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003章 那不是意外

他回京的路上,遇上山石滑落,葬于泥石流之下,连尸骨都难寻觅。

看着昏昏沉沉的天色,严锦宁不由的就湿了眼眶。

“你一个人住在庄子上,我留在这里,诸多不便,你放心……”司徒渊看着渐晚的天色,轻声劝她。

“我不放心。”严锦宁情急之下,一把握住他撑伞的手,“总之——你别走了。”

她还在病中,手掌还带着高烧的余温,烙印在皮肤上,又似是顷刻就暖在了心里。

司徒渊的心跳猛地一滞,手指不禁便多了几分僵硬。

严锦宁循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顿觉自己失态,烫了一样赶紧撤手,稍稍往后退了半步。

她垂了眼睛,不叫他看到自己眼中慌乱,只轻声的道:“我怕晚上打雷,你在外院住着吧,我——”

她不能告诉他,她怕极了他会一去不回,也怕极了噩梦重现,这一走,就又再成了一次决绝的永别。

马上就要入冬,这个时候,即使下雨也极少会有雷电了。

司徒渊见她是真的神情恐惧,便就皱了眉头。

闫宁见他动容,不由的倒抽一口凉气,一步上前,“殿——”

司徒渊不动声色的一个眼波横过去,阻了他,只对严锦宁点头道:“那好吧,我就在外院的书房住一晚,等明日你的烧完全退了我再走,这样也更放心些。”

严锦宁如释重负,微微点头。

“小姐。”玲珑这会儿也撑了伞从屋子里奔出来,一面忍不住责备道:“小姐您都还在病中呢,怎么能淋雨,快跟奴婢进去吧。”

司徒渊将她送至玲珑的伞下,严锦宁转而对拧眉愣在旁边的刘妈妈道:“妈妈,天晚了,夜路难行,只能委屈七殿下在咱们庄子上将就一晚了。你去前院把屋子收拾出来,给殿下住吧。”

虽然前后两个院子隔着一道门,可这庄子上没有长辈,刘妈妈便有些犹豫,“这——”

“快去吧。”严锦宁却容不得她多说,转身就匆匆进了屋子。

司徒渊的身份贵重,刘妈妈不敢怠慢,虽然心里不赞成,也还是应诺去了外院收拾。

以前严锦宁身体好时,每日都过去读书写字,那屋子也不需要特别打扫,刘妈妈只带人把床帐被褥换了,又让厨房送了晚膳过去。

待到传膳的婆子退了出去,闫宁从外面进来,却见司徒渊正负手站在窗子前面,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水出神。

他的神情冷淡,当中却又隐约透出几分凝重。

闫宁很少见他露出这样的表情,走过去道:“主子,今晚……您真的……”

不走了吗?

司徒渊面上没什么表情,闫宁却总觉得心里不踏实,“难道是二小姐她察觉到了什么吗?”

可是,这又怎么会呢?

后院厢房。

严锦宁坐在榻上,将辛苦的药汁一丝不苟的一口口咽下。

刘妈妈坐在她对面的绣墩上,接过药碗放在桌上,赶忙又递了漱口水过去,这才有些不满道:“小姐,虽然七殿下过来探望是一番好意,可是这大晚上的将他留宿在此,终究是不妥的。”

“外面的雨都下了整一天了,殿下他身份贵重,万一让他冒雨回去,路上有个什么闪失的,不还是咱们侯府的责任吗?”严锦宁拿帕子拭了拭嘴角,只当听不懂她的意思,“妈妈,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唉!”刘妈妈只是叹气。

严锦宁眨眨眼,目光纯粹,“横竖殿下只是在外院住着,你去交代下头的人一声,回头让他们别乱传话也就是了。”

“也只能是这样了。”刘妈妈看她一眼,端了桌上的空药碗,转身先出了屋子。

“小姐放心吧,下头的丫鬟婆子们不会乱传话的,您的身子又不好,先歇了?”玲珑铺好了床,走过来扶她。

“好!”

玲珑扶着她上床躺下,也就退下了。

待到房门合上,严锦宁却又爬了起来,屋子里没有点灯,她也不动,只抱了膝盖,歪着脑袋枕在膝头安静的听雨。

她不去深究到底之前那惨烈的种种是她做的噩梦还是眼前的这一切才是臆想出来的幻觉,只是无比庆幸——

他还在!

无关风月也无关男女之情,只因为,他还安好!

这场雨也只下到后半夜便就停了,秋风飒爽,吹了半宿,次日起来,院里青石上面的水渍就先干了一半。

“小姐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玲珑从院外端了洗脸水进来,见到严锦宁正站在廊下,就赶紧快步走过来,放下脸盆,又试了她额头温度,这才如释重负,“已经不烫了,一会儿用完早膳,奴婢再叫齐大夫来给您瞧瞧。”

“嗯!”严锦宁笑笑,由她伺候着梳洗更衣。

都打点妥当了,见着早膳的时辰未到,她便说道:“这半个月就关在屋子里养病了,今儿个天气不错,我先去前面的花园里走走。”

玲珑见她的精神好,就没拦着,取了披风给她披上。

主仆两个沿着花园小径一路赏景一路前行,越过一片花圃,就瞧见前面的空地上,一袭青衫磊落的少年正在肆意舞剑。

阳光洒下,随着他凌空而起的身姿和挽起的剑花折射出绚烂的光芒。

美人如斯,玲珑从旁看的已经痴了。

严锦宁的唇角弯起一个笑容,不经意的一回头,却见庄子上负责采买的老家人从旁经过。

“梁伯!”严锦宁叫住了他,“你今日是要进城吗?”

“是啊!”梁伯是个慈祥的老者,笑眯眯的走过来行了礼,“本来昨天就该去了,可是被雨水给阻了,要进城去买些米粮。”

“哦!”严锦宁淡淡点头,“才下了雨,也不知道路上好不好走?”

“都好都好!”梁伯笑道:“老奴已经跟隔壁庄子上的人家打听过了,他家有人一大早刚从京城过来,说是路上平稳,没事的。”

外院的小厮催促,梁伯就急匆匆的走了。

路上平稳?全无阻碍?那前世时候的那一场意外又要怎么解释?

严锦宁盯着他的背影,眼底的笑意却一点一点慢慢冷了下来。 9GJ0woOcB0iv64Bgxm45f3nN9PBSZaqwcB275TM8Ac1H1xcwrIz7c73n4sAbFrLs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