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凰途:和亲逃妃
陌离

第1章 命定夫君

楔子

夜幕已完全降临,寂寥的天际上,一轮冷月低悬。茫茫雪原上,只见远处幢幢林影。

她拢紧身上的貂毛披风,举起已然冻僵的两手,凑近嘴边呵了口热气。

双腿已冻得接近麻木,走了这么远的路,她真有些迈不动步子了。好想就这么坐下来歇口气,可是她知道,一旦坐下来,她就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难道,自己真要这么冻死在这雪原上吗?

远处,那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狼嚎再次响起,竟似,是越来越近了。

心中一阵恐惧油然而生!难道,自己终是逃不过葬身狼腹吗?

艰难地抬起脚步,她决定尽快走到那丛林中去。毕竟,当狼群出现时,躲在林中,总好过就这么暴露在原野之上吧!

可是,很快,她就发现自己已陷入绝境。月色下,她看见一群黑影正向自己静静围拢过来。

是狼群!

几近绝望之下,她拔出了身上的短剑,紧紧护在胸前。即使难逃葬身狼腹厄运,她亦要把扑上来的第一匹狼亲手杀死!

无数双绿莹莹的鬼魅眼睛盯着她,随时准备齐攻上来。她内心凄惨一笑,自己的下场当真可怜!

嗖!嗖!嗖!

突然,她听到了一阵奇异的响声,像是兵刃插入肉体,伴着令人心惊肉跳的野兽哀嚎。那些绿莹莹的眼睛迅速地变少,她只看见,那个熟悉的高大身影在月色下快速飘闪着。

终于,所有的野狼均倒地而亡。她尚来不及出言,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宽阔怀抱。

月色下,那张俊美有如妖孽的脸凑到了她的眼前。他一手搂着她,一面带着嘲弄的冷笑低着头看她。

紧张与恐惧迅速转变为无边的愤怒!她睁大双眼,狠狠地瞪着他:“有本事,你就干脆杀了我!”

“哼!”他一阵低沉冷笑,“到如今还不知错吗?还要我怎么惩罚你才够?”

“我没错!错的是你!你狼心狗肺,罪大恶极!你该天诛地灭……”可她的话还没说完,她便已被他一把捞了起来,如一个物件般被高大强壮的他单手夹在腋下。

“放我下来,你这个毒如豺狼的禽兽!”愤怒与屈辱感让她忍不住高声大叫。可是,他毫不理会,迈开稳健大步向前走去。

很快,她便发现自己被他单手横抱着走进了那片丛林。她正要大叫“把我放下来”,他已经将她扔到了地上!

尽管地上有薄薄的枯草,但全身已近冻僵的她还是痛得皱紧眉头。她倔强地爬了起来,对他怒目而视!

“此刻,恨极了我,是不是?”

“是!”她咬牙说道,在气势上不肯有丝毫退让。

他凤目微眯,无声地一笑:“下一刻,我便要你爱我,爱到死去活来!”

说完,他伸手一扯,便将她的貂毛披风扯了下来,甩到了地上。白色的披风在地上曼妙地铺展开来!

他要做什么?

她瞬间冻得瑟瑟发抖,颤抖的声音带着难以置信:“你真是个禽兽!”

“我的小美人儿,随时随地侍奉夫君是你的本分!”他冷魅说着,伸手之处,她身上衣裳纷纷落地。

她全身冰冷,曼妙身体抖动得更加厉害。他已迅速解下自己的衣袍,一把搂住了她,将她压在了貂毛披风之上!

他身上真的好暖,健实的身躯像个滚烫的火炉。已近冻僵的她,双臂忍不住紧紧搂住了他,极力汲取着他身上的温暖。

“呵呵!”他冷魅笑着,伸手抓过自己的狼毛披风盖到两人身上。两件厚厚的披风,倾刻间筑起了一个温暖如春的小天地。

他埋首于完全的黑暗中,火热的唇准确地含住了她的,尽情亲吻起来。温热的双手在她冰冷的娇躯上肆意摸索!

她故意用自己几近冻僵的双手抱住他结实的窄腰。可是,他竟似极为享受这冰凉的快意,含着她的唇发出一声含糊的低笑。

热烈的气息在唇齿间流转,披风内的小天地变得越来越火热!她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慢慢被溶化,然后,再被他炙烤得滚烫异常!

