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40章 野心勃勃

此后一个余月,段寂宸没有再踏进采荇阁,也没有再传她见面。她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把狠狠伤害她以便为姑母报仇之事给忘记了。

还是,他以为目的早已达到?堂堂一个东昊长公主、北国太子妃,竟被夫君在万人面前当成了箭靶子,虽侥幸未死,却被软禁遗忘于这东宫之中。若然有人了解内情,必会觉得她如今处境可怜吧?

她倒宁愿被那毒如豺狼的人遗忘于这方寸之地。可是,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段寂宸野心勃勃,今后东昊北国若然开战,她又如何能继续安稳地躲在这里?即使两国永不开战,段寂宸又怎么允许她一直占据着这太子妃之位?

作为一国太子妃,无论是在东宫,还是在整个皇宫,都应该承担着更多的使命。就如这日,段寂宸虽与她月余不见,却派人前来传话,即将带着她一同参加宫中午宴。

换上盛装,轩辕惜儿带着落儿等人,缓缓向东宫大门走去。

她不知道,自己与段寂宸相见,将会是怎样的场面。她听说,这一个多月来,段寂宸每日都在紧张练兵打猎,有时甚至数日不回东宫,与他的一万骑兵在外风餐露宿。

手中不过才一万骑兵,他便如此紧张在意,废寑忘食地日夜操练,此人野心与严苛,可见一斑!只是,他如今出奇招练兵,不知又有多少好马或是无辜之人,死于他的鸣镝之下!

当她走到东宫正门时,那高大的白色背影正立于门前,等着她。

白衣白袍,身姿槐梧,气质尊贵,除了在白色貂毛缠绕下披于脑后的长长墨发,他全身上下几乎都是一片纯净的白。可是,谁人知道,在他纯净洁白的外表之下,竟是一颗黑色的心?

轩辕惜儿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了讥讽的笑。

段寂宸缓缓转过身来,俊美无俦的脸,在白衣白袍的映衬下,仍是魅惑得让人不敢直视!

轩辕惜儿收起嘴边的冷笑,对他款款行礼:“妾身见过殿下!”

不是她作了让步,更不是她已原谅了他。而是,在众人面前,她必须对他保持必要的礼节。

“爱妃让孤好一阵等!”段寂宸俊脸上浮起了浅笑。

看来,他的表演比她更到位!轩辕惜儿暗暗自愧不如。此刻,自己还冷着一张脸呢!而他,却已是一副情深意浓的样子。

从东宫到举办宫宴的延心殿,需要坐一小段路的马车,段寂宸仍是与她共乘一车。轩辕惜儿一路垂首低眸,不愿看他带着讥讽笑意的脸。

两人一路默然无语。幸好,不到一刻钟,便要下车了。轩辕惜儿抬起头,见他正靠在马车上闭目养神。

多么无害的一张脸啊!

尚未感慨完毕,那双好看的凤眸已猛然睁开,凌厉的灼灼光华迅速为那张无害的脸添上了一股倨傲尊华之气!

看见轩辕惜儿,段寂宸的嘴角弯起一抹浅笑:“惜儿就如此情深款款,看了为夫一路?”那抹浅笑,让人看不懂是讥讽,还是自得。

轩辕惜儿微微转首看向马车门,不作理会。

他已迅速站了起来,跳下马车。侍从从外面撩起了门帘,他在车下向她伸出一手:“:爱妃,小心下车!”

想着车外便是陆续前来赴宴的高官贵戚,轩辕惜儿几乎没怎么思索,便站了起来,将纤手放入他的大掌中,借着他的力下得车来。

他要在外人面前演戏,她又何尝不是呢?东昊的和亲长公主,又怎可以与太子感情淡漠,为两国和亲佳话抹上不和谐的一笔?

他牵着她的手,两人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如一对盛装华服的俊美璧人,缓缓步进延心殿。

宫宴的由头,是欢迎戍守西南边陲的将军乌木隆。北国的东南面是东昊,东北面是东胡,而西南面则是月国。这个乌木隆,三年前在两国定下互换质子盟约十二年后,突然率兵攻打月国,最后双方战和。而段寂宸便是在此次战争中,从月国盗马逃回。

宫宴上,虽然皇帝段乌维与群臣都对乌木隆热情款待,频频劝酒,但段寂宸与楚祁却都一脸漠然。

轩辕惜儿心中了然。乌木隆突袭月国,让段寂宸差点死于非命,段寂宸又怎么可能不恨他?而作为率兵进犯月国的北国将军,楚祁对他自然也不会有善意表示了!

当她带着些许理解与同情看向楚祁时,楚祁清冷的目光也正向她看来。两人会心地相视一笑,笑意几乎微不可察。之后,便是默然。或许为了避免段寂宸借故生事,两人竟都不再看彼此一眼。

丝竹舞乐上演不尽,劝酒之声此起彼伏,热闹的宫宴却让人感觉烦闷。宴饮尚未过半,轩辕惜儿便再也难以忍受。她悄然起身,为免引人注目,她对落儿作了一个莫要出声的手势,便独自一人从宴席后方走出了延心殿。

走在开阔回廊上,她终于舒了一口气。她自小在东昊也参加过不少宫宴,可东昊的宫宴皆是仙乐飘飘,笑语盈盈,让人身心愉悦,又怎会如此嘈杂混乱呢?

果然是蛮夷之地!轩辕惜儿内心不禁暗叹一声。

虽然北国的宫殿楼宇,皇权帝制,官职文化等,近百年来皆完全效仿了东昊,可是,他们仍然保留着游牧部落茹毛饮血的某些习性。就如那段寂宸,即便外表再是俊美悦目,可内里也不过是个没有心,没有感情的野蛮凶残之人!

心中想着要舒缓一下内心的郁愤,她脚步不由自主地向湖边走去,却在转过一个回廊时,突然撞见一个身穿藏青色华服的身影!

面前那个俊俏少年,正一脸坏笑看着她。

心中油然而生一阵厌恶!这段非邪,与他的兄长一样,都笑得邪佞而不怀好意。

令轩辕惜儿有些奇怪的是,段非邪并未做过任何对不起她的事,她却无缘无故对他心生厌恶。难道,就因为他是段寂宸的弟弟吗?可想起那个对她做尽了丧尽天良之事的段寂宸,她心中便只有难以言说的恨意!

“王嫂欲到湖边散步吗?”段非邪带着邪邪的笑走近了她,“非邪陪王嫂一同漫步散心,如何?”

听着他狂妄的话语,轩辕惜儿内心惊愕。她冷着脸,正色道:“不劳二皇子相陪。本妃累了,要回宴席上坐着。”

说完,她转身便走。 Ycw6lVupcWD/iaL67+giM0jSya2NwkBmneVPl9JHFvnu3azMeuGU2tD+EAvi/FOc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