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24章 月国太子

段寂宸仍是一身华贵白衣,白色貂毛缠绕着长长墨发,让他浑身散发出一种不可侵犯的贵气与傲气!

轩辕惜儿仍是不敢直视他。像这样俊美得如同妖孽般的一个人,光从外表,又怎看得出,他的心竟是那么冷狠无情呢?

“妾身实在不应该,让太子殿下久等了。”轩辕惜儿屈膝行礼。

段寂宸嘴角弯起一抹魅人的淡笑,走前几步,轻轻执起她一手:“两日不见,惜儿怎地瘦了?难道,是怨责为夫没有前去看望?”后一句话,他故意压低了声音,语气邪肆而宠溺。

轩辕惜儿抬眸,迎上他正紧盯着自己的一双秀美凤眸。四目相对,默然不语。

北国皇宫盛宴,奢华而热闹。歌舞鼓乐,饮酒谈笑,与东昊皇宫礼仪拘谨的宴饮相比,更显奢侈,高官贵族们也更加纵情饮乐!

轩辕惜儿发现,除了筱鸢长公主未出席,皇上、皇后、段非邪、鸾歌长公主夫妇,以及她尚算熟识的蒋太师皆在席上。

宫宴开始不久,内侍即上来禀报:“启禀皇上,楚公子到!”

“呵呵,是么?有请!”段乌维笑道。

众人皆安静下来,目光齐齐看向大殿入口处。轩辕惜儿也不禁举眸看去,只见一位身长玉立的年轻男子,身穿浅紫长袍,右手举着一把秦筝,正缓缓抬步走入。

他的打扮与北国皇族高官并不相同,墨发用玉冠束于顶上。龙质凤资,举止风流儒雅,外表俊逸非凡!

楚公子?轩辕惜儿暗暗思忖此人到底是谁。

只见楚公子走到大殿正中,稍稍侧身,将手中秦筝交于身后的侍从。然后,回过身正立于殿中,对上座的段乌维恭敬拱手行礼:“楚祁见过皇上!”

“哈哈!楚公子,听闻你刚从钟鸣寺回到皇宫不久。”段乌维抚须笑道,心情相当不错。

“正是。”

“楚公子到钟鸣寺斋戒一月有余,实在是辛劳。”

“为北国与月国万民祈福,祝愿两国永保和睦,千秋万世不起纷争,楚祁又岂敢言‘辛劳’二字?”

原来,这便是自小在北国为质子的月国太子。轩辕惜儿确信了内心的猜测。

在北国,段寂宸是太子,而他这异国太子,便只能被人称为“公子”了。

十五年前,北国与月国纷争不断,为免两败俱伤,两国立下盟约,互换长子储君为质子,以保互不侵犯。当时,北国太子段寂宸只得六岁,而月国太子楚祁亦不过七岁。三年前,北国不知为何却举兵进犯月国,十八岁的段寂宸为免杀身之祸,夜盗宝马逃回北国。

这些事,轩辕惜儿皆听父皇提起过。她亦知,当年两国互换质子,亦是父皇向北国提出的计策。

北国本欲趁两国结盟之机,休养生息,不断强盛国力,再伺机灭掉月国。怎奈十五年过去了,北国因皇室贵族耽于享乐,国力并无多大进展,而月国则励精图治,其实力让人越来越不敢小觑。

然而,如今月国手中并无北国质子作为要挟,而月国太子则仍被软禁于北国皇宫之中。即使到他钟鸣寺祈福,估计也被严密监视,没有任何行动自由吧?作为制衡强大月国的一颗重要棋子,北国又岂会对他掉以轻心?

想到此处,轩辕惜儿不禁向楚祁投去同情一瞥。同样是为了家国,不得不背井离乡,孤身在异国肩负着大任,两人难道不是同病相怜吗?更甚者,自已不过是嫁到北国,而那楚祁,小小年纪便离开故国与父母亲人,十多年来,性命或因两国随时兵戎相见而被置于风口浪尖,命运岂非比自己更加可怜可叹?

“哈哈哈!说得好!楚公子请就座吧!”段乌维满意笑道。

楚祁恭敬谢恩,转身走到轩辕惜儿与段寂宸对面的一张案桌后,犹自坐了下来。目光却在无意抬首间,撞见轩辕惜儿那带着同情与敬佩的目光之时,光华一闪,似有烟花绽放。而他整个人,也似突然入定般,紧紧盯着轩辕惜儿,好一阵,才回过神来!

轩辕惜儿对着他微微颔首,露出礼貌一笑。

一直面无表情的楚祁,也不禁展颜回以一笑。刹那间,仿似阳光洒进了昏暗庭院,仿佛鲜花开放,春色满园!

作为一个毫无人身自由的质子,或许,他笑的机会并不多吧!轩辕惜儿暗想。

一旁的段寂宸举起酒杯,独自慢慢饮尽。一双冰冷凤眸,将面前一切尽收眼底。

“楚公子,你离开皇宫一月有余,可是错过了太子与东昊长公主的大婚之喜!”高高坐于上座的段乌维,再次开口说道。

“正是!楚祁于太子与太子妃大婚数日之前便离开,直至两日前才回到皇宫。因此今日才有幸初见太子妃。”楚祁答道,目光再次看向轩辕惜儿,内里藏着一丝令人难以觉察的倾慕与失落。

大婚数日之前便离开,两日前才回宫?轩辕惜儿闻言,若有所思。

怎会这样巧?

“哈哈!如此,虽是晚了些,你亦该为太子与太子妃送上新婚贺礼才是。”段乌维道,“你吹笛技艺最为高超,不如就为他们吹奏一曲吧!可不能敷衍了事,须知,东昊的长公主,亦是极擅音律!”

“楚祁在太子妃面前吹笛,可谓班门斧!”楚祁谦逊说道,“今日,楚祁只带了秦筝来,愿为太子与太子妃弹奏一曲。”

“哦?只是弹筝么?”段乌维似有不悦。一名质子,他让他吹笛,他竟然要弹筝?

“楚祁听闻,太子妃吹笛技艺闻名东昊,因此今日不敢携笛前来。”楚祁也看出了段乌维的不悦,缓缓解释道。

“哈哈哈!果真如此么?”段乌维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

“正是,楚祁不敢欺瞒皇上。”

“可是,朕今日想听笛子!”段乌维突然收了笑意,冷声说道。他堂堂一国之君,怎容月国质子牵着鼻子走?

“父皇想听笛子,臣妾愿吹笛相和,与楚公子共奏一曲,如何?”悦耳动听的声音忽然响起,包括段乌维在内的众人都不禁一惊,目光齐刷刷地看向轩辕惜儿。

他们都没想到,轩辕惜儿说的是一口流利的北国语!他们更没想到,她在此紧要关头,竟提出要吹笛相和! GCpaUsHji1KZTAUHMP7qhsbDDH/YoEn9M+VRTc+kjH5D6Hec/58Syl/JjZ/At/Xc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