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逆天废材:腹黑邪王心尖宠
兔子阿银

第001章 血债血偿,肉债肉偿!

夜,死一般宁静,血月当空,大凶之兆。

阴暗潮湿的味道弥漫着鼻尖,风声无声掠过,牢房之中烛火或明或暗,映照在墙上的影子犹如鬼影重重,监牢深处,有人在低吟,有人在疾呼,有人在痛苦哀嚎。

唯独这一间牢房之中,一个身穿华贵绣裙却满身血污的女人安静的坐在干草之中,她的容貌算不上顶尖,顶多只是清秀,不过全脸上下唯一瞧得上的也就只有那一双灵动的双眸了。

女人神情悲怆,满脸苍白之色,细看之下她的身下还在流血,鲜血染湿了她的衣,染红了她的眼,双拳紧握着,手背上的青筋暴起,可知她心中的怒意。

牢房的铁链声响,她机械的看了看来的人,一身出彩且精致的华服长裙铺地,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头上更是珠钗宝石挂了满头,她便是要用这样的方式来羞辱牢中的女人,彰显出她的胜利姿态。

“小青,你还好么?要不要找御医给你瞧瞧?”说话的那女人站在离她三尺之外的地方,分明是嫌弃她身上的污秽,却又说着这般违心的话。

“玉锦,到了现在,你还要假惺惺到何时?”肖青冷眼看着她,就算心中再怎么悲戚,结局也无法改变了。

玉锦果然收起了脸上伪善的笑容,“小青,你也别怪我心狠,要怪就怪我的心眼太小,我的心里容不下他身边有任何女人,连你也不行!”

肖青昨天才独自生下孩子,气若游丝,冷冷的看她,“可先认识他的是我,和他先在一起的也是我,你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

“就凭啊,他心里现在装的人是我,以后也是,不然他会因为我一句话误导的话,就会相信是你亲手杀死了你自己的孩子?不,你和他的孩子,他连孩子的尸体都没有看上一眼,可想而知,不管你生男生女,他都是不在意的,他啊,只会喜欢我同他所生的孩子。”玉锦笑得异常开心,脸上尽是胜利者的愉悦。

听到这样的话,她拖着疲惫的身体想要上前杀了面前的玉锦,可是还没有伤到她分毫就被玉锦一脚踢翻在地,她的绣鞋落在肖青手上,狠狠的碾压,“小青,你以为就凭你的姿色当真能够入了他的眼?

他不过是利用你登上太子之位罢了,那一晚他准备的酒分明是给我准备的,却阴差阳错成就了你和他春风一夜,有了他的孩子,你可知道他背地里是如何同我道歉愧疚于我的?他嫌你恶心,可是你却没有自知自明,还真的以为他喜欢你,你说,你全身上下哪一点值得他喜欢?”

肖青的手腕在她用力的碾压之下疼的快要断掉了一般,不过那种疼又如何及得上听到事情真相心中的疼。

她为了助他登上太子之位,已经满身疤痕,苦苦怀胎十月,最后孩子刚刚生下来,玉锦趁着她疲惫掐死了孩子反而诬陷给她,她被定下杀害小殿下的罪名入狱并处于火刑。

两人是穿越时空的姐妹情,她又怎么会知道最后自己是死在了口口声声的好姐妹手中。

翌日。

她被覆在那高高的木架之上,披头散发再加满身狼藉,昨晚玉锦更是想尽一切办法折磨着她,将那牢房的刑具全都在她身上过了一次。

原来白皙的肌肤之上已经没有一点完整的地方,那巨大的囚服之下鲜血悄无声息的流淌着,顺着她光裸的脚裸慢慢渗透到了脚下的木质之中。

除了这张脸,她身上每一处都是疼痛难忍,满脸无一丝血色,她狼狈不堪的模样好似从地狱爬出的恶鬼。

而那两人从銮驾中下来,穿着贵气干净的华服,玉锦挽着他的胳膊,两人亲密无间,孤独翎那英俊的面容风采依旧,看来这三日他过的很好。

是啊,所有人都很好,唯独自己,是谁杀的小殿下又有什么关系,反正自己的孩子他从来就没有承认过,所以才会冷情到这样的地步。

她定定的看着面前站着的人,今日他穿着一件暗黄色的巨蟒长衫,领口和袖口都绣着祥云,那巨蟒张牙舞爪好似马上就要从他衣襟之中下来,脸上并无半点对她的怜惜之意。

身材修长,一半发丝被金色玉冠所束,另外一半墨发随意的散落在衣衫之上,眉宇之间尽是慵懒和华贵,他仍旧同她初见时一般的英俊和贵气。

那时她看了一眼便爱上了这个男人,可是时到今日,他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太子,离天子一步之遥而已,而她却不是当日的少女,多年的浴血奋战,衣衫之下的她早已经遍体鳞伤。

她身穿血服,脸上也是血污,没有哭闹,只是平静的问了一句:“若我说,不是我做的,你可信?”

他看着她的目光未变,“你觉得现在还有必要么?”冷情绝情的样子将她最后一丝希望也磨灭了,原以为他对自己哪怕有一丝怜惜也好。

可是并没有,现在她已经没有了利用的价值,他可以毫不留情的将她丢弃,对于弃子再无需作假,而玉锦在他怀中得意的笑着,好似在宣告主权。

是啊,还有必要么?她反正是要死的,哪怕是自己这一路为了他能当上太子,出谋划策,为他挡刀,为他风里来雨里去,到头来也抵不过美人唇边的一笑而已。

她的心已经死去,他温柔的说了一句:“要点火了,站远些,省得被烟熏到了。”却不是对她肖青,而是他怀中的玉锦。

“好。”玉锦的声音娇柔。

她身体在大火之中一点点被灼烧成灰,向来坚强的她终于在这个时候流下了一滴清泪,想着过去为他所做的一切是有多么的不值。

连自己要死之时他的眼中都没有一点心疼的神色,她目光骤然冰冷,在那滔天的怨气之中,一字一句道:

“孤独翎,萧玉锦,今生你们害我负我,来生我定要化作恶鬼,将你们吞其肉,饮其血,搅得太子府永世不得安宁,亲手将你们送入地狱!血债血偿,肉债肉偿!” uKm81zoR+/xtaP2QvgVZsCLR+h/Gcua2KAJES8yGB9RHRn/TL3K3LpwzTlDJv57I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