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33章 万箭穿心

“你终于来了?”

轩辕惜儿尚来不及理清心中疑惑,便听到了段寂宸慵懒傲然的声音。他双眸向她们的方向看来,仿佛是在对乌君说,又仿佛是在对着她说话。

轩辕惜儿与乌君骑着马匹缓缓地向段寂宸走近了些。两人这时才发现,段寂宸一手拿弓,另一手却拿着一支特别的羽箭。

那羽箭,箭尖与普通的箭无异,箭铤处却圆圆地鼓起,上面似有些小孔,竟与平时使用的箭完全不同。

“乌君,知道这是什么吗?”段寂宸举起手中的羽箭,嘴角勾起一抹轻笑,“呵呵!这便是孤让人特制的‘鸣镝’,会响的箭。今日,孤便让你们见识一下!”

说着,他一手张弓,一手搭箭,箭已瞬间离弦!

“呜……”众人随着那箭的响声看去,只见那箭已狠狠地插入半山一棵松树的树干。数千骑兵的目光齐刷刷地望向那支响箭。果然是与众不同,响箭竟真能发出极具穿透力的响声。

轩辕惜儿发现,数千骑兵手中均拿弓握箭,无一例外。看来,他今日是在训练士兵骑射,而并非真正的打猎!

“都看清楚了吗?”段寂宸身旁的姬惑,声音洪亮地对众士兵说道,“你们可都听到了?这便是殿下的鸣镝!从今往后,殿下的鸣镝射向何方,尔等的箭便要同时射向何方。殿下射鸟兽,尔等便射鸟兽;殿下射人头,尔等便射人;殿下射马首,尔等便射马!违令者,杀!”

姬惑狠厉的话音落下,现场一片静默。

“呵呵呵!”段寂宸冷冷的笑声轻轻响起,他从腰间取出另一支鸣镝,再次搭到了弓上,“那么,我们便试试吧!”

他缓缓地抬起弓,慢慢地张开弦。拉满的弓箭,扫过那数千骑兵,不紧不慢地转过来,寻找着目标。终于,那鸣镝的箭尖转过来,对准了骑在阿苍背上的轩辕惜儿。

轩辕惜儿能感觉得,尖尖的箭镞,对准了自己的眉心!她心中一慌,身子微微一震,完全不能理解眼前的一切。

他是在开玩笑吗?他是在逗她、吓唬她吗?忽略掉那些从心底浮起的理智猜测,她让疑惑涨满自己的心,不愿去推测,不愿去细想!

“意外吗?”他冷冷的声音传来。

望着他魅/惑的笑意,以及他俊美凤眸中迸射出来的凌厉与恨意,她突然之间便明白了,他并非在开玩笑!

他是真的恨她!他是真的厌恶她!他,对她起了杀意!

“为何?”她轻声问道。她想不明白,她从不敢确信他对她的恨!

“为何?呵呵!你如此聪明,难道真不知么?”他笑得邪肆而冷魅。

呵,为何要如此天真?为什么一直以来,要自己欺骗自己?轩辕惜儿脸上没有表情,心中却在暗暗嘲笑自己。

自己可真能自欺欺人啊!原来,他果然是恨她的。恨她这东昊的长公主,恨她是轩辕澈的女儿!所以,他派人到沙漠上掳走她!所以,他对她忽冷忽热!所以,他不惜借机杀了她!

可是,她一直不敢也不愿相信这个事实。因为,她实在想不通,他怎能如此恨她!难道,就因为她是父皇的女儿,他恨父皇当初建议北国与月国互换质子?还是,他恨父皇不爱他的姑母,以致筱鸢长公主孤寂一生?可是,这一切又与她何干?

“你……”轩辕惜儿张口欲言。此刻,她有许多话想对他说。

她想对他说,那些事都与她无关,他不该将恨意转嫁于无辜的她!

她想对他说,她愿好好地陪在他身边,补偿他因她父皇而起的种种不堪遭遇!

她想对他说,此刻不要跟她开这个玩笑,她宁愿相信这一切都是假的,她希望他对她的好都是真的,如此,她便会千百倍地回报他的情意!

可是……箭已离弦!

“呜……”鸣镝的声音在头顶呼啸而过!她看见段寂宸的弓向上扬了一扬。然后,她便感到头上发丝一紧,随即,满头青丝散落,长长的飘扬开来,最终,发尾垂落到了她踏在马踏的脚上。

他的鸣镝,射断了她的浅蓝色发带,射散了她的一头青丝,从她的头顶穿越而过。伴随着那一声长长的箭响,她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也发出了令人窒息的破碎声!

鸣镝并没有射中她的身体,但她的心早已中箭,那里汩汩地流着鲜血,痛得让她难以自持,几乎便要从马背上摔落下来!

没有预期中的万箭穿身而来,但是,她已清晰地感觉到了万箭穿心的痛……

三千骑兵,没有一人射出手中之箭!他们怔愣着,犹豫着,观望着,惶惑着,望着那身姿纤柔却气场华贵的太子妃,望着那眉眼间透着神圣不可冒犯之傲气的东昊无双长公主!

她披着满头黑发,脸色苍白,眼神沉静,却娇美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没有人敢真的射出手中的箭!他们向来惟太子之命是从,可是此刻,他们不知道太子殿下是在开玩笑,还是在作试探。射杀尊贵的东昊长公主,难道,两国竟要撕毁盟约,立即开战吗?

在段寂宸射出鸣镝的刹那,众人怔愣迟疑了。在那一刹,若然有一人带头放箭,数千支箭便会齐齐射出。然而,终究没有人敢射出第一箭!

此刻,轩辕惜儿没有庆幸东昊和亲长公主的身份救了自己一命,她的心,仿佛已经死了。他手中的鸣镝已经射出,那么,在他的心中,已经用万箭将她射杀!

恨意,从痛至麻木的心底慢慢涌起!

昨夜抵死缠绵,此刻,他竟对她无情残酷至此。此前千般温柔,诱她许下结发不疑之愿;此刻撕开虚假面具,欲杀她而后快!原来,一切深情都是假意,目的便是要彻底伤她痛她!何其卑鄙?何其无耻?

她,永远不会原谅他!永远!永远!

轩辕惜儿抬起纤巧的下巴,望着他,冷冷轻笑。

“殿下,竟无一人射出手中之箭!”姬惑为难说道。按他们适才立下的矩规,这三千人难道都要杀掉吗?段寂宸的军队向来纪律严明,此刻该如何下台?

“呵呵呵!”段寂宸收了弓箭,阴冷地笑了起来,“孤的军队,何时变得如此没规没矩了?” wT6Gs2olNkDJJV2Jcy3hudbHaMQwvPb3hM6sMZnXl9ADIjoqaPP6OiiCbyXfaHQ/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