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34章 鸣镝练兵

“这三千人,是孤最精锐的骑兵,若全杀了,孤的万骑,岂非只余七千?”段寂宸冷冷说着,“这三千人还大有用处,孤此时怎舍得杀?只是,带兵之人,却是留之无用了。来人,三个方队部首失职,立即斩首!三名副部首升任部首,并各自亲点手下一人为副部首。”

“是!”姬惑大声应着,一声令下,立即有近身侍卫将三个方队的部首押跪至队列之前。

“太子殿下饶命!”三名部首磕头求情,脸上神色却仍是镇定。

段寂宸统领的一万骑兵,千人一队,共分为十队。而每队之部首,是军队中除姬惑外级别最高之将领,太子竟真的要杀了他们吗?

段寂宸冷笑不语。他翻身下了马匹,独自一人向着第一支鸣镝所射的松树,缓步走上山坡。

“杀!”姬惑爽快下令。三名近身侍卫手起刀落,三颗人头滚落地面,鲜血淋漓!

早已用一手掩住嘴的乌君,在三名侍卫的大刀挥落之时,还是忍不住“啊”地尖叫出一声。

那尖厉恐怖的一声,将轩辕惜儿从痛苦和恨意中唤了出来。直至此刻,她仍觉得自己像在做梦。以往,她知道父皇与皇兄为了政治皇权,也时有血腥杀戮。然而,自小在王府中养尊处优的她,今日却是第一次看到死人。

她不愿相信眼前血腥的一切,更不愿相信眼前那人的残忍面目。

昨夜,暖暖烛火下的他,睡颜是多么的纯净无害,仿佛世上最纯真最让人心疼的孩子!可是,一切的美好与虚幻已被无情打破。此刻,他俊美至极的脸上带着轻浅的冷笑,傲然伟岸的身躯正大步迈向山坡。原来,世间最为秀美的脸孔之下,竟是如此可怕的一个魔鬼!

那魔鬼,已走到松树之下,伸出一手,用力拔下了那支鸣镝。

三千骑兵,岿然肃立,没有一丝声响。

“呜……”鸣镝之声再起!

这一次,没有任何提示,没有任何预警,段寂宸已拉弓搭箭,将那支鸣镝射了过来!众将士连忙引弓搭箭,三千箭镞追寻着鸣镝飞去的方向。

“咴儿咴儿……”一阵马匹嘶鸣,在鸣镝之声结束时悚然响起。

轩辕惜儿转眸看去,只见鸣镝已射入马首,数千羽箭随之飞向着段寂宸的座骑——那匹四年前负背着段寂宸突出重围,从月国疾奔逃回北国的白马!

白马扬蹄痛嘶,面向军队一侧的躯体如刺猬般插满羽箭。最终,它虚弱呜咽着躺倒在地上。在垂下马首之前,它似是努力抬头向那山坡上看去,向它一直忠心耿耿跟随着的主人投去生命中的最后一瞥。

那乌黑的眼珠中,似有不解,似有不舍,似有怨愤!

轩辕惜儿身下的阿苍,在白马嘶鸣之时也跟着扬蹄嘶叫。白马倒地后,它更是躁动不安得在原地踏步徘徊。轩辕惜儿一边极力安抚着阿苍,一边抬眸向山坡上看去。

段寂宸一双凤眸正淡淡望向满身箭羽的白马,冰冷俊美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轩辕惜儿心中一阵剧痛!连阿苍都对自己的竞争对手心生同情、依依不舍,可他,竟对自己患难与共、朝夕相处的白马,如此冷血,如此无情!

他,一定不是人,而只能是一个连禽兽都不如的恶魔!

那个俊美得足以让天下男女皆心旌神荡的恶魔,终于将冰冷的眸光从白马悲壮的尸体上移开,缓缓扫过轩辕惜儿的脸,再看向那三千骑兵,随即,再次傲然一笑。

他转过身,龙行虎步,向山下走来。三千精兵,骑在马上静静地看着他们的太子。许多人手上只有弓,箭已射出。但仍有不少士兵,箭仍搭在弓上,甚至,有士兵的箭仍执在手中。

段寂宸下得山来,走到一位仍执着羽箭的骑兵马前,冷声问道:“鸣镝所指,为何两次均不射?”

尽管他只随意站在马匹之前,凌厉的气势却足震慑三千铁骑。那骑兵低首垂眸,心中慌张,却不得不恭敬地大声答道:“第一次鸣镝所指,是殿下的太子妃,在下不敢射!第二次鸣镝所指,是殿下的爱马,在下亦不敢射!”

“哈哈哈!很好!说得很好!”段寂宸爽朗地大笑起来。随即,他迈开大步,来到了三千队列之前。

已有近身侍卫牵来了另一匹精骠神骏的黑马,段寂宸翻身上马,冷冷扫了一眼他的三千精骑,云淡风清般说道:“姬惑,执行军法。”

“是!”姬惑恭敬答道,随即面向队列,大声下令,“箭未射出者,自行出列!”

三千骑兵,没有一个人说话。数百士兵分别从队列中驱马而出,集中到队列前方。

轩辕惜儿不知这数百骑兵心中有何想法,但除了极少数人脸上难掩惊慌之色,多数人脸上却神色不变。

“下马!跪地!”姬惑喝道。

数百骑兵纷纷下马,分成数排,整齐跪于三名部首的尸体旁。竟然,没有人出声求饶。

“全部斩首!”

姬惑话音刚落,便有数十名执法士兵,手持大刀来到跪于地上的骑兵前,从每排的两头开始,手起刀落,顿时鲜血飞溅,地面一片血红!

轩辕惜儿侧过脸,闭上了双眸。她的心,在微微地颤抖。父母兄长将她保护得太好,她何曾见过如此残酷血腥的场面?此时,她已没有心情为自己的遭遇心痛,心中,只有对那些默然领死的精兵的哀叹!他们家中亦有父母妻儿,此刻受死,谁人在为他们哭泣?

砍首之声持续了好一段时间才平息下来。姬惑中气十足的声音再次响起:“禀殿下,军法执法完毕!”

“好。”段寂宸傲然冰冷的声音缓缓说道,“今日练兵,到此为止。来人,送太子妃回宫!”

“是!”带着轩辕惜儿和乌君前来的那名士兵,拍马来到轩辕惜儿身边,恭敬拱手,“请太子妃回宫!”

轩辕惜儿不敢再看一眼那鲜血横流的所在,也不愿再看一眼那残忍如豺狼的夫君,她调转马头,拍马向来时的方向飞奔起来!

她没有回头。她知道,那士兵和乌君骑马跟在了后面。她亦知道,段寂宸正在看着她。他的脸上,定然毫无表情,而他的眼中,或有阴狠冷笑!

泪水终于从脸上滑落!她闭上双眸,任泪水流淌。

她需要让心中的痛随着泪水倾泻而尽,她需要慢慢地接受这一切,她需要与昨日的自己告别!她亦需要,将自己从虚妄的美梦与天真的幻想中拉出来,做回一个对爱没有企盼,对爱恨情感保持理智冷静的人!

她是带着东昊和父兄赋予的使命来这北国的,不是来此承受痛苦,亦不是来此寻找虚妄的爱与夫妻情谊。 mXgwh4gmLTXqKj5yE0oOKnmw+WoE5z2zg5+IG0M3uQrElL1RncK2Vw3BGjzmskRf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