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35章 温柔外衣

风,终于将脸上的泪水吹干了。轩辕惜儿让阿苍放慢脚步,等着乌君和那士兵追上来。

“太子妃妹妹!”乌君追了上来,声音仍因紧张而微微发颤,“我快被吓得半条命都没有了。”

轩辕惜儿侧首看她,只见她原本红润的脸此刻仍然苍白。尽管回首已看不到那三千精骑所在了,她的身子仍在微微颤抖,显然未从适才的恐惧中恢复过来。

“我以后,再也不想去看太子爷练兵了。”过了许久,乌君才又幽幽说道。

轩辕惜儿面无表情地转首,茫然看向前方。宫中的车马还在那里等着她们。

以往,她喜欢待在东宫太子殿,甚至渐渐地爱上了那里的一草一木,尤其是她所住的采荇阁。那里的一桌一椅,一床一榻,都属于她,也属于他。那些物件上,有她无意中抚过的指痕,亦有他时常到来而留下的沁人气息。

可是如今,她突然很怕回到那里去。因为她已然清醒,那里并不真正属于她,而只是他骗她、戏她、囚她的一个宠牢。她今生再难逃离的那个宠牢,此刻已是一个充满危险的所在。只怕,他下一刻便要她死在采荇阁中,她也无力反抗,亦无从躲避!

一路上,乌君再也不敢说话。她今日也终于看出来了,太子爷并不是真正喜欢和在意这个东昊来的太子妃。她的内心,说不清是同情还是暗喜。只是,这位太子妃表现出来的异于常人的平静,让她再也不敢在她面前喋喋不休。

回到东宫采荇阁时,澜衣与落儿兴奋地迎了出来。她们自然还不知道,今日在猎场所发生的那些惊心动魄。她们只是以为,太子妃会像以往每次随太子外出回来之后一样,满脸是掩不住的幸福与笑意!

“落儿,我饿了,要先用膳再沐浴,你带人去准备吧!”轩辕惜儿淡然一笑,对落儿吩咐完毕,又对澜衣道,“你去打听一下,太子爷今夜是否会来!”

对澜衣,她原本是极有好感的,也从未发现她有任何不妥。可是此刻,她突然就不敢对她太过信任,因为,澜衣是段寂宸派到她身边来的。

她以往太天真,竟就相信了他在她面前表现出来的一切。如今,又怎敢再轻易相信他派来的侍婢呢?今后,贴心照料她起居饮食之事,要不动声色地全权交由落儿。而澜衣,应该离她的身边稍远一点。

她以往不愿让澜衣去打听段寂宸的起居举动。可是今后,有些事情她必须做到心中有数。尽管,她今日见识了他凶残的真面目,可她仍看不清他深如幽潭的内心。她不知道他娶他为妃的真正目的,亦猜不透他今后将如何对待她……可她是带着和亲使命来到北国的,又怎可继续傻傻地躲在房中,坐以待毙呢?

这夜,段寂宸没有到采荇阁来,这本在轩辕惜儿的意料之中。躺在床上,她几乎一夜无眠,消化着这倾刻间风云变幻的残酷事实,也反复梳理着自己和亲到北国的前因后果。

若果,当初在沙漠上被姬惑掳了来,他会怎样对她?若果,当初萧寒哥哥不管不顾地将她带走,两人从此消失在沙漠中,如今又会怎样……

辗转反侧,她细细推敲着这一切,直到天将放白才沉沉睡去。

翌日,她仍是早早醒来,准备向去筱鸢长公主和皇后请安。经过昨日生死之劫,内心许多东西不同了。可是有些事,仍须按常例去做的。她仍是北国的太子妃,亦同样是东昊的长公主!

带着落儿等人来到守玉宫寑殿前,她如常让众侍婢在门外等待,自己抬步跨进殿内。

两名宫女候在正室,为她掀开了寑室的布幔。看来,筱鸢长公主今日起得早,正在用早膳呢!

“长公主,太子妃请安来了。”有宫女在内室禀报着。

“请她进来吧!”筱鸢长公主柔弱的声音隐隐传来。接着,便有宫女出来请她入内。

这两日,筱鸢长公主受了风寒,又是卧床不起,以至要在寑室内用膳。想起她尊贵而孱弱的身子,轩辕惜儿轻叹一口气,走进了寑室。

抬起头,一抹熟悉的白色映入眼帘,她不禁愣住了!

筱鸢长公主斜躺在床榻之上,而段寂宸,竟坐在床边的一张椅子上,左手端着一碗冒着丝丝热气的小米粥,右手拿着一把精致的白玉汤匙。

仿佛没有看见她入内,他低垂着凤眸,俊美无俦的脸上神情专注。从碗中舀起一勺小米粥,他轻轻移至薄唇边吹了吹,又停顿等待了片刻,才将那汤匙送到筱鸢长公主嘴边。

待筱鸢长公主将粥慢慢吞入口中,细细咀嚼吞咽,他又舀起一勺送到唇边吹凉了,耐心等待他的姑母将上一口完全咽下,才又动作娴熟地将那白玉汤匙送过去。

轩辕惜儿有点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如果她不认识这两人,她会以为这是天底下最温馨动人的一幅母慈子孝图。望着段寂宸那让人惊异的细心与温柔,她实在无法将他与昨日猎场上那狠辣残忍的北国太子联系起来!

呵呵!他向来不就是极擅伪装,为他噬血的豺狼本性披上迷惑人心的温柔外衣的吗?心中暗笑一声,轩辕惜儿敛神静气,向筱鸢长公主屈膝行礼:“惜儿向姑母请安!”

筱鸢长公主终于抬眸看向她,柔声道:“不必多礼了!听闻,你昨日陪寂宸去郊外打猎了,可是有趣?”

轩辕惜儿看了一眼段寂宸,他好似始终忽略她的存在,只盯着他的姑母看,听着她温柔地说话。

“相当有趣!”轩辕惜儿平静答道。她自然不愿把昨日猎场上的风云变幻与血腥杀戮告诉病榻上的筱鸢长公主。

听到轩辕惜儿的回话,段寂宸秀美凤眸一眨,脸上平静无澜。

“难怪寂宸今日一早便对我说,昨日打猎,有趣得紧!看来果真如此!”筱鸢长公主脸上带着满意的笑。

“正是!”轩辕惜儿道。

筱鸢长公主点了点头,突然,她话锋一转,又道:“可是,我听说,寂宸那匹宝马竟被众士兵乱箭射死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白马,可是寂宸的福星,你说,他怎么可以……”

说着,筱鸢长公主脸上神情激动,竟气急得激烈咳嗽起来。段寂宸连忙放下手中的碗匙,扶着她,轻轻地帮她顺着背。 1SgppefVkXP7kLTLpIEknZf1pNPPb6Mz8EnXm3WuK7ZYMiUvHAJsFJxPP39DpBVP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