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2章 萧寒哥哥

看见自小性格沉静,喜怒内敛的女儿此刻竟然跟着落泪,卫太后心中不觉更生怜惜之意。

久久凝望着爱女被泪水沾湿了的绝美素颜,卫太后微叹一声,向身后的一名侍婢稍一扬手。那名侍婢便将手中捧着的一个朱漆木盒奉了上来。

卫太后伸出纤纤玉指,将那木盒取了过来,置于膝上,轻轻打开了盒盖。

轩辕惜儿转眸看去,不觉微微一惊:“母后,这莫离宝剑……”

卫太后再次微叹一声,拿起了那柄世人向往的短剑,苦笑道:“惜儿,你即将和亲远嫁,母后没有想到,送给你的最贵重嫁妆,竟是这柄短剑!”

“母后,这莫离剑,真要送与惜儿吗?”轩辕惜儿难掩惊诧。她知道,这柄莫离剑削铁如泥,价值连城!她更知道,这柄莫离剑对父皇和母后来说意义非凡,因为它见证了他们为世人所传颂的爱情传奇。

“是,这是你父皇的意思。”卫太后轻笑道。

“父皇的意思?”轩辕惜儿轻皱黛眉。

“正是!”

一道中气十足的男子声音从房门处传来,轩辕惜儿抬起头,便看到父皇那威严而高大的身影,以及那俊魅得让世人震惊的面容。

“父皇!”身着大红嫁衣的轩辕惜儿站了起来,向着自己的父皇,东昊太上皇轩辕澈款款行礼。

轩辕澈大步踏上前来,从卫太后手中拿过了那柄莫离宝剑。

他将短剑轻轻从剑鞘拔出,单手举到自己眼前,细细端详着那锋利的刃光。然后,他又将冷峻的目光转向轩辕惜儿,正色道:“惜儿,莫要怪父皇,也莫要怪你的皇兄!这是你的使命,因为你姓轩辕!”

轩辕惜儿明白父皇的话意,不觉淡淡一笑,道:“惜儿以能为父兄分忧为幸,又怎会有丝毫怨责之意?”

“真不愧是我轩辕澈的女儿!”轩辕澈俊目中含着满意的笑。

然而,望着次女那丝毫不亚于其母的美颜,他不觉慢慢收敛了笑意,慨然道:“父皇终是觉得有愧于你!你上有兄姐,下有弟妹,父皇一向对你的姐姐与妹妹颇为宠溺,却惟独对你这个女儿过于疏忽。因为,你自小便实在太懂事,从未让父皇操过心!”

闻言,轩辕惜儿不觉眼中一热,却终只是云淡风轻地唤了一声:“父皇!”

“你可明白,父皇为何要将这莫离剑送与你做嫁妆?”轩辕澈停顿一阵,又缓缓说道,“因为父皇终是放心不下!你即将远嫁北国,终日与蛮夷北人相处,尤其是那段寂宸……父皇只希望,父皇只希望,这莫离宝剑可跟随在你身边,护你一生平安!”

说着,轩辕澈将莫离剑轻轻插入鞘之中,递到轩辕惜儿面前。

轩辕惜儿躬身行礼,伸出双手接过短剑,宛丽声音中难掩那一丝哽咽:“惜儿谢过父皇、母后!”

“启禀太上皇,吉时已到,长公主该出发了。皇上与霍将军,已在南宫门外等候!”门外传来了南宫总管阮公公的声音。

闻言,轩辕惜儿跪于地上,向太上皇与卫太后连磕了三个头,道:“惜儿跪别父皇、母后!女儿自此不能尽孝,望父皇、母后珍重!”

卫太后强忍多时的泪水再次滑落,她俯身将轩辕惜儿扶起,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轩辕惜儿深深望了父皇与母后一眼,终是扶着贴身婢女落儿的手,迈开雍容步子,向房外走去。

“你难道就如此狠心,真的不为这个女儿感到心痛吗?”待那大红的倩影完全步出闺房,卫太后悲切问道。

转过脸,她发现轩辕澈也正向她看来。

她终于看到了,相伴多年的夫君俊眸中那抹再也不加掩饰的痛意:“十指连心,她也是我的亲生骨肉,你的心有多痛,我的,便有多痛!”

在一众宫女内侍的伴随下,身着大红华美喜服的轩辕惜儿缓步走在南宫的大道上。

那些熟悉的宫墙,那些熟悉的松梅,曾经伴随了她十六年,留下了她成长的点点滴滴,欢声笑语。如今,她就要与此作别,今生,怕是再也无缘再见了。

三年前,这里本是东昊洛都的摄政王府,是皇叔兼摄政王轩辕澈的府第。自三年前先帝崩逝,遗诏传位于轩辕澈长子轩辕恒之后,轩辕澈便被尊为东昊太上皇。这摄政王府也便成了洛都的南宫。

轩辕恒将原先的皇宫称为北宫,并在北宫和南宫之间建起了长达十里的复道。东昊皇宫便成了如今北宫与南宫以复道相连的格局。

远远地,轩辕惜儿看见南宫门外华盖飘扬,仪仗重重。她知道,轩辕恒正在那里等着她,并将以最隆重的仪式为她这皇妹送嫁。

她还知道,那里还有一个人也在等着她,并将负责护送她北上和亲。那个人,便是奉旨从边关专程赶回的东昊将军霍萧寒!

萧寒哥哥!

想到漫漫的和亲路上,有他相送相护,轩辕惜儿不觉心中一暖。

有多久没见过那个总对自己呵护有加的萧寒哥哥了呢?有将近六年了吧?六年前,她还是摄政王府的四郡主。而他,则是东昊征远大将军霍孟的幼子。

父皇与霍大将军一向交好,两府的来往也极其密切,萧寒哥哥自然成了摄政王府众位小王爷与小郡主的亲密玩伴。只是,六年前的某一日,年仅十三岁的萧寒哥哥突然跟着霍大将军去了边关戊守。

轩辕惜儿清楚地记得,萧寒哥哥出发前一日,还专门前来找她,很认真地对她说道:“惜儿,你等着我!总有一日我要当上大将军,然后回来见你!”

“嗯,萧寒哥哥,我等着你早日当上大将军的那一天!”轩辕惜儿亦记得,那时的她,便是如此笑着鼓励他。

如今,霍萧寒尚未当上大将军。然而轩辕惜儿知道,他离这一天已经越来越近了!在边关传回的捷报中,她越来越多地听到霍萧寒的名字。短短六年,霍萧寒在边关与朝堂上的声名愈来愈大,而父皇与皇兄,也越来越对这位年仅十九岁的年轻将军刮目相看。

“霍大将军的几个儿子中,霍萧寒尤为智勇双全,假以时日,必成大器!”她曾偷偷听到父皇私底下对皇兄如此品评萧寒哥哥。

那时,她心中暗暗为萧寒哥哥感到高兴。看来,萧寒哥哥被封为大将军是迟早的事!

只可惜,他受封大将军的那一日,自己怕是无法亲眼看到了。想到此处,又想到自己莫测的前路,轩辕惜儿不禁轻轻叹息。 JanmpEyaSsRr3Ocb9xY6CrUzFKcqKCShtPaqw0FSlwa9WVOdZo9zG1mk0YOH1LLU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