小巧而高翘的鼻子、润泽而柔软的樱唇,还有那浓密而微卷的长长睫毛,帐外透进来的晨曦,为它们在她脸上投下了两排长长的影子……

她真的长得很美!

段寂宸从来没有如此安静、如此近距离地盯着她细看。心中一动,他不由自主地抬起一手,用拇指轻轻抹过她长长的睫毛。

“母后……”睡梦中的轩辕惜儿轻唤一声,动了下身子,再次沉沉睡去。

她梦见了她的母后?段寂宸面无有情地望着她,神色莫测。

有母后可以梦见的人,多么令人羡慕?

她仍然睡得很沉,她一定很疲累了吧?昨夜,他把她折腾得太久太狠,仿佛要将他这辈子想要的一切,均悉数从她身上探索求取!

别说她累,便是他自己,尽管谨记今日有极其重要之事,不也一觉睡到如今?

轩辕惜儿小嘴轻轻一抿,脸上浮起了幸福的笑意。

她竟有两个浅浅的梨涡,如此迷人!段寂宸有些失神,也有些惊讶。为什么以往竟没有发现她有梨涡呢?

也难怪,她平日在他面前笑得不多,笑得开怀的时候就更少了。印象中,她笑得最开怀的,便是他带她着去打猎,见到阿苍的那几次吧?还有,她亲手为他做了长寿面,端来与他一起吃的那一晚。

想起那晚,段寂宸心中竟涌起一丝从未有过的莫名情愫,轻轻皱起眉头,盯着她的眼神,渐现痴迷之色。

他没有发现自己的不妥,自然亦不知自己一向冰冷漠然的眸光,此刻竟温柔如水!

缓缓地,他凑过脸去,轻轻地,一下一下地吻着她的脸颊、樱唇与两排睫毛。

不知过了多久,终感满足的他才停下来。想到今日之大事,他突然掀被下床,披上了自己的衣裳。

走出寑室之前,他回眸看了她一眼,口中轻语:“今日若事成,此后,便让你一直伴在我身边吧!”

……

北郊皇家猎场外,守卫极其深严,因为皇上今日正在冬猎。

北国的皇室贵族,虽然身份尊贵,却都是在马背上长大,一年四季均要在皇家猎场进行多次狩猎活动。像太子段寂宸,更是几乎日日带着精兵在西郊猎场练兵打猎。

所以,当段寂宸带着千余精骑来到北郊猎场时,负责守卫的宫廷侍卫长拍马远远迎了上来,话语中难掩惊讶:“太子殿下为何在此?”

太子段寂宸一向是在西郊猎场练兵打猎的。而今日,不过是皇上最平常的一次小型冬猎行动。随猎者并不多,只有二皇子段非邪、鸾歌长公主与长附马,以及太师蒋淳、太尉柯靖等部分近臣。

“皇上冬猎,孤欲作陪!”段寂宸冷声说道,“有何不妥吗?”

听出太子话语中的不悦,侍卫长慌忙道:“不敢!请殿下稍作等候,在下立即去向皇上禀报!”

“孤到北郊猎场来,难道还须通报才能入内吗?”段寂宸傲然道。

侍卫长一时犹豫不已。按理说,皇上在场内打猎,任何人都不得擅自入内,可面前是在朝堂上下皆享有极高声誉的一国储君,是皇上的亲生儿子,皇上此前并没有特别交待过,若太子前来,是否可以未经通报便让其入内。 RbTyc6luZ7Es62A3ugmxegHyvxjVMUG2uQrHZqp+0z8IvgatXhZ5M4MwWA/ILCj8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