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3章 她怎么勾搭上你的

沙滩上空空如也,仿佛不久前在这里举行的派对是一场梦境。

沙滩另一头的遮阳伞下坐了两个人,裴界喝了口威士忌,一见沙滩上孤零零的身影,忍不住对身边的男人打趣:“我还以为你这儿的保镖有多牛,看来徒有虚名啊。喏,被我发现了一个漏网之鱼!”

宁爵西挑眉没说话,身后的岳辰忙上前去查看情况。

折腾了一天也累了,秋意浓向来随遇而安,索性盘腿坐在地上休息,大不了坐在这儿看一夜的海景,说不定明早还可以看日出。

“小姐,你怎么没走?”岳辰沉着脸走过去,“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里是私人领地,外人不得逗留。”

秋意浓微微一笑,站起来拍拍裙子上的细沙:“我拿东西慢了一步,你们还有直升机吗?没有的话,船也行。当然,我会付费。”

孤寂的冷风呼呼的吹着,她抱臂瑟缩,头发散乱,脸上的妆也化了,有些狼狈。

可即使这样,她依然能千娇百媚。

这世上就是有这么一种女人,不管她是浓妆华服,还是落魄潦倒,都能自成一股无人能及的风情。

裴界怔了怔,身体前倾,眯眸看清那抹娇艳动人的身影,不屑道:“原来是她。”

“认识?”宁爵西闻言看过去,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的摇着酒杯,冰块在琥珀色液体间撞击,发出沙沙声。

“何止认识,简直是久仰大名。”裴界跷起二郎腿,笑的别有深意:“你刚回来,自然不认识。这位可是鼎鼎大名的倾城美人,秋家二小姐,秋意浓,是个私生女。整个青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多是她的裙下之臣。”

岳辰这时走回来:“宁先生,那位小姐说收拾东西晚了一步。”

“理由很充分。”裴界笑。

宁爵西看了看裴界,不以为意的抿了抿薄唇,对岳辰吩咐道:“让阿深送她回去。”

阿深是他的专属直升机驾驶员。

裴界吃了一惊,伸手制止:“你确定?这女人可不是什么良家妇女,一旦你让阿深送她回去,明天全城的人都以为她勾搭上了盛世王朝,这对你可不是什么好事。”

宁爵西还没开口,一道婉转的嗓音飘过来:“谢谢宁哥哥,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一声亲昵的“宁哥哥……”让空气静了几秒,裴界和岳辰一脸懵圈,而宁爵西居然笑了笑,很淡,淡而无痕。

“什么情况?”裴界诧异中不禁站了起来:“原来你们认识。”

宁爵西瞥了他一眼,没有回答,倒是将手中的威士忌放到了圆桌子上,十指交握,坐姿未变,如墨般的深眸看向秋意浓:“客气了。”

飞机场那儿,阿深发动了直升机,螺旋桨的巨响声传来,秋意浓歪着脑袋冲他笑了笑:“来日方长,那就改天再道谢。”

“不用了,举手之劳而已。”宁爵西笑容依旧,但只要细看会发现未达眼底,似乎是这个男人的一贯处事风格,看似温文尔雅,实则拒人于千里之外。

很快,岳辰带着秋意浓离开了,裴界拍了一记宁爵西的肩膀:“她怎么勾搭上你的?”

宁爵西一手搁在椅背上,神情俱淡:“她曾是翩翩的家教,以前见过一面。”

“呵,见过一面就亲热的叫‘宁哥哥’?”裴界脸上的轻蔑更盛,想起了什么,惊诧的问:“她还当过翩翩的家教?”

陆翩翩,宁爵西的表妹,见了宁爵西就爱“宁哥哥宁哥哥……”的叫,不用说这个女人硬把自个和陆翩翩扯上了同等地位。

“嗯。”宁爵西点头。

裴界脑海里怎么也无法把秋意浓这种以色侍人的女人与那种智商高等的家教联系在一块儿。

“那陆翩翩后来的成绩如何?”

海面银波粼粼,像披了一层薄纱,细浪相互追逐拍打着沙滩,发出的声音如少女般羞涩低语,仿若多年前那个微风习习的宁夏。

宁爵西指间燃了烟,眯眸静了好一会,像想起什么有趣的事,薄唇浅勾,吐出两个字:“更糟。”

呵,果然如此,花瓶就是花瓶,外表风骚漂亮有什么用,肚子里还不是一堆稻草。

裴界冷笑了一声,一连喝了几大口威士忌,因喝的太猛,呛的他剧烈咳嗽起来:“以……以后,碰到这种女人……最好绕道走……能绕多远……就绕多远……”

宁爵西目光不动声色的瞥了他一眼,反问:“原因?”

“你不信?”裴界踉跄着坐回椅子里,细数起来:“放眼青城谁不知道秋二小姐惯于用美色去谈生意,她的身体就是最好的筹码。去年恒久实业要争一个合作案,本来恒久实业那种小公司压根没什么胜算,争取了许久人家压根不搭理,眼看要被宋氏抢走,谁知这个秋二小姐一出马,陪睡了一夜,那赵总第二天立马就签了……这事,整个青城都传遍了……上次我们应酬,赵总喝醉了酒还津津乐道来着……”

宁爵西静静听着,没有发表意见,薄薄的烟雾袅袅上升,盖住了眉眼间一抹深沉。

翌日下午四点,恒久实业,秋家的公司,秋意浓姗姗来迟。

来到公关部角落的办公桌前,刚把包放下,林巧颖按内线让她进去。

办公室内,秋凌也在,瞪着秋意浓的目光像要冒火,又慑于林巧颖的警告不敢发作。

“阿姨。”秋意浓打招呼,笑容明媚。

“今晚约了盛世的程总,衣服一会送过来,你好好的打扮下。”林巧颖也厌烦秋意浓总是一副千娇百媚的样子,好象什么都打不垮她。

这么些年不管怎么折磨为难秋意浓,她就像是沙漠里的仙人掌,怎么都折腾不死,还时不时的刺你两下,让人火大。

想到昨晚订婚派对被搞砸,现在外面的谣言满天飞,说什么难听的都有。一向好面子的林巧颖岂有不怒的道理,想发作,又想到即将与盛世的合作案,强忍了下来。

眼看秋意浓去里间化妆打扮,秋凌气恼的说:“妈,你看她得意的样子,就好象这公司没了她就发展不下去,公司里有这么多公关,为什么非要派她去……” g9moz1jATIlL1eT4FSvQpE7Nuk/KMwgSo6m8u/QkralmhdQpn1+4mLQLA9xOppnK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