纤手伸出披风之外,于寒气之中慢慢地摸索到了刚刚跌落貂毛披风旁的那柄短剑。

可她的手尚未握紧那短剑,正迷醉于她的娇躯的一只大手已猛然伸了出来,一把拍开那短剑,转而握住她的玉手,与她十指相扣:“真不乖!又想谋杀亲夫?”

他忽然立了起来,拂开身上的狼毛披风,一双大手紧握她的纤腰!她张大了嘴,来不及惊呼!

月色。雪地。丛林。

树影下,他长长墨发随着他的动作轻轻舞动,那双总令她怦然心动的俊美凤目,在夜幕下竟透出一束奇特的蓝光,如同妖孽般绝美,又如同豺狼般诡异!

“我的惜儿,将要嫁给怎样的夫君?”

清雅的闺房内,东昊王朝尊贵的卫太后,正拿着一把木梳,充满怜爱地为自己的次女,缓缓梳着那头长而细密的柔滑青丝。

“母后今日为你梳上发髻,便是将你嫁了出去!”卫太后一边为爱女梳妆,一边感慨道,“父皇与母后为你取名‘惜儿’,亦是希望你他日能得夫君爱惜!”说着,卫太后终是忍不住停下手中动作,轻轻拭起泪来:“自古和亲远嫁的公主,多是皇室宗亲女,可那北国,为何竟点名要你这嫡亲皇妹去和亲?”

“母后莫要伤心!”轩辕惜儿抬起一双美眸,柔柔地看向母后,“能为父皇与皇兄分忧,惜儿甘之如饴!皇兄说,两国停战二十一年,老百姓休养生息,国力皆渐强盛。如今若是再起战火,必定征战十余年也难定胜负。如此,遭殃的必是天下百姓,到时生灵涂炭在所难免!”

“这些话,你父皇亦与母后说过多次了。”卫太后拭去眼角泪痕,“只是话虽如此,可想起我的惜儿,竟要肩负如此国家重任,母后怎能不……”

轩辕惜儿不觉轻柔一笑:“只要能避免天下纷争,百姓流离失所,万千家中爱子命丧沙场,惜儿嫁给谁人还不是一样?即使嫁到遥远的北国也是值得!”

“你能这样想,母后真的很自豪!为我的惜儿,竟有如此胸襟与家国大义。”卫太后道。

“惜儿小小一个弱女子,又能懂得多少家国大义?只要能为父兄分忧,惜儿便觉心满意足。只是,惜儿自此不能尽孝,怕是再没机会见到母后!”说到此处,脸上一直平静无澜的轩辕惜儿,终是忍不住落下泪来。

是的,除了舍不得离开父皇、母后、皇兄以及众多亲人。她真的不畏惧将嫁给怎样的人。

尽管,听说她的命定夫君,是那位神秘莫测、声名却早已传遍天下的北国太子——段寂宸!

十五年前,北国与月国纷争不断,最终两国达成协议,双方君王互换长子为质子,才换来十多年的两国息战。

当时,段寂宸年仅六岁,便到了月国当质子。

直至三年前,两国突然征战再起。月国君王欲斩杀北国太子,而那年仅十八岁的段寂宸却早已闻讯,盗得好马成功出逃。

段寂宸逃亡途中,以一人之力,斩敌数千,闯过千军万马,最终逃回北国!

而月国的太子,则至今被软禁于北国,不得返回故里。

段寂宸回到北国后,因聪慧勇猛,迅速在朝中树立威信,统领万骑。

没有人知道,十二年间,他是如何在月国学得满腹惊世谋略,又是如何习得一身惊人武艺!

父皇曾对轩辕惜儿说,北国皇帝段乌维是他的故交。父皇了解他,亦相信他不会单方撕毁两国和好盟约。

然而,那在世人眼中如谜一般的段寂宸,却让身为东昊太上皇的父皇轩辕澈,以及身为东昊一国之君的皇兄轩辕恒不敢小觑,甚至深深忌惮,以致不得不狠下心来,欲将她送上和亲路!

轩辕惜儿一点儿也不怨责父兄!她安然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只是,她有一丝丝好奇,自己的那个未来夫君,到底是个怎样的厉害角色?他为何,竟点名要她和亲嫁他? ZtneE9T6aeT21q8jR/rY0uM7Q+ohpW54CknfCD8QpDfYYoL679N7L+T4eCwXarCf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