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46章 不辱使命

“是,因为你根本便不配称为人!世间最毒的猛兽恶蛇,也逊你三分!此刻,我宁愿落入狮虎豺狼之手,也不愿与你多待一刻!”想起无辜惨死的白马与乌君,轩辕惜儿再也难抑悲愤。

此刻,他重重地压在她的身上。她无法推开他,也无法逃离他的桎梏,她只能用心底的憎恨与眼中的厌恶,将他拒于千里之外。

望着她似要喷出火来的一双美眸,以及内里毫不掩饰的嫌恶之意,段寂宸轻轻放开她,慢慢从床上站了起来:“很好,咱们拭目以待!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寑室。

……

轩辕惜儿以为,她终可以远离他的纠缠,守住自己的身与心。可是很快,她便发现,她又一次错了。

翌日黄昏,太子殿总管事郑公公带着一众侍从到采荇阁传达太子旨意:“太子殿下有令,今夜传太子妃到寻月阁侍寑,请太子妃早作准备!”

轩辕惜儿一阵愕然。原来,他竟真的不会轻易放过她!

与他成亲大半年来,一直都是他到她的采荇阁中来,如今两人撕破假面,他终于首次传她这太子妃到寻月阁侍寑。

送走郑公公后,落儿马上安排侍婢们为轩辕惜儿准备晚膳及洗浴打扮。轩辕惜儿就如一个木偶般,任由侍婢们摆布,脑中却在飞速地想着应对之法。

若他到她的采荇阁来,她可以由着心意拒不接受他的宠幸,甚至以死相抗。可是如今,他郑重其事地下达太子旨意要她侍寑,她可以拒绝吗?

若然抗命不去,此事定然人尽皆知。

消息很快便会传到皇上、皇后等人耳中,甚至会传遍整个皇宫以致莫都。东昊的和亲太子妃,竟然拒绝侍寑,那么,皇上会怎样想,众臣又会怎么想?此事传扬开来,东昊的父兄与母后会怎样想?而东昊与北国维持了二十多年的停战交好,又会受到何种影响?

犹豫不决,思前想后……终于,她脑中豁然开朗,不禁面露一丝苦笑。

她怎么又忘了?从她决定和亲北国那日起,她便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她再也没有资格和权利顾及个人的感受与想法。她不再属于她自己,她惟一的身份便是和亲长公主,她活着的惟一意义便是不辱使命!

既然是段寂宸的太子妃,她又怎能凭着自己的爱恨喜恶,拒绝他的宠幸,拒绝她所应做到的一切?

望着镜中洗浴过后更加美得惊人的娇颜,轩辕惜儿最后一次弯了弯唇角,为自己悲哀一笑,之后,脸上恢复了恬淡与沉静。

“走吧!”她慢慢地站起来,转过身,轻轻说了一句,便带头向门外走去。落儿等人跟着走出了屋子。

采荇阁庭院中,一抬精美的紫色轿辇正候在那里,八名抬轿的年轻公公立在轿旁等候着。

从采荇阁步行到寻月阁,也用不了多久,可段寂宸竟如平日召姬妾侍寑般派了轿辇来接人。只是,平日用的都是四人轿辇,她是太子妃,自然要更加隆重其事,派出八人大轿来接!

侍寑一事,他一切都按规矩来办,功夫做得很足。既然如此,她也该按部就班,将此事做足做好才是!扶着落儿的手步上了轿辇,她缓缓坐下。

轿辇依照的是北国皇帝召寑妃子的辇车,由于东宫不大,便由马匹牵拉改为众位公公步行抬轿。

坐于没有布帘遮挡的轿辇内,轩辕惜儿任由夜风将沐浴后散落的一头青丝轻轻拂动,心中暗暗劝慰自己:无须担心不知如何面对他,只须,将今夜之事当作一项使命来完成便好!

轿辇在寻月阁前停了下来,轩辕惜儿下了轿,在东宫侍女的指引下缓缓走入段寂宸的寑室。

大半年来,她极少步进寻月阁。她不知道,段寂宸的姬妾到寻月阁侍寑,是否也是到他的寑室。但是,她极力不让自己去想这些问题。

她是和亲太子妃,侍寑是她的职责之一,至于所有细枝末节,都无关紧要。

寑室内,暖红色的烛火明亮而暧昩。轩辕惜儿暗吸一口气,抬步进入,将一众宫女和公公留在了门外。

段寂宸身着白色便衣,披着一头墨发坐于案桌前。他没有抬起头,目光仍停驻在手中的一册书本上。

轩辕惜儿静立门边,一言不发。她已经依照他的命令来到寻月阁侍寑了,至于她如何侍寑,这并非外人所能知晓,因此,亦不是她需要考量的问题。

良久,段寂宸终于放下手中书本,缓缓站了起来,俊魅的脸上带着一抹玩味的笑意,凤眸微挑看向她。

轩辕惜儿装作看不到他的表情,目光毫无焦点地看向前方地面。

段寂宸抬起脚步,慢慢走到了她面前:“怎么,才一日,爱妃便想通了么?”

轩辕惜儿面容恬淡,默然不语。他要取笑她,终于不得不让步为他侍寑吗?那么,便随他吧!只是此刻,她无须刻意迎合讨好他。

“好大的脾气!在给孤脸色看么?”段寂宸一步上前,一把掐起她的下巴,狠厉说道,“孤倒要看看,你要清高到什么时候,又能坚贞到什么时候?”说着,他松开她的下巴,一手拦腰拎起她,几步来到床边,毫不怜惜地将她扔上床去。

“啊!”轩辕惜儿不禁轻唤出声。虽然床上有柔软的被褥,可她仍被他扔得身上微微吃痛。

段寂宸如饿狼般扑了上来,不由分说地含着她的唇一阵啃吻。好一会儿,他才抬起头,盯着她的双眸,冷冷讥道:“怎么,惜儿的短剑呢?”

轩辕惜儿别过脸,不去看他。

她知道,他在有意折辱她,嘲笑她不得不后退让步。是啊,事实便是如此,她最终不得不屈服于他,违心地在他身下婉转承欢。可是,这却是她不得已的选择。

她记得,乌君临死前说过,段寂宸当初派人到和亲路上掳走她,想借机向东昊发难。如此看来,他早已决意不顾两国缔结的友好盟约了。或许,他正在寻找一个机会,挑起两国之间的事端吧?在形势未明之前,她不愿因自己的任性,而让他抓到东昊任何的把柄。

那么,便关起门来,默默承受他的取笑与折辱吧! RaO/ei12RydQJq0gr24I5Zv7osAdpiNcL6/1WQUht/PUC3iBYbQIkN0Fpl/7grrQ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