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39章 撕毁盟约

“我想,姑母一定有所误会!”轩辕惜儿看着段寂宸,认真说道,“我不知她对父皇有过怎样的情意。可是我知道,父皇今生所爱,只有母后一人!在认识母后之前,他从未喜欢过世间任何一个女子。因此,他对你的姑母,又何来移情别恋、始乱终弃之说?”

她知道,段寂宸既非善类,他的恨也便没有任何道理可言。可是,作为女儿,她此刻有必要为父皇辩白一番。父皇此生只为母后一人专情,并因此舍弃了天下间不少女子。爱的缘份,又怎说得清谁对谁错,谁辜负了谁呢?

“哼!负情寡义之人,要找借口何其容易?不管如何,他造成了姑母一生的痛苦与不幸,便是罪不可恕!”段寂宸脸上阴狠之色渐浓。

果然,他的恨是没有丝毫道理可言的!

轩辕惜儿内心冷笑不止。要说负情寡义,别说父皇,天下间又有哪个男子,比得过他段寂宸呢?据她所知,父皇从不屑于去欺骗哪个女子的感情,可段寂宸,却懂得如何把握女子的情感心思。他驾轻就熟地为她们营造一个幸福的美梦,再无情地亲手将这个美梦打破,进而,再伤透其心,夺去其命!

他对她,是如此;他对乌君,何尝不是如此?想到此处,轩辕惜儿不欲再与他争辩,只淡然一笑:“就是因为你的姑母,你便要将我置于死地?”

“没错!”段寂宸脸上的狠厉之色又变成了冷笑,“谁让惜儿姓轩辕呢?惜儿可是轩辕澈与他心上人所生的女儿呢!惜儿可知,姑母每日见了你,是如何的心如刀绞?姑母是我一生中最重要之人,没有姑母,便不会有我段寂宸。因此,世间谁对不起姑母,谁便要付出惨重代价,包括他的女儿!”

“既然你如此在意姑母,那你为何要我来北国和亲嫁你?难道,你存心要她日日见我,心中不喜吗?”轩辕惜儿气恼质问。

“呵呵!”段寂宸冷笑着摇了摇头,“如果孤不娶惜儿,姑母的心病如何能好?二十二年来,她日日想着你父皇母后在东昊幸福快乐,惟有暗自忧伤垂泪。如此下去,只怕此生都难逃伤痛,郁郁而终了!”

“只有亲眼看到负心人的痛,她的心病才能彻底治愈!”段寂宸邪佞地盯紧轩辕惜儿,“孤听闻,轩辕澈最宠爱他的三个女儿。孤便想,如果孤将他的一个女儿娶了来,他会如何的牵肠挂肚?”

“你……”真的好卑鄙!轩辕惜儿几乎便要冲口而出。

“孤还想知道,假若他日两国开战,一面是爱女的性命,一面是国家的生死存亡,他又将会如何决择!他是否难以面对,痛苦不堪?还是,会大义灭亲,舍家为国?”段寂宸脸上的冷笑更加邪佞。

原本,他准备慢慢地与她把那个温柔游戏玩下去,只要最终让姑母心中痛快便好。可是,姑母近来竟在他面前伤心落泪,怕他的心被这东昊长公主夺了去。既然如此,他便没有必要再留着她的命了。

用鸣镝射杀他一向宠爱的太子妃,既可达到鸣镝练兵的目的,又可让姑母放下心中块垒,更重要的是,北国与东昊便可因此撕毁盟约,再起纷争!

此举,可谓一举三得。

北国,如今太需要一场巨大战争了。在他的太子地位岌岌可危之际,若起了一场涉及国家生死存亡的战争,父皇又怎敢再想尽办法除掉他,立段非邪那废物为太子?

而他,心中早有计谋,他要夺回本该属于他的一切。即使举事不成,他也可退而请命到边关攻打东昊。战场,才是他真正扬威立名,收服人心的地方!

“难道,你竟想撕毁两国二十多年的友好盟约吗?”轩辕惜儿震惊不已,“皇上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那么,若孤成了皇上呢?”

“你……”

“哈哈哈!惜儿为何如此紧张?难道,竟是怕你的父皇冷酷无情,终不顾你这个女儿的死活?”

轩辕惜儿淡淡冷笑:“殿下不会有机会知道这个假若的结果。因为,惜儿绝不会让自己成为他人要挟父皇的工具!”假若真有两国开战的一日,作为东昊的长公主,她便不该在北国苟活了。尽管,她并不想死,但若时势变幻,又哪里由得了自己呢?

“是么?”段寂宸眼中讥讽之意渐浓,“惜儿要以身殉国吗?孤倒真想看看,你如何做到!”

说完,他再也不看她一眼,猛然转身,拂袖而去。

……

第二日一早,轩辕惜儿便见到了被段寂宸放了回来的澜衣。

澜衣脸色仍然有点苍白,她跪在轩辕惜儿面前,细细禀报着前一日的遭遇:“奴婢尚未走近太师府,便被东宫的人带了回来。奴婢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太子妃的信,却被他们搜去了,是奴婢没用……”

看来,还是段寂宸老谋深算,自己的一切谋划,竟皆在他的监视算计之中。

“他们没有为难你吗?太子可曾说过什么?”轩辕惜儿关切问道。

“他们没有为难奴婢,奴婢也没有见到太子爷。”

轩辕惜儿站起来,走到澜衣跟前将她扶了起来:“澜衣,你辛苦了,先下去歇息一阵吧!”此刻,她虽然仍不敢对澜衣完全信任,对她的好感却是又多了些。

她明白段寂宸为何轻易将澜衣放了回来。

那封给蒋太师的信函,光从字面上看没有任何异常,但是,蒋太师若然接到信函,必会感到意外。自嫁入东宫之后,轩辕惜儿与蒋太师几乎没有任何过联络接触。而作为太子妃,写信邀请太师去观太子狩猎,也是一件不太合常理之事。

段寂宸看到这封信函,自然知道她不过是在设法搬救兵。然而,或许这些在他眼中皆不过是个小把戏,他根本不屑于与她计较,更不屑于去为难一个奴婢吧!

澜衣才起身退下,便有一位公公到采荇阁来传太子口谕:“太子有令,太子妃身体不适,极需静养。体谅太子妃晨起辛劳,太子已向筱鸢长公主及皇后陈请缘由,此后,太子妃无须再晨起请安,只须在采荇阁中自行休养即可!”

“麻烦这位公公回话,本妃对太子殿下关心感激不尽!”轩辕惜儿道。原来,他竟要将她软禁于这采荇阁之中。是怕她出外联络蒋太师,还是怕她再给筱鸢长公主添堵?

如此亦好,轩辕惜儿内心冷笑。如今想来,无论是皇后,还是筱鸢长公主,都是面是心非之人,与她们打交道,也着实让她心累得很。如今可以不见,倒也落得个省心、清静。 6D+Hdb50YkaQUGKa3kmATFZhfNILg82fr5CVnBorQ6oylaEWI2y/FDV/SetqT9eQ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