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3章 噩梦扰人(2)

来不及想那么多,我一口气跑进家门,这才想起周扒皮还在餐馆里。要再返回去救他是不可能的,毕竟我又不是圣母玛利亚。出于人道主义,我帮他打了110和120,也算仁至义尽了。

缓了好一会儿神,我才从地上爬起来,打算泡个热水澡压压惊。躺在注满热水的浴缸里,满足的叹了口气。回想今晚,真是邪了门了——又是被老板潜规则,又是撞上巨蛇怪,还敢不敢来点更刺激的?

泡完澡从浴缸出来,我一边用手抹开附着在镜子上的水汽,一边擦着湜漉漉的头发。看着镜子里渐渐清晰的脸,想到之前周扒皮一边想要我,一边又嫌弃的骂我“丑八怪……”时,我忍不住笑了。

说实话,这张脸的五官真没什么可挑剔的,眼睛大,鼻梁挺,皮肤也不错。唯一的败笔就是一枚鸡蛋大小的鲜红色胎记,从右边的太阳穴一直延伸到额头上,跟一团风中猎猎燃烧的火焰似的,既刺眼又突兀。

而在这个全民看脸的时代,有这样的胎记,就算是九天仙女下凡,也会变成路人甲。算了,长得漂亮是老天爷赏饭吃,像我这样人丑的,还是多读书吧。

我深吸一口气,伸手在头顶挥了挥,好像只要这样做就可以把所有的不如意都赶跑。随后裹着浴袍钻进了暖烘烘的被窝:好好睡一觉,明天太阳还会照常升起。

受过惊吓之后人特别容易犯困,才沾到枕头,就睡死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睡的正香,迷迷糊糊中感觉被窝里灌进一阵冷风。紧接着好像有什么东西钻了进来,冰冷的触感紧贴着我的皮肤,一寸一寸游走,越来越往下。

我难受的挣扎了一下,想翻身却发现身体动不了了,仿佛被一根无比结实的大绳捆住了一般。连眼皮都跟抹了502似的,怎么也睁不开来。

随着我的呼吸,这根绳子好像活过来了,越收越紧,勒的我呼吸一滞。迷糊中,甚至能感觉到它鳞片一样粗糙的表皮下,有心脏在强有力的跳动。

是蛇!刹那间,脑海里划过餐馆里惊心动魄的一幕。难道那条巨蛇,跟着我到家里来了?不对,它又不是猎狗,怎么可能找到我家。

一定是之前惊吓过度,才会做关于蛇的噩梦。别怕,放轻松,一切都是假的。

“怎么,这么快就把我忘了?”

正在我试图催眠自己的时候,一个冷冽中透着戏谑的声音贴着我的耳朵根低低传来。陌生的声音,陌生的气息,完全没有一点印象。

我吓得打了个激灵,想说话,却怎么也张不开嘴。

“我好心好意救你,你反倒拿杯子砸我,真是个忘恩负义的坏东西。”说话声低沉了几分,听得出对方有些不悦,“既然你这么调皮,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未落,缠住我的那股力道蓦地消失了。几乎是同时,一个冰冷的身体就贴了上来。

光滑的皮肤,修长的四肢,还有缠绕在我脖颈间千丝万缕的头发。我顿时明白过来,在我被窝里的不是蛇,而是一个人,一个男人!确切的说,是一个长头发的男人。卧槽,这什么情况?

现在我真的混乱了,完全分不清自己是醒着还是在做梦。只感觉对方的手伸进了我的浴袍,在慢慢的往上移动。直到快要碰到胸口的时候,一用力,整个浴袍就被扯了下来。

突然碰触到空气的皮肤立马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拼命挣扎,偏偏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如同案板上待宰的羔羊,只能眼睁睁任凭摆布。

于此同时,一只手已经伸到了我的身边。像是为了故意惩罚我似的,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渐渐往上游走……

他妈果然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我只是随便想想还有没有更刺激的,结果更刺激的就真的来了。

我扣紧牙关,直到失去意识的前一刻,耳边还回响着对方急促的呼吸声。在无尽的黑暗中,我仿佛听到有什么东西在身体里打破了。这回是真的完了,我绝望的想。

早上是被窗外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吵醒的,我懒洋洋的睁开一条缝,淡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好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从C上坐起来,我伸了个懒腰,感觉浑身上下痛的厉害,好像昨晚被人套进麻袋暴打了一顿似的。

等等!一想到昨晚,我立马清醒了,猛地一把掀开被子——睡袍还好端端的穿在身上,除了腰酸背痛,抬不起胳膊腿之外,身上也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最最重要的是,没有那个可疑的男人!

我暗自松了口气:果然是个噩梦,幸好只是个噩梦。

大清早这么一吓,睡意全无。又意识到上午还有两节专业课,我也不敢再拖拉,赶紧起C洗漱,换了套衣服就匆匆忙忙出了门。

一走出楼道,就看到附近的居民三五成群的聚在小区大门口,窃窃私语着什么。有的急得直跺脚,有的烦躁的走来走去,还有的拿着手机气急败坏地在打电话。更有几个白领打扮的女人一脸惶恐,哆哆嗦嗦的浑身发颤。

这是怎么了?我纳闷的往前走,还没到门口,就被门卫张大爷拦住了:“丫头,别过去,前面危险着呢!”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我问这话的时候,已经陆续有人原路返回了。

“不知道撞了哪路神仙,今儿个早上我一起来,就看到咱们小区门口密密麻麻爬了一地的蛇,全是带毒的。”张大爷用手比划着,告诉我千万要小心,否则被咬一口,阎王殿的小鬼就该来索命了。

又是蛇?我不禁蹙了下眉,还真是邪乎了。从昨晚碰上那条骇人的巨蛇开始,蛇这个字眼好像跟我卯上了一样。梦里出现蛇也就算了,现在青天白日,小区让毒蛇给包围了,这又怎么解释?

难不成我最近和蛇反冲,还是这几者之间,有某种不为人知的必然联系?

正想的出神,前方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就听到有人被蛇咬了。一时间聚集在门口不敢出去的人全都乱了,尖叫着往里涌了回来。 +x3Yt/gRDxuenGuxbjoUY2SxZdsYXmJ5nrrIWbeF7pthkj2jGEXiN2MRlL+lBDKu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