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27章 太子寿宴

轩辕惜儿轻皱眉头,茫然地望着他。

段寂宸低下头,又开始轻吻她。

“寂,你姬妾这样多,为何至今没有子嗣?”轩辕惜儿知道,此刻问这样的话题实在扫兴,可是,她的心促使她不得不问出来。她想看看他的心,到底是否真的那样残忍无情!

段寂宸抬起头,眸光瞬间变得冰冷。

“如果你知道我也是个庶子,曾经受过怎样的对待,你便会知道,我为何不让那些卑贱的姬妾,生出我的子嗣!”冷冷地说完,段寂宸掀被下床,赤着健硕的身子,背对着轩辕惜儿。

“伺候孤穿衣!”声音冷得几乎要让房内结出冰来。

他又生气了!轩辕惜儿有些后悔。

他自小没有母亲,年仅六岁就便被送去月国当质子。毫无疑问,这些都是他心中永久的痛。她确实,不该如此触及他的痛处,如此残忍地撕开他心头的伤口!

心中一急,轩辕惜儿赤着身子走下床榻,从背后轻轻搂紧他的腰身,柔软的娇躯贴上了他刚硬的身体:“对不起,寂!我不该问!请你原谅我。”

她的声音清柔而悦耳,仿佛一股暖流淌过冰川。段寂宸僵直着身子沉默良久,终于猛然转过了身,一手搂着她的纤腰,一手抬起她的俏脸,深沉的凤眸直直逼视着她。

“惜儿向来聪明,不是吗?所以,别再问不该问的话,别再做不该做的事!”他语声温柔地警告着。

轩辕惜儿轻轻点了点头,那水光潋滟的美眸,让人既怜又爱。完美娇躯被他搂在胸前,如软香温玉,让段寂宸眼中情欲再起。

“惜儿舍不得我走,是吗?”

“嗯。”

“那么,我今夜便不走了。”

……

六月十二,是太子段寂宸二十二岁生辰。

由于太子力戒铺张,因此北国并没有像两个多月前二皇子生辰一般,全国大庆三日,而只是在皇宫之内摆开午宴,群臣共庆。除了众人轮番敬酒祝贺之外,寿宴与平时的宫宴并无太多区别,不过是歌舞助兴,饮酒作乐。

喧嚣的鼓乐与劝酒声,让轩辕惜儿渐觉头痛欲裂。宴席过半之时,她对段寂宸轻语了一声,便带着落儿步出大殿,欲到侧殿更衣,顺便到殿外走一走,透透气。

将热闹抛于身后,走在相对清静的皇宫回廊处,她终于松了一口气。正欲转进侧殿,却见另一侧回廊尽头,一华服官员正拈须立于湖边,背对着她面向湖面。那人,不正是太师蒋淳吗?

或许因为蒋太师是她初到北国时亲自迎接她的官员,又或许,蒋太师说他与父皇是多年前故交,轩辕惜儿对他有着一种莫名的好感与信赖。这蒋太师,也算是她在北国惟一认识的官员了吧?想到此处,轩辕惜儿抬步向湖边走去。既是父皇故交,她也该去与他打打交道才是!

然而,蒋太师却在此时转身迈步,消失于回廊之后。轩辕惜儿带着落儿加快脚步走到湖边,抬首四顾,却不见他的踪影。轩辕惜儿内心暗笑一声,这蒋太师,走路也忒快了些!

“落儿,我们走吧?”正招呼落儿准备离开,却在转身之时,忽见一高瘦的灰色身影迎面而来。

定睛一看,来人竟是月国太子楚祁!他今日穿着灰色长袍,却仍是掩不住那一身的风流俊雅,以及与生俱来的皇族贵气!

楚祁见到轩辕惜儿,明显地脸露讶异之色。他快步走上前,对轩辕惜儿谦逊拱手道:“太子妃!”

“楚公子。”轩辕惜儿浅笑回礼。

楚祁一向清冷的脸上,竟有了些和煦笑意:“上次宫宴,幸得太子妃顶力相助,出手解围,楚祁感激不尽!”

“楚公子言重了!楚公子才华横溢,有机会与楚公子在众人面前合奏一曲,是本妃的荣幸,楚公子又何须言谢?”

“高山流水,知音难觅,楚祁何其幸哉!”楚祁说着,清峻的脸上,亦是会心的笑,“听闻太子妃琴艺最绝,上次有幸听过太子妃的笛声,何日,才能听到太子妃的琴声?”

琴声?他是猜出了夜晚与他琴笛相和之人,就是她吗?

轩辕惜儿低首一笑,却在再次抬眸时,一眼瞥见了楚祁身后那个熟悉的魁梧身影。段寂宸正站于回廊那头,一双凤眸,带着灼灼光华向他们看过来!

看见轩辕惜儿面露讶异之色,楚祁也不觉转过身去。却见段寂宸正抬起脚步,向他们走来。

楚祁走前几步,对段寂宸拱手道:“太子殿下!”

“呵呵,楚公子与孤的爱妃正在商谈何事,竟如此有趣?”段寂宸俊魅的脸上,带着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

“楚祁正在向太子妃请教,不知何日才有机会见识太子妃绝妙琴音!”

“哦?是么?”段寂宸走到轩辕惜儿身前,低首望着她,语带宠溺:“孤与惜儿成亲两月,倒也未曾见识过惜儿的琴艺呢!”

如此近的距离,如此宠溺的话语,而楚祁又在身旁,轩辕惜儿不觉羞涩得两颊发热。

“哦!楚祁已出来太久,便先回到宴席中去,不打忧太子与太子妃了。失陪!”说着,楚祁便转过身,向来路走去。

将目光从楚祁那飘然离去的身影上收回,轩辕惜儿与段寂宸两两相看。

他是否又吃醋了?他会再次生气吗?轩辕惜儿内心忐忑,却见段寂宸再次展颜一笑,道:“这宫中寿宴着实让人烦闷,难怪惜儿要逃出来。”

“你为何不问,我与他正在说些什么?”轩辕惜儿不禁问道。

“那么,你们在说什么?”段寂宸好笑道。

“正如楚公子所言,我们在讨论琴瑟音律之事。”

“那我有何问的必要?”段寂宸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

“那么,你不吃醋了么?”轩辕惜儿不禁掩嘴笑道。

“惜儿说过,心中没有他,却有我。那么,我还吃什么醋?”段寂宸的声音再次变得低魅,“无论惜儿说什么,我都相信!”

是吗?他说他相信她,无论她说什么?轩辕惜儿心中一动,轻蹙黛眉,怔怔地望着他。

“走吧,我实在没兴趣与他们一道庆贺我的生辰!”说着,段寂宸就要拉起她的手。

“走?你的寿宴,尚未结束呢?”

“父皇他们都喝醉了,不会有人管我们的。走!”说着,段寂宸也不理站在一旁落儿,拉起轩辕惜儿便向皇宫外走去。 ZSVAhlj49TSQMGUN/n2YU03dPZ4+BPeFKxU8kZoCcBLflD4yjWnvFytAuNgWvwYh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