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18章 只羡鸳鸯

闻言,筱鸢长公主眼中奇异眸华再次一闪!

只片刻,她又笑笑道:“你父皇为你取这‘惜’字,可是惜取之意?”

“正是!”

“好有心思的父皇!”筱鸢长公主赞赏道,“我听闻,东昊国君名字是一‘恒’字,可也是你们父皇所取?”

“是!”轩辕惜儿答道。尽管皇兄并非他们北国的皇帝,可这筱鸢长公主,竟随意说出一国君主的名讳,让轩辕惜儿不免心中奇异。

“你们兄妹的名字,可真是好听!”筱鸢长公主似乎更加来了兴致,“惜儿有几个兄弟姐妹?他们都叫什么名字?”

轩辕惜儿抬首望了一眼筱鸢长公主,谨慎答道:“父皇与母后生下我们兄妹七人,兄妹们的名字,尚有‘诺、素、梦、忆、誓’诸字!”

筱鸢长公主静静地听着,过了好一会儿,才轻笑道:“你们兄妹的名字,可真是好!每一个听着,都像一个誓言呢!你父皇与母后的爱情佳话,可是天下皆知,你们的名字,莫不皆是父皇对母后许下的诺言?”

“父皇与母后感情深厚,为我们取名,亦表达了他们的心愿与期望!”轩辕惜儿说着,不禁心中情动,又怀想起远在故国的父母与兄妹们。

“呵呵!难怪世人都要说,只羡鸳鸯不羡仙!如此忠贞不渝的爱情佳话,怎能不羡煞旁人?”筱鸢长公主突变清冷的笑声,将轩辕惜儿的思绪从遥远的东昊又拉回到北国守玉宫。

听着她既似羡慕又似不屑的声音,轩辕惜儿不知该如何作答。或许,在一位年近五旬而尚未出阁的长公主面前,提到父皇与母后矢志不渝的爱情,本身便是一个错误吧!

再是温柔大度之人,若是被触及内心痛处,又怎能要求她继续宽容得体呢?如此想着,轩辕惜儿不觉更对筱鸢长公主生了同情与愧疚之心。

“世间真的有男子,可以一生只爱一个女人么?”筱鸢长公主突然说道,似在自言自语,又似是在问轩辕惜儿,眸光却不知看向了何处。

沉思一阵,轩辕惜儿道:“这样的男人,世间不是没有,而是太少。惜儿认识的,也不过三两人而已!”

筱鸢长公主眼中凌厉光华一闪,突然转眸看向轩辕惜儿,冷冷笑道:“你身边竟有三两个这么多吗?为何,我身边认识的,却没有一个?”

闻言,轩辕惜儿一惊,一时无言以对!

此刻,她终于明白了,这筱鸢长公主迟迟未出阁,不是因为性情古怪,也不是因为归依佛门,而很可能是因为受过情伤。她所爱之人,或是背叛了她,爱上了别人!或是,从来就不曾爱过她!

……

离开守玉宫之后,轩辕惜儿又带着众侍婢来到坤宁宫向皇后请安。

“听说,你从守玉宫过来!”皇后查氏一手捧着茶怀,一手拿着怀盖轻轻拔着怀中茶叶,嘴角带着淡淡笑意,却没有向轩辕惜儿看来。

轩辕惜儿虽听不懂北国语,却看出她艳美的脸上,笑容别有深意。

待澜衣低声向她翻译完毕,她低首恭敬答道:“正是!筱鸢长公主身子不适,臣妾还在守玉宫中逗留了一阵!”

“她那身子骨啊!二十年了,就没有过大好的时候!”查氏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轩辕惜儿看不出来,查氏是否因为自己没有先来向她请安而不悦,只好默然不语。

“本宫听闻,你昨日在守玉宫门外等了一个时辰,也未见到她一面!”查氏又别有深意地笑道。

“是。筱鸢长公主昨日卧床不起,因此不能见客!”轩辕惜儿解释道。虽说筱鸢长公主让她苦苦空等了那么久,可想到她贵为长公主,因被情所伤终身未嫁,一生孤寂无依,轩辕惜儿对她并无怨恨,反倒生出一份同情来。

“呵呵!你是她的晚辈,去向她请安是你的本份,怎能说是客呢?”查氏轻笑出声,随即盯着她,郑重其事地提醒道,“你可记住了,她是你的长辈!你日后即便忘了向母后请安,也切不能忘了去向她请安,知道吗?”

轩辕惜儿一时不知她的用意,只好恭敬回道:“向母后和姑母请安,是臣妾的本份,臣妾怎敢忘了?”

“好!”查氏得意一笑,向她挥挥手,示意她可以退下了,“去吧去吧!可别忘了,她可是你的姑母,亲姑如母啊!”

轩辕惜儿行了一礼,退了出来,带着众人离开坤宁宫。

亲姑如母!查氏所说的话却一直萦绕在她脑间。在皇宫中走着走着,她忽然淡淡一笑,大致想明白了。

段寂宸的亲母不过是个最低贱的婢女。或许,他从未见过自己的亲母,甚至连她是谁都不知道。因此,他自小便把一直住在宫中的大姑母,当作自己的亲生母亲般,两人感情因而特别亲厚吧?亲厚到,连皇后这名义上的母后,都心生嫉妒,以致说出如此酸溜溜的话语来。

想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轩辕惜儿不禁轻舒一口气,如释重负!此后,只需对筱鸢长公主和皇后二人皆恭恭敬敬便可。那段寂宸,也便不会再对她无端生气了罢!

当晚,段寂宸果然又来到了采荇阁。红红烛火之下,他俊美的脸上带着淡笑,温柔地宠幸着她,似乎忘记了昨晚的不悦,也忘记了曾对她发出的警告之语。

……

此后,每日清晨,轩辕惜儿都是先到守玉宫向筱鸢长公主请安,然后再到坤宁宫向皇后请安。

而段寂宸也几乎每夜都会到来,与她几番缠绵,然后又在半夜离开。

时光便在朝朝请安与夜夜欢缠中,如白驹过隙。一眨眼,轩辕惜儿在采荇阁已住了整整一个月。

除了清晨与夜晚,她的时间是自由的。她无须与段寂宸那些地位低下的姬妾们打交道,因此,她每日皆可以躲在采荇阁中,看书,弹琴,习舞。

父皇常说,她是兄弟姐妹七人之中,极为聪明的一个。这一论断,在她学习北国语时便一下得到了印证。只用了短短一个月,在澜衣等侍婢的耐心教导之下,她已经完全掌握了北国语。请安时,她已可自如地与皇后查氏直接对话了。这一点,曾让查氏吃惊不已!

而当段寂宸首次在白日踏进采荇阁,听到她熟练地用北国语吩咐一众侍婢之时,也不禁微微一怔!

转首望见出现在门口处的高大身影,轩辕惜儿放下手中书本站了起来,向段寂宸屈膝请安。 97NWwU51+tMWRQsLjs1l6Kozl+j9MMFidKcBaygv5XbQSX2Vx3YwwdzCF48FxcuY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