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45章 冒险游戏

“请殿下与太子妃下车!”一位近身侍从在车外恭敬说道。

段寂宸凤眸一眯,放下把住轩辕惜儿后脑的手,站起来,迅速下了马车。

轩辕惜儿如获大赦,暗暗舒了一口气,随后慢慢起身,步下马车。

回到采荇阁,轩辕惜儿暗暗庆幸终于摆脱了他的纠缠。既然他舍弃了她的真心,那么,她会紧紧守护着自己的身与心,不让他再有任何伤害自己的机会。

然而,很快她便发现,自己以为摆脱了他的想法实在过于天真!

当夜沐浴过后,轩辕惜儿披着轻柔的纱衣从浴池步回寑室,却见一身白色华贵便服的段寂宸,竟出现在他有月余未曾踏足的采荇阁内。

“你,来此作甚?”轩辕惜儿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疏离与不悦。

“来此作甚?当然是来宠幸孤的太子妃了。怎么,惜儿不愿?”

“是,我宁愿死,也不愿!”

“死?”段寂宸一下便闪到了她身前,轻皱眉头,凤眸中似有怜惜,“如此,为夫如何舍得?”

他冰冷的眸中,竟又有了让她难以置信的温柔。他一定是觉得,之前伤她,伤得还不够深吧?

“你一直假意对我好,便是为了狠狠地伤害我,以报复我的父皇吗?”轩辕惜儿眼角带着冷冷笑意。

“我一开始也以为自己是假意,”段寂宸的话语缓慢低沉,真假莫辨,“可是,到了后来,连我自己都分不清,哪些是真心,哪些是假意了。那日将鸣镝对准你之时,我突然便改变了主意!我决定留下惜儿,今后无论两国是否开战,我都不会要你死,只要你老老实实地待在我的身边。”

“殿下如果想要惜儿相信殿下是真心,那还是不必白费功夫了!堂堂一国太子,又何必再玩这些男女间的无聊把戏?”

“我说过了,只有我们两人时,要叫我的名字……”说着,段寂宸突然一手将她扯入怀中,一手扣住她的后脑,猛然低下头,再次开始吻她。

被他紧紧扣于怀中,她瞬间便被他夺去了呼吸,身体几乎动弹不得。

那吻,如今却让她不敢再沉醉。她清醒地记得,一个多月前,他将夺命鸣镝对准了她,随后无情地射杀了可怜的乌君!

心底满满的仇恨与愤怒,此刻迅速膨胀起来,让她不顾一切地开始挣扎抗拒,踢打啃咬,意图摆脱他的禁锢与掠夺。然而,娇弱的小羊又如何能逃离强大狮狼的控制?

他似看笑话般,任她在怀中徒劳挣扎。微眯凤眸,他干脆一把抱起她,几步走到床榻边,将她扔了上去。既已撕开了面具,他又何须再在她面前刻意温柔?很快,她便会明白自己的处境,明白她该做些什么,不该做些什么了!

“你这个禽兽!”好不容易逃离他的禁锢,轩辕惜儿再无法控制自己的怒火。

“呵呵,你如今才知你嫁了个禽兽?你们东昊有句话,‘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纵使我是禽兽,你也只得随我!”段寂宸冷冷讥笑着,欺身压了上去,“我的太子妃,怎地变得如此不聪明?看来还需为夫好好调教!”

胸口却在即将贴上她的娇躯时,感到了尖硬之物的抵触。他低头扫了一眼,随即冷眸带笑看向她。

“你滚!不要碰我!”轩辕惜儿沉声说着,双手紧紧握住了顶着他胸口的莫离短剑,生怕再被他轻易夺去。

“滚?哈哈,看来轩辕澈把你养得太娇纵了,竟敢对夫君说出如此不敬的话?难道你不懂得,一个女人,永远没有资格拒绝自己的男人?”

在轩辕惜儿尚未明白莫离剑是如何到了他手中之时,他左手已倒提起那柄短剑,伸到床外。一松手,“啪”的一声,莫离剑落到了地上。

“看起来是把好剑,可惜儿不该总想用它谋杀亲夫……”说着,他的声音再次变得低魅,俊脸凑近了她,似乎要让她再次迷醉在他的温柔之中。

“谋杀亲夫?我们有何夫妻情份可言?”轩辕惜儿讽道。与他成亲半载,她曾经以为的夫妻情份,在那鸣镝之前竟是如此可笑,如此不堪一击!

“惜儿还在恨我?”他嘴角勾起不屑的笑。他终是留了她一命,她竟然没有一丝的感恩戴德?

轩辕惜儿一言不发地盯着他,美眸中蕴着深深的恨意。

是的,她恨他!此恨,永生难忘!

“那便恨吧!我要带你着深深的恨意,留在我的身边!”段寂宸嘴角勾起别有意味的轻笑。

他要与她把那个游戏继续玩下去,不管她是否恨他。至于游戏的结局如何,他如今并不知晓,亦不急于知晓。

他向来喜欢冒险,不知结局的游戏,岂非更有意思吗?这样的游戏,要找到一个够得上与他交锋的对手,也是极不容易的。如今竟然被他碰到,他怎能不兴奋莫名?

轩辕澈的女儿,果然有点意思。他日与轩辕澈沙场决战,幕后对阵,一定更有意思吧?人人皆言轩辕澈号称“东昊战神”,当年让北国人闻风丧胆。如此有辱北国颜面的“战神”,他段寂宸此生又怎能不会上一会,与他一比高下呢?

“乖乖地陪在我身边,只要听我的话,惜儿会活得很好。”他又诱惑道。刚刚抛掉莫离剑的左手早已收了回来,修长手指轻轻抚上她迷人的俏脸,似带着无比的怜惜。

“惜儿早已死了。在殿下的鸣镝射出的下一刻,惜儿便已被万箭穿心而死,又怎可能在殿下身边活得很好?”她冷声说道,毫不掩饰自己的恨与不屑。

段寂宸凝望着她,许久,才又冷然一笑,带着无比的同情:“惜儿怎么到此刻还不明白呢?你既已嫁给了我,我要你死,你便得死!我要你活,你便得活!否则……”

“否则如何?莫非殿下以为,只要你愿意,便可以拿我去威胁我的父兄?”轩辕惜儿几乎要嗤笑出声。

她奋力扭过脸,避开他抚到她脸上的手指,清冷的美眸转向门边,不屑于再看他一眼。

她竟敢如此轻视他?手指猛然落空的段寂宸,气恼地再次一手握着她娇俏的脸,将她扭过来与他对视:“哼!好大的胆子!惜儿就这样不愿见到我?” /+kug8gCX5DBqHAK2apyinGSipOcU1OnaW1q6AetHgBVviEJjT7Tz97GH+V08f3D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