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11章 闻笛起舞

“太子妃?”那男子如妖孽般魅惑一笑。

轩辕惜儿只觉那俊美得让人心惊的脸突然在眼前放大,他的薄唇已迅速含住了她的樱唇,灵舌轻易地撬开她毫无防备的贝齿,长驱而入,掠夺着她檀口中的芳香。

轩辕惜儿呼吸瞬间变得急促无比,她甚至听到自己的心“突突突”地狂跳起来!

与霍萧寒充满怜爱的生涩初吻不同,面前此人的深吻充满了攻击性与掠夺性,来势汹汹,技巧娴熟!

强烈的男子气息扑鼻而来,而他口中的味道,清新而陌生。如此奇异的感觉,让轩辕惜儿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或许,天山的雪松便是如此味道吧?清新而冷冽,却又让人不自觉地沉醉其中……

少顷,从慌张中回过神来,轩辕惜儿开始用力推拒他。然而,他似只品尝一下,便放开了她,满意地抬起头来。

轩辕惜儿气得浑身微微发抖。那男子却哂笑着放开了捏住她下巴的右手。

“你今日如此辱没本太子妃,他日,我定要取你性命偿还!”轩辕惜儿对他怒目而视,说出了所能想到最狠的话!

“太子妃?味道还真不错!”他魅惑浅笑,抬首四顾,道,“不如,我今日便在此尝尝鲜吧!”

说着,他竟伸手到他那华丽的衣领处,就要解开衣裳。

轩辕惜儿惊得后退一步,以莫离剑抵住了自己的咽喉:“我就不信,你真的胆敢逼死段寂宸的太子妃!”

轩辕惜儿听闻,段寂宸无论在月国还是北国,都令人闻风丧胆。此刻,她需要用她那命定夫君的名号,来吓退眼前狂妄无礼之人!

那妖孽男子盯着她,突然爆发出一阵狂笑:“哈哈哈哈!”

笑完,他讥讽似地望着她:“以死相抗?贞节烈女?刚刚与情郎私会完,此刻便装什么贞节烈女?”

“不过,我告诉你,在北国可用不着使这一套!父死娶父妻,兄死纳兄妻,在北国,无论你被多少男人玩弄过,一样可以当太子妃,甚至皇后!我告诉你,你将成为北国的太子妃,不是因为你三贞九烈,也不是因为你貌美如花,而是因为,你是轩辕澈的女儿!”

说完,那男子冷然转身,身姿昂藏,头也不回地迈开大步离去。

男子的最后一句话,让轩辕惜儿愣在当场,久久回不过神来。她将成为北国的太子妃,是因为她是轩辕澈的女儿。这有什么问题吗?可是,为何他的说话却如此意味深长,甚至,充满了警告意味?

直到听到落儿在那边轻唤“长公主”,轩辕惜儿才山石后从转了出来,和落儿一起回到了雍和山庄的住处。

夜晚,轩辕惜儿躺在床榻着,想着日间霍萧寒眼中的痛意,一时难以入眠。再想到那北国男子讥讽嘲弄的眼神,她气恼得披衣下床,走出了厢房。落儿也忙披衣跟了出来。

坐在山庄西侧的湖边,轩辕惜儿抬头望月,思绪不可抑止地飘回了东昊的太上皇府。此刻,太上皇府上也是明月当空,母后、父皇,还有兄弟妹妹们,都安然入睡了吧?

微叹一口气,她忽然凝神静听:“落儿,是不是有人在吹笛子?”

落儿侧耳仔细听了听,道:“没有啊!奴婢听不到!”

轩辕惜儿站了起来,沿着湖边向西走去。

“长公主!”落儿轻唤一声,不明所以地跟了上去。

“咦?果然是有人在吹笛子!是谁呢?这半夜三更的。长公主,你的耳朵可真灵!”落儿边走边道。她也听到的缥缥缈缈的优美笛声!

“嘘!”轩辕惜儿回首对落儿作了个莫作声的手势,然后一直走到湖边尽头,凝神细听。

笛声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然而,轩辕惜儿却听出,这笛声充满了寂寞、痛苦与无奈。而且,吹笛之人,音律功底异常深厚!

在湖边一块石头上坐下来,轩辕惜儿静静地听着。此刻,自己的心情与吹笛之人是一样的:孤寂、无奈、伤感,对前路充满了未知的迷茫!

一曲终了,笛声再起,仍是寂莫而悲怆的曲子。轩辕惜儿站了起来,侧身举袖,随着笛声翩翩起舞!

她的歌舞自小得自母后真传,舞蹈更是姐妹三人中跳得最好的。此刻,她伴着远处笛声,随着心意迈动舞步,水袖漫意舒卷,裙裾寂然飘飞,有如月下仙子,在湖边翩跹不息!

到达莫都的第五日,轩辕惜儿与霍萧寒一齐上朝晋见北国皇帝段乌维。

当身着盛装华服的轩辕惜儿出现时,众人眼中皆难掩震惊赞叹之色。东昊的长公主,果真国色天香,雍容大度,与北国女子的粗犷豪放相比,更是自有一番温婉淡雅风韵!

轩辕惜儿向段乌维行礼之后,分别奉上了父皇与皇兄送给北国的礼物。

段乌维哈哈大笑着,满意地看着轩辕惜儿,用东昊语连声说着:“好!好!朕的知己故交,给朕送来了他最珍贵的礼物,就是他美丽的女儿!五日后,朕将为长公主与太子举行大婚之礼,长公主将成为朕的儿媳妇,就像朕的女儿一般!”

“谢皇上!”轩辕惜儿再次行礼谢恩。她早就听闻,已然仙逝的北国太后本是东昊的和亲郡主,因此,北国皇帝会说东昊语便不足为奇了。

段乌维开始向霍萧寒问话。轩辕惜儿此时才注意到,龙座下首的两排群臣中,站在右侧之首的便是五日前在城门迎接自己的蒋太师。看来,蒋太师确是北国最有实权的重臣!

而站在左侧之首的,却是一位二十上下、锦衣华服的俊俏少年。那少年,正面带淡笑,双眼几乎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

她不敢确定,这是否就是北国太子段寂宸,自己的未来夫君。但是,从他的衣着、气度,以及他所站立的重要位置来看,却是极有可能的!

北国的年轻男子,并不像东昊男子般,到了二十岁便开始将头发束起来,而是将满头的黑发任意披散着,或结成满头的小辫披在身后。而贵族男子,头上则有诸多装饰,最常见的便是貂毛、兔毛等动物皮毛。

就如两日前在雍山碰到的那个妖孽男子,头上是便是以一圈珍贵的白色貂毛束住发顶,两边再垂以白色貂尾装饰,使本已肤白如玉的他,显得更加俊美高贵!

突然想起那个对自己行轻薄之举的妖孽男子,轩辕惜儿心中不觉一阵郁结气愤。 GrOR9b4k89ioRBqapqi6zNEQ+PG+rx8NxXtbepXic04tqbNT02gGorYnHTjKRuMv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