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31章 结发之缘

想着筱鸢长公主对父皇痴爱一生,却孤寂终老,轩辕惜儿唏嘘不已。

母后遇到父皇,是幸运的,而筱鸢长公主遇到父皇,却是不幸。幸与不幸,爱与不爱,相依相守与终生不见,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神奇缘份。

感叹一番,她又想到自己与段寂宸。自己嫁与段寂宸,是缘份。而段寂宸爱不爱自己,或许也是上天注定。若两人能收获一份真情,她定当感谢上苍,好好珍惜这结发之缘……

天下间女子多不能左右自己的命运,男人专情于一人,便只能辜负其他女子。她不知道,父皇为了母后辜负了多少女子,却明白,自己若奢求段寂宸独爱自己一人,乌君等数十姬妾,便将孤苦一生。这叫她如何能忍心呢?

如此想着,她对这姬妾成群的太子殿,以及他日后必会有的三千后宫,竟也释然了。

……

日子便在这样的恬淡与平静中逝去。转眼已是八月,她和亲北国已五个月了。

段寂宸对她确实称得上很不错了。她虽仍是摸不着他忽冷忽热的脾性,可每当他夜晚到来,却总是对她温柔体贴。

她不知道他不来的夜晚,有没有召乌君等人侍寑。她不想知道,更不愿去想去问。就如这个静夜,月色极美极好,窗外的景致在月下皆清晰可辨。轩辕惜儿放下书本,站在窗前凝思。

守在门边的澜衣,早已清楚她的心性,因此也不再去打听太子爷今夜有无召寑,以及召了哪位姬妾侍寑。澜衣知道,这些消息只会让太子妃心绪不佳,唯有籍弹琴抚筝平复心情。而没有消息,太子妃便可始终保持心中的恬淡与快乐。

轩辕惜儿已在窗边静立了许久。

好久没听到那笛声了,难道,楚公子又离开皇宫了吗?如此想着,她便欲转身,独自抚琴一曲,借此抒怀,却忽听得澜衣恭敬的声音:“太子殿下!”

心中一阵狂喜,轩辕惜儿含笑转身,只见那白色的高大身影已走入了房内。

段寂宸俊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长长的墨发没有任何装饰,任意披散在白色便衣之上。看来,他刚刚洗浴完毕,便走到了她这里。

澜衣带着众侍婢识趣地退了下去。段寂宸抬起脚步,走到了轩辕惜儿面前。

轩辕惜儿低下臻首,心,竟又狂跳起来!唉,都嫁给他五个月了,两人亲密相处亦不算少,为何在他面前,反而越来越羞涩紧张了呢?

他特有的男子气息迅速笼罩了她,如此清新,又如此醉人!

段寂宸伸出双手轻轻搂住了她的纤腰,带着魅惑的笑意低首凑近她耳边,轻语道:“惜儿身上,好香!”

轩辕惜儿瞬间陶醉在他的吻中,身子绵软地靠在他怀里。段寂宸一把抱起她。她仿佛置身幸福的云端,被他送到了床榻之上。

几番缠绵,几番云雨。

当段寂宸在身边沉沉睡去时,轩辕惜儿看着烛火下他如孩子般纯洁宁静的俊颜,心中一片幸福与满足。

是的,她要的不多!只要这么多,便已足够!

她已经很好地说服了自己,不敢要他所有的爱,不敢奢求他只有自己一个女人。只要,他的心中有她这个结发妻子,让她顺其自然地,做他善解人意的太子妃,做他宽容大度的皇后,便已是对她最大的尊重与宠爱,亦是她今生最大的幸福了。

结发之妻!

想到这个词,坐于床榻上的轩辕惜儿,望着熟睡中的段寂宸,轻轻地笑了。他一定不知道,那日在钟鸣寺,她为他们两人许了怎样的愿望。

他说,她的愿望,便是他的愿望。那时,她的心中,亦如此刻,幸福而甜蜜。他自然没有看见,她在红色的油纸上,写下了十个清秀的小楷字:“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那日,她感慨于他所说的那句话:“无论惜儿说什么,我都相信!”

尽管他不知道她写下的是什么,但那愿望结,是他亲手挂到许愿树上去的,那么,便也可以真的成为他们二人共同的愿望吧?如此想着,轩辕惜儿又低头笑了。

他长长的墨发,此刻随意地散于枕席之上,让她忍不住伸出一手,轻轻执起了一束。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她伸出另一手,拿起了自己的一缕青丝。将两束长长的发丝放到一处,竟分不出哪丝是他的,哪缕又是她的。

夫妻结发,是怎么结的呢?一时心意起了,她将两束发丝合到一处,再分成三股,开始慢慢地结起辫子来。

在东昊时,她听闻民间男女成亲之夜,要将双方发丝结在一起,才饮下合卺酒。遗憾的是,她与段寂宸在北国成亲,遵从的是北国的皇室大婚之礼,并无结发之说。

新婚结发,便是祈求此生两不分离吧?如此想着,她已将发丝结了近半。同样乌黑光滑的发丝,结成的辫子真是好看。可是,两人的发丝都实在太长了,她选了个舒适的姿势躺下来,带着笑意慢慢地结着。

今夜,与他几番缠绵,自己也很疲累了呢?

……

清晨,头皮上突然传来的一下扯痛,将轩辕惜儿从睡梦中唤醒。她睁开迷雾般的双眸,便看见了段寂宸那张俊美如妖孽般的脸!

他正站于床边,那双摄人的凤眸,正带着一丝惊讶、一丝了然,甚至一丝讥讽看着她。

两人长长的墨黑发丝,结成了辫子,正缠绕在一起。轩辕惜儿彻底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

昨夜,自己实在太困太累,就那么躺在床上结着两人的发丝,竟然便睡着了。他今晨突然起床之际,定是无意中扯起了结发,将她也拉扯醒了。

自己怎么会那么容易睡着了?望了一眼他似含讥笑的疑惑眼神,轩辕惜儿低下头,内心狠狠地痛骂自己,却再不敢抬起头看他。他看出了她的小心思,正在取笑她的傻痴吗?还是,他在责怪她不该碰他的发丝,触犯他的权威?不管如何,此种场面,都实在是令人尴尬至极!

见她醒来,段寂宸只怔愣了片刻,便伸出一手去解那纠结在一起的发丝。可一时却无法顺利解开来。 dCfDAAAQxucnOfjqerKL/g1Ql0EXjF81rLt5CRnUQvdt79++LQ/NfjOfnkS9gQ3v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