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38章 毒如豺狼

轩辕惜儿难抑悲愤,她翻身下马,几步奔到乌君与那马匹尸首旁。看着地上的惨状,她双手捂嘴,悲愤的泪水决堤而出!

转首看向一脸冷漠的段寂宸,她猛然走前几步,指着他大声骂道:“你一定不是人!你狼心狗肺,你禽兽不如,你毒如豺狼……”

她一向是性情沉静之人,即使知道他要射杀她,她也还能对着他露出不屑与讥讽的微笑。可此刻,看着另一个女子遭了他的毒手,上演着本该属于她的命运,她再以难抑心中的无边恨意!

她指着他痛骂,却再也骂不出更多的言辞来。天下间,还有什么言辞足以形容他的狠毒与无情呢?

“来人,太子妃在此阻挠练兵,将她送回皇宫!练兵打猎继续!”段寂宸面无表情地说完,便见姬惑策马来到他身旁,与他耳语了几句。听完,段寂宸抬首看了一眼轩辕惜儿,眸底深幽。

几名士兵走到轩辕惜儿身前,道:“请太子妃回宫!”

轩辕惜儿知道再说无用,带着悲愤的泪水转过身,骑上马,在士兵的伴随下奔向来路。

她没有想到,自己本到猎场赴死,却这么快便能回去了。

她更没想到,丢了命的竟然是同来的乌君。而片刻前,她还在安慰乌君:“你不会有事的!”

却原来,她无意中骗了乌君,而段寂宸,更一直都在无情地欺骗着乌君的感情!

望着轩辕惜儿远去的背影,段寂宸对姬惑沉声道:“澜衣可有进入太师府?”

“尚未,她正准备入内,便被我们的人截住了。她什么都不肯说,但她身上有太子妃写给蒋太师的书信。”

“什么都不肯说?”段寂宸嘴角勾起讥讽的冷笑,“孤派去的人,何时竟成了她的心腹?”

……

站在寑室窗前,望着月下树木的暗影,轩辕惜儿拢了一下身上的纯白兔毛披风。八月才刚刚过去,北国的深秋便已相当寒凉。此刻,月下庭院再是寒凉萧索,也比不过她心中的冰冷萧索。

今日,她再次差一点便要命丧乱箭之下。想起段寂宸手中对准了她的冷冰箭镞,想起那日他的鸣镝射散她的满头青丝,她如何能压下心底对他的恨意?

狠辣无情,毒如豺狼……不,这些言辞根本不足以形容他的可怕!

世上的狮虎豺狼,都只是咬断猎物的咽喉,然后再吃下它们的血肉。

可他,在残忍地毁灭猎物的肉体和生命前,还能想到,狠狠地玩弄和伤害猎物的心!

他要让猎物在死去之时,感受着身与心双重的痛楚与绝望!他是那个可怕的猎人,而她,便是他戏耍玩弄的猎物。

让一个人死在她深深爱着,并以为对方也深深爱着自己的人手里,那该是如何的身心俱裂?

她想她大概明白了,他今日之所以没有夺走她的命,或是因为他看见了她的笑,他以为她的心还不够痛,这对他来说该有多大的挫败感?

她永远也不会让他得逞。只要不爱他,心,便永远都不会再痛!

冷冷一笑,她从窗外收回眸光。转过身来,却蓦然看见,那个熟悉的高大身影正站在房内!

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她以为他再也不会踏进采荇阁,可他那么快便来了。他到底意欲何为?

轩辕惜儿垂下眸光,静立不动。既然他已对她露了杀机,两人已如仇敌相对,她又何必再对他假意恭敬,卑微行礼?

只一瞬,那抹纯白便闪到了她面前。无比娴熟地,段寂宸用两只修长的手指捏起她的下巴,逼着她与他近距离对视。

那对凤眸,仍是如此秀美而深邃!轩辕惜儿的心,仍是无法抑制地狂跳起来。然而,却不再是因为心旌神荡,而是因为,恐惧,以及仇恨!

她面容沉静,眼神冰冷地直视着他。

“怎么?心中对孤充满了恨意?”段寂宸竟笑了起来,“还是,又爱又恨?”

浓密睫毛轻微颤动了一下,如蝴蝶扑闪了一下美丽的翅膀。轩辕惜儿继续静静地盯着他,没有回应。

“惜儿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夫君竟想杀掉自己,是么?”他的声音又变得低沉邪魅,“知道孤为何欲杀你吗?”

轩辕惜儿面无表情,声音冷淡:“因为你恨我的父皇。”

“呵,那你可知,孤为何恨你的父皇?”

“因为我父皇的提议,你被送去月国当质子。更因为,我的父皇没有娶你的姑母。”

“哈哈哈!”段寂宸突然大笑起来。

轩辕惜儿极少看见他这样爽朗的大笑,她心中暗暗感慨:上天为何如此不公?内心禽兽不如、丑陋不堪的一个人,竟长着这样一幅好皮囊。他笑得如此令人赏心悦目,仿似三月阳光般灿烂温煦,让外人轻易便被蒙蔽了去,以致无法识别他噬血凶残的真实本性!

“你可真让孤意外!孤到底娶了怎样聪明绝顶的一位太子妃呢?”段寂宸轻笑道。捏住她娇美的下巴,紧紧盯着她的眼眸,他的声音变得阴恻恻的,“你可知道,因为负心人的抛弃,孤的姑母此生承受着怎样的痛楚?”

轻轻松开手,他转眸看向窗外:“姑母十六岁时,父皇便将她许给了你的父亲。她苦等四年,终于等到你父亲的归来,可她等来的又是什么?”

“呵!”他冷笑一声:“等来的,是你父亲的狠心抛弃,不屑一顾!你的父亲,移情别恋于你的母亲,甚至为了你的母亲不惜饮下毒酒殉情。呵呵,那是怎样的一段旷世奇缘、人间佳话?那是多么重情重义的一个痴情男子?可是,世人可知你父亲的无情?可知他对姑母始乱终弃?当姑母在他面前将匕首插入腹中,即将死去之时,他却可以无动于衷,甚至头也不回地冷漠离去!”

轩辕惜儿震惊地听着这一切。她虽已知父皇是筱鸢长公主的心上人,却不知父皇与她竟还有如此一段过往!

“那一次,姑母大难不死,却从此留下了病根,身子虚弱不堪,时时卧床不起。可是,与她内心的重创相比,身体的损伤又算得了什么?你可知道,这二十二年来,姑母每日是怎样被痛苦和恨意所折磨,以至痛不欲生?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便是轩辕澈,你的父皇!”说着,段寂宸的声音突然变得狠厉。

他猛然转过头,一双凤眸狠狠地盯着轩辕惜儿,戾气毕露,似要用眼神将她杀死。 +vShDSYVk4NOOaqtncoT+kDCLm7bqMGovKJXkQUhKpjz2qqwNJz3aRwQ8yo3oIyu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