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30章 如泣如诉

翌日,当轩辕惜儿从睡梦中醒来时,发觉天已大亮。

“澜衣,如今是什么时辰了?”她坐了起来,对着门外急问道。

澜衣带着服侍梳洗的侍婢们鱼贯而入:“太子妃,如今已是巳时。”

“什么?巳时!你为何不唤醒我?”每日清早,她都要去向筱鸢长公主和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倒还时时体谅地对她说,让她多陪陪长公主,若在守玉宫呆久了,便不必再去向她请安。然而,筱鸢长公主处却是每日都必须去的。可如今已是巳时,早比平日晚了一两个时辰,这可如何是好?

“回太子妃,太子爷也是片刻前才离去,因此奴婢不敢入内……”澜衣嗫嚅着解释道。

两颊微酡,轩辕惜儿披衣下床:“也罢,快帮我梳洗,我还要去向长公主请安。”

“依奴婢看,今日已过了时辰,太子妃就不必前去请安了。长公主亦应知道,昨日是太子爷生辰,太子妃陪了太子整整一日,必定辛劳……”澜衣道。

今日不去么?轩辕惜儿寻思道,无论多迟,都应该去的吧!更何况,长公主知道她是因为陪伴段寂宸才晚起,甚至因此不去请安,这该让她多不好意思啊!

“澜衣,不必说了,快帮我梳洗吧!即便晚了,礼节也不能少。我去陪陪长公主,也是一片心意。”说着,她便坐到了梳妆台前。

简单梳洗一番,穿上一身水蓝色的轻便衣裙,轩辕惜儿便带着侍婢们来到了守玉宫。由于日日来请安,轩辕惜儿入内已无须通报。一行人很快便到了长公主寑殿门前。

“见过太子妃。”筱鸢长公主的贴身宫女上前行礼。

“长公主用过早膳了吧?”轩辕惜儿问道。

“已经用过了。长公主想着太子妃今晨不会前来请安,此时正独自在房内作画呢!”宫女回道。

就连这小宫女,也知道自己今日起晚了,不会来了吗?轩辕惜儿不禁又一阵羞涩。这宫中的消息,怎么都传得这样快?

“你们都在此候着吧!”轩辕惜儿吩咐了澜衣等人一声,便抬步走进了寑殿。

寑殿内很安静,不像她往日到来之时,宫女们都还在侍候筱鸢长公主梳洗和用膳。想着筱鸢长公主此刻正在作画,轩辕惜儿有意放轻了脚步,怕扰着了她的雅兴。一会儿,该如何向她解释自己来晚了的原因呢?轩辕惜儿的脸有点发烧,轻步跨过正厅,慢慢地走近了寑室。

深红色的纱幔全都放了下来。看来,她作画之时,真不愿有人打扰呢!

“澈哥哥,你真的好狠心!”

如泣如诉的一句话,轻轻地飘进了轩辕惜儿耳中,让她的脚步不自觉地停滞下来。

澈哥哥?轩辕惜儿心中疑惑。难道,那澈哥哥便是筱鸢长公主的心上人吗?为何她此刻说的是东昊语?难道,她的心上人竟是个东昊人?

澈哥哥?莫非……轩辕惜儿心中一动,难抑好奇之心,用手轻轻地掀开纱幔,往寑室内看去。

只消一眼,她瞬间呆立当场!

筱鸢长公主正背对着她,抬首望着悬于墙上的一幅画像。而画中的年轻男子,一身墨黑锦袍,身姿魁梧,冷眸含威,俊美绝伦,不是年轻时的父皇,还能是谁?

“澈哥哥,你为了她,舍弃了天下间所有女子,也舍弃了我!你对她深情厚义,甚至生死相随。可对我,你又是何其残忍?”筱鸢长公主语音低沉缓慢,似是深情款款,却更似是怨怒控诉,“上天对我何其不公!你对我又何其不公……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对我如此狠心,如此无情?”

原来,筱鸢长公主的心上人竟然就是父皇!父皇为了母后,舍弃了天下间所有女子,也包括这位尊贵美丽无比的长公主。

轩辕惜儿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内心暗叹一口气,她轻轻放下纱幔,准备悄悄转身离开。自己来得确实不是时候,此时若贸然出现,筱鸢长公主该有多尴尬?

“不仅她夺了你去,如今,连她的女儿,竟也要夺了我的寂宸去吗?”

已转身轻轻走出了几步的轩辕惜儿,突然又听到这句话,不免内心一震。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怪她夺走段寂宸吗?

疑惑间,轩辕惜儿想继续抬步离开,却忽然脑间一闪:自己这样离去岂非更不妥?守玉宫的宫女已知她来过,她这样悄悄走掉,到时筱鸢长公主得知,岂不是知道她已来探知过她的秘密?

转念间,她似听到寑室内筱鸢长公主即将走出的脚步声,连忙猛然转身,轻唤道:“姑母,您在歇息吗?惜儿前来向您请安,可否入内?”

寑室内顿时安静下来,筱鸢长公主的脚步声也停止了。

过了片刻,轩辕惜儿又轻唤道:“姑母!姑母!”

好一会儿,寑室内终于响起了筱鸢长公主温柔的嗓音:“惜儿吗?进来吧!”

轩辕惜儿轻快地抬起脚步,掀开纱幔走了进去,对着筱鸢长公主边恭敬行礼,边轻笑道:“惜儿见过姑母!”

筱鸢长公主正坐在案前,手中执笔,案桌上铺着正画了一半的水墨画。见了轩辕惜儿,她轻轻放下手中画笔,慈祥笑道:“我这身子骨,就是不好。适才正作着画呢,竟然就打起了瞌睡!人老了,果然是不中用了!”

“姑母说什么?您还年轻着呢!姑母出外走一圈,谁不以为姑母才三十出头?”轩辕惜儿笑道,“六月的天,就是容易让人犯困。惜儿每日上午看书,也时时打瞌睡呢!”

“什么三十出头?谁不知道我这长公主已经是个老太婆?你这丫头,嘴巴真是越来越甜,难怪,寂宸那孩子越来越喜欢你了!”筱鸢长公主道。

“姑母莫再笑话惜儿了。”轩辕惜儿说着,羞涩地低下了头。

段寂宸真的越来越喜欢她了吗?她的内心确感羞涩,却也有一丝惶恐与疑惑:自己怎会有如此感觉,筱鸢长公主这话虽说得温柔亲切,但似乎并不太乐意呢?

又与筱鸢长公主交谈了半个多时辰,轩辕惜儿才告辞回到采荇阁。 iT7xREBQ0LhHm+Rtc+sHr7IexIBfVjjIizzm/Zgn41CPTDW7UrZrulJNtRX6Em8R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