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2章 你是个什么东西

他不过一个月没回来,怎么就多了这么多陌生人?

宁爵西双手置于裤袋中,沉声问身后的岳辰:“这是怎么回事?”

被质问的岳辰一脸暴汗,忙低声解释:“是表小姐,大概半个月前表小姐说要借岛屿一用,还说是您亲口承认的生日礼物。对不起,是我失职,没有向您求证。”

宁爵西敛了眉眼,安静片刻后,垂眸不疾不徐的语气道:“去处理一下。”

“好的,宁先生,请给我十分钟。”岳辰紧张的转身去打电话叫保镖。

休息室内,等待秋意浓的是林巧颖的重重一记耳光:“养了这么多年,没想到养了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这要我以后怎么出去见人!说,那照片是你在哪儿合成的?你现在立刻马上出去澄清,还凌儿一个清白。”

秋意浓舔了舔嘴角的腥味,面露讥讽。

林巧颖,她爸爸秋世的正牌妻子,平素里仪态大方的秋夫人,此时此刻却是一副气势汹汹,狰狞扭曲的面孔。

秋意浓轻描淡写道:“秋凌和左封偷情是事实,有照片为证,没什么好澄清的。”

“你……”林巧颖气炸了,怒极反笑,双手抱胸连声冷笑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有资格毁了左家的婚事。要不是我抬举你,凭你一个野种一辈子都不可能攀上左封那样的金龟婿。”

秋意浓嘲弄般的扬起唇角:“既然左封那样的在阿姨眼中是金龟婿,为什么不把秋凌嫁过去,我看秋凌挺喜欢左封的,要不然怎么会在我的订婚礼上迫不及待把衣服脱了……”

林巧颖勃然大怒的指着秋意浓骂道:“你这个野种,也不拿镜子照照你自己,被人用完了就甩的烂货,你有什么脸骂凌儿。”

“吵什么?”秋世听到声音从外面进来,他在林巧颖面前一向低声下气,见到女儿被打,也只是象征性的问了这么一句。

秋意浓泛冷的目光转到秋世身上:“爸爸,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林巧颖蛮横的插话进来:“什么怎么处理,既然你不识抬举,好的不要,那你就嫁给李总!”

秋世一点没反对,附和道:“是啊,小意,李总一直惦记着你,恒久和他是多年的合作关系,他的妻子几年前病逝之后,他就一直没再娶,在感情上他非常专一。”

秋意浓揉揉耳垂,骤然低低笑起来:“爸爸不觉得奇怪吗?李总比爸爸大三岁,如果我记的没错,私下时您称呼他为李哥,他称呼您为秋世老弟。那么如果做了亲,他要怎么称呼爸爸?”

秋世被呛的不轻,顿时说不出话来。

林巧颖看着秋意浓占了上风的样子就来气:“你的婚事是之前说好的,你不想嫁也行,拿三千万过来,以后你爱做什么,想做什么,没人管你。”

目光在林巧颖与秋世之间来回,又扫过在角落里假装啜泣的秋凌身上,秋意浓唇边弯起一丝嗤笑,恒久实业是十年前秋世靠着林巧颖嫁过来的三百万嫁妆而发家的,这些年在夫妻二人的经营下也算有声有色。

然而,一年前秋世听信了他人鼓吹,盲目进军IT界,企图在网游那块大赚一笔,事实却是投资失利,直接导致恒久资金链断裂。

商界向来如此,不缺锦上添花,只缺雪中送炭。

昔日合作伙伴纷纷装聋作哑,眼看恒久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秋世和林巧颖主意自然拿打到了嫁女儿身上。

大女儿秋凌从小捧在掌心上,自然舍不得贸然嫁出去,小女儿还在国外留学,剩下的就只有秋意浓了。

于是,左封出现了,称订完婚那天会给一张一千万的支票当聘礼。

秋氏夫妻求之不得。

自秋意浓十岁到秋家以来,这些年陆续和左封见过几次,在她眼中左封是个邻家大哥哥的形象。对于她要嫁进左家的事实,她默认,并有些期待,因为她想早早离开秋家这个火坑。

可是事实证明,这世上没有不劳而获的自由和幸福。

她的梦想破灭了,左封不是从天而降,解救她的白马王子,而是戳破她心中那个美好泡沫的恶棍,而她必须重新找目标,自己救自己。

如今,放眼整个青城,谁肯愿意出三千万娶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

事在人为,不试过就永远没有机会,不是吗?

秋意浓决定试试。

林巧颖还想冷嘲热讽一番,秋世把人拉住了,离开前对秋意浓说:“小意,爸爸相信你,给你一周时间。”

三人走后不久,外面突然传来此起彼伏的女人尖叫和阵阵繁杂凌乱的脚步声。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难道有海盗?

这儿远离内陆,飘泊在一望无际的太平洋上,如果有海盗可不是什么好事。

秋意浓伸手抽来面纸,擦干净嘴角的血迹,走出休息室一探究竟。

外面比想象中要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乌压压的一大群统一着装的保镖,手里拿着又黑又长的警棍,像赶鸭子一样赶着宾客们往沙滩外走。

“对不起,各位,这里是私人岛屿,外人不得进入。”岳辰拿起话筒,朝所有人喊话:“停机场那边已经安排好了直升机,请大家有序登机,赶紧离开!”

这些话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场面仍然乱糟糟的,争吵声、哭声、谩骂声不绝于耳。

相较于周围的人心惶惶,秋意浓知道这种情况下慌张也没用,四周都是枪,谁都跑不了,只能俯首,听人摆布。

目光从站在高处的岳辰身上跳过,隐约看到一道修长尊贵的身影伫在那片阴影中,一时看不清五官长相。

心里隐隐绰绰有个声音划过,是他。

这座岛屿的真正主人。

陆翩翩说过,这座岛屿是她表哥的。

快到出口,秋意浓猛然想起了什么,低头一看空空的右手,发现最重要的笔记本忘在休息室里了,转身拨开人群往回挤。

几分钟后,秋意浓气喘吁吁的折回来,只能眼睁睁看着最后一架直升机在大海上空渐渐飞远。 M14gj1fVHWNvg6ZMG4vQCLYXSRNs/VrlgOvcI2iAkv8oKjYyIg00Ynej0BrO6f6+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