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003章 有点像人了

外面的人见热闹看完了,也准备离开,苏果突然喊了一声,“乡亲们,大家听好了。以前的苏果,瞎了眼识人不清,落得今日这种下场。现在的我要斩断过往,好好的生活。从今往后,如果有谁敢欺负我们娘儿几个,我一定会见血为止。你们就当我疯了吧,我无所谓。”

说着,举起斧头朝自己头上砍去。

外面的人吓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病倒在床上的覃氏听着外面的大动静,使尽全身力气出来,刚到房门口就看到这一幕,吓得尖叫一声,两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宋安之也是吓了一跳,心中有一股莫名的失望。

原来,她还是那个爱寻短见的人。

当日就不该救她。

他最讨厌这种以死要挟的人,她是可以一了百了,可她有考虑过那些还活着的人吗?

让仇者快,亲者痛,这种人真心不值得他救。

哐当一声,苏果丢下斧头,手里拿着一小束头发,霸气的看向众人,道:“昨日之事如此束断发,一切随风,昨日的我如此束断发,去旧迎新。大家慢走,不送!”

说完,她用力向后一抛,一缕青丝随风飘散。

众人长吁了一口气。

已转身走出几步的宋安之不由的顿足,嘴角轻扬。

有点像人了。

他抬步,一瘸一瘸的离开后山脚下。

自己也不明白,心竟有一种很轻松的感觉。

“大姐,你快来把娘亲扶进去吧?”房门口,苏云着急的喊道。

苏果拾起斧头走向老二苏朵,弯腰把她身上的绳子割断,然后才走过去扶覃氏。

“好了!”

苏朵愣愣的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哇的一声哭了。

听着这边着急的声音,那边的放声大哭,苏果一个头两个大。她弯腰打横抱起覃氏,手摸着那些突起的骨头,她暗叹一声,“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啊?”

把覃氏放在破炕上,苏果起身朝房间里扫看了一圈,没有发现可装水的东西,又连忙去外面的棚子里找了一个破口碗,然后又丧气的放在灶台上。

没有开水,让一个病人喝凉水,这也不太好。

她看向蹲在院子里哭的苏朵,唤道:“别哭了,过来烧点水给……给娘喝吧。”

“大姐。”苏朵抬头,眼睛又红又肿,鼻子也红红的,可怜兮兮的样子。

她没有想到大姐还能振作起来,想想前面难熬的日子,苏朵这是喜极而泣。看着眼前这样的苏果,她只觉头顶上的乌云都不见了。

真的开心。

也松了一口气。

苏果又轻叹一声,点了点头,道:“别哭了,以后,我们一起好好过日子。大姐对不起你们,以后,大姐会保护你们。”

“嗯。”

“你过来烧点开水给娘喝,我去外面找点吃的。”苏果提起一旁的菜篮子,又把放在一旁的小锄头也带上。这个家早就没吃的了,这些天一直吃又苦又老的野菜。

苏云从房里跑了出来,“大姐,我陪你一起去。”

“不!你留在家里照顾娘吧。我一个去就行了。”

“可是……”小家伙一脸紧张,又不安的看向苏朵。

苏果一下就明白了过来,这丫头是怕她又出去寻短见,所以,听到她要外出就着急的跑出来,想要寸步不离的跟着。心,趟过一股暖流,苏果严肃的向她们保证,“我向你们保证,我不会再寻短见!一定不会!”

“大姐,你……”

“三妹,你听大姐的话,不会有错的。”苏朵打断了小家伙的话,又看向苏果,道:“大姐,你早去早回,家里有我,不会有事的。”

“嗯。”苏果走了几步,突然又停了下来,指着灶台下那张生锈的菜刀,道:“若是她们还敢上门,你们就拿刀砍。他们都是吃软怕硬的,不用怕他们。”

苏朵重重的点头。

大姐真的不一样了,她好喜欢这样的大姐。

交待了一翻,苏果这才放心的出了家门。

找时间,她得教她们一点防身之术,不能这样软软的被人欺负了。

苏果出了家门,抬头望向四周的大山,然后从旁边的小路进山。她仔细的看向路两旁,走了好长的一段路都没有发现野菜,她便放弃了。

这里离村子里近,有野菜也一定被人挖光了。

不放心家里的人,此刻,她只想尽快找了吃的回去。

不知不觉的进了深林子里。

等等!那是什么?

苏果看见一抹灰影从前面的草丛里跑过,她认出那是野兔,连忙从篮子里拿出柴刀,蹑手蹑脚的过去。松树下的草地上,三只灰色的野兔正在欢快的吃草,丝毫没有注意到危险正在靠近它们。

举起手中的柴刀,瞄准目标掷了出去。

咻咻几声,三只野兔倒在地上。

而她的柴刀从野兔旁边划过,没入土中。

苏果警惕的扭头看去,只见宋安之从一旁的大树后走了出来,一瘸一瘸的走向三只野兔。

“放着,那是我的。”眼看着他弯腰去捡野兔,苏果急了,冲上去就把那只离柴刀最近的野兔捡进了自己的菜篮里。

她从地上拔出柴刀,转身就要走人。

手腕被人紧抓着,她扭头看去,只见宋安之沉着脸,别一只手从她的菜篮里取出野兔,“姑娘,你错了,这三只野兔都是我打的。”

“这只明明就是我用柴刀打的。”

苏果不服气。

好不容易得了一只野兔,她说什么也不会让出去。家里那一个个人都骨瘦如柴,有机会就得补补。

一人抓一只兔耳朵,谁也不谦让。

宋安之白了她一眼,问道:“你说,这兔子是你用柴刀打的,那为何这兔子身上没有流血?”

“这……”苏果犹豫了一下,挺直腰身,抬头挺胸,不想输了气势,“它是被吓死的。”

“吓死的?”

“对啊,兔子本来就胆小,见柴刀朝它劈下来,它还能不被吓死吗?”说着,她又重重点头,似乎要肯定自己的说法,“对!它就是被吓死的。”

可她不知,她越是这般便越让人觉得她在虚张声势。

宋安之弯唇笑了下。

“你笑什么?”苏果被他突然的笑容闪了下神,这人怎么能长得这么好看,只可惜他是一个瘸子。

“笑你天真,说谎也不打草稿,小骗子,牛都被你吹到天上去了。”

“我什么时候说谎了?” pAeC1iSBONarBKGJkYssKagvKdu3dmnq1VUkV36FvB7GkSqcHrbxDStgg7ILZqqs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