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36章 皇后人选

“惜儿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筱鸢长公主看向她,眼中寻求着答案。

“姑母莫要激动!那匹白马已经老了,又如何能跟殿下继续征战沙场?与其他日在战场上惨死于敌军箭下,还不如就这样送他上路。它是一匹惊世宝马,更不可能在马枥中寂寞老死!”轩辕惜儿看也不看段寂宸一眼,只低着头缓缓地劝说着。

她不愿让段寂宸听出她对那白马的惋惜与心痛,更不想让他听出她的恨意。马匹是有灵性的,或许,白马临死之前对它的主人只有不舍。可是,作为它的主人,段寂宸实在是不配!

“哎,你们尽说这些话哄我!可我,实在是舍不得那白马。”筱鸢长公主终于气顺了些,无奈地叹息道。

之后,她又与轩辕惜儿絮叨了一些日常小事。直到絮叨完了,轩辕惜儿才向她道别,准备移步去向皇后请安。

“去吧去吧!莫让皇后娘娘久等了。”筱鸢长公主说着,目送着轩辕惜儿离去。直到轩辕惜儿的身影再也看不见了,她才回过头,慈爱地盯着段寂宸,“这么个绝色人儿,你倒还真狠得下心,将鸣镝射向她?”

始终没有向轩辕惜儿看过一眼的段寂宸,紧盯着他的大姑母,脸上露出了俊魅的轻笑:“姑母不是担心她要将寂宸夺了去吗?寂宸这么做,还不是为了让姑母放心?”

“你这个狠心黑肺的狼崽子,做得出如此无情绝义的事,竟还要推卸到姑母身上来吗?”说着,筱鸢长公主叹了口气,感伤不已,“姑母此生一无所有,若你心里再没有姑母,姑母活在世上,还有什么念想?当真是生不如死!”

“姑母,请莫要再提这‘死’字。”段寂宸道,“天底下没人夺得了寂宸去,更没有人能再让姑母如此不舒心!”

“唉……”筱鸢长公主边叹着气,边伸出一手,轻抚了一下段寂宸的额角发丝,宠溺说道,“你倒是舍得让她死,可她也真不简单,三千精骑,竟没有一人敢将箭射出!你说,她如何做到这点?”

“哼!”段寂宸冷冷笑了一声,“是我手下的人胆子太小,慑于她东昊长公主与北国太子妃的身份!”

“未尽然!”筱鸢长公主笑道,“是因为,她身上有一股子气度,让男人们不敢杀她,更舍不得杀她!所以,你竟然射出了鸣镝,姑母实在是惊讶!”

“姑母舒心便好,又何须惊讶?姑母若不喜见到她,又何必要她每日来请安,见了徒添气堵!”段寂宸道。

“呵呵!”筱鸢长公主一阵轻笑,“她是他们俩的女儿,我不每日里见一见她,又如何能放得下这颗揪着的心?她若真死了,我可会想念得紧!”

说完一席话,筱鸢长公主竟忍不住连连喘咳起来。待她咳完,放开捂住嘴的白色帕子,段寂宸竟又惊赫地看到了几丝血红。

“姑母!”段寂宸急唤一声,焦虑地皱起了俊眉。

筱鸢长公主用帕子轻轻拭了拭嘴角,抬头望着段寂宸,轻轻摇了摇头:“姑母这病根子,时好时坏,这几日吃了太医的药又会好些,你无须担忧!”

段寂宸帮她轻抚着后背,眼神阴冷至极:“姑母莫要气恼!姑母何时要轩辕惜儿死,何时便是她的死日!姑母若想她活着,她会生不如死!”

“唉,你这孩子!当初决意要她和亲,为何也不跟我说一声?你以为杀掉他们的一个女儿,便会让我开心?”筱鸢长公主又道,“即使他们的这个女儿死了,他们仍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一对!再说,你若真的杀了东昊长公主,皇上那里如何交待?”

“哼!”段寂宸又是一声冷笑,“杀掉他们的这个女儿,可是太可惜了!他日北国与东昊开战,这东昊皇妹,可有用得很。总有一日,我要将那轩辕澈擒到这里来,姑母只须静心等待便是!”

“呵,姑母已经老了,要他来又有何用?难道,他还会爱上姑母?”筱鸢长公主一脸悲戚苦笑,哀伤神色愈重。

“终有一日,我要他在姑母面前痛哭流涕,追悔莫及!辜负了姑母的男人,我不会让他好过!”说着,段寂宸一掌拍在身旁的案桌上,冷笑着握紧了拳头,“他让姑母此生承受的痛,即使国破家亡也无法抵还!”

筱鸢长公主瞬间又陷入了回忆与哀伤之中,久久没有说话。

良久,她的思绪才回到眼前,轻叹了一口气道:“你这傻孩子,怎么就为了姑母,拿自己的终身大事去儿戏呢?你不是说,只有楚瑶,才配作你的皇后吗?如今,却又让轩辕惜儿作了你的太子妃!”

“太子妃并不见得便是皇后,姑母又何须替寂宸操心?”

“那个楚瑶,又是个怎样的绝色人物?难道竟要比轩辕惜儿还要美,竟让我的寂宸铁了心,定要她做皇后?”筱鸢长公主宠溺地看着他,饶有兴致地问道。

“不是因为她有多美,而是因为,寂宸早年便已许下诺言,要让她当我的皇后。也只有她,才配做我的皇后!”段寂宸眼神坚定。

“可是,那楚瑶是月国公主。你的父皇,如何能允许你弃舍东昊长公主,而去立月国公主为后?”筱鸢长公主面露忧色。

段寂宸脸上浮起一个瘆人的冷笑:“待我登基为帝那日,他早已……”

“你……怎可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筱鸢长公主连忙阻止他说下去,“姑母如今只是担心,那查氏日日在你父皇枕边吹风,你父皇终会受她盅惑,要立非邪为太子!”

段寂宸仍是冷笑不语。

“唉!我也听闻,你父皇如今处处针对打击你,甚至欲收回你手中万骑。我看,他果真有废你之意,你这太子之位可谓岌岌可危!”

“呵呵,他不是早就想废了我吗?”段寂宸眼中的寒气似能结出冰来。

“那么,你……”筱鸢长公主欲言又止,忧虑不已,“所以,你莫再想那月国公主之事。你如今该做的,是在你父皇面前好好表现。过两日我身子好些,便去找皇上好好谈谈,你毕竟是皇上的长子,皇上也不好轻易废你!”

“寂宸谢过姑母了!”段寂宸展露灿烂一笑,“姑母无须为寂宸忧心,寂宸知道该怎么做。”

“如此便好!”筱鸢长公主宠溺地看着他,骄傲说道,“我的寂宸如此出色,若不是庶出,何至于受这样多的苦?” 756dg5vM+MxFmAv1zfND1PIdzS2ymVxQOytLXSdo44WMmw6w2YlLyOTqfoqxlYyK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