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6章 印堂发霉

幸好张仪抽完烟又回来了,项念念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天快亮了,她手里的画已经恢复原状,只等最后的重新装裱程序,张仪看着那幅画啧啧称赞,真的一点都看不出来这画被撕碎过。

“项小姐果然是妙手回春。”张仪说。

“不敢当”项念念谦虚的回道,她拿起半张宣纸把画芯盖住,实在是不想去看那幅画。

“项小姐你去休息一下吧”张仪说“我在这里看着画等它干了再叫你。”

“麻烦你了。”项念念也是熬不住了,这一晚上精神高度紧张,放松下来才发现自己腿酸痛的走路都发抖。

她睡的并不安稳,总听到身边有人窃窃私语,也不知道自己是睡着还是醒着,好像被魇住了,耳边总有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思思……思思……”好像是再叫思思这个名字又好像是毒蛇吐着信子的声音。

不等张仪叫她她自己就惊醒了,外面太阳已经挂的高高的,她回到工作室完成了最后的装裱程序之后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张仪看着画,惊讶的已经不能再惊讶,真的跟原本的一模一样,尤其是那画中人的眼睛,他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未经发觉的的绘画天份,居然能画的跟原版一样传神。

“项小姐,真是太感谢你了,你帮了我们于总一个大忙。”张仪殷勤的替她打开车门。

“不用客气”项念念回头看了一眼三楼的窗户,那里是于小姐的闺房,窗户边好像站着一个人,黑色纱帽暗金色的飞鱼服,她脸一下子就白了,差点尖叫出声。

“项小姐,你怎么了?”

“没事,就是太累。”项念念拢了拢额前的碎发,余光再次看向那窗户,这一次什么都没有,只有正午的阳光照在玻璃上。

张仪满脸愧疚“实在辛苦您了,我马上送您回去休息。”

项念念回到家,爷爷不在家,留了纸条说跟隔壁老李出去钓鱼去了,要一个星期才回来,纸条里又叮嘱她按时吃饭什么的。冰箱里有爷爷临出门时炖好的竹荪老母鸡汤,用不锈钢饭盒分成了小份放在冷冻层,她拿出来放到煤气灶上直接开火就能解冻热来吃。

项念念看的鼻子发酸,心中暖暖的,爷爷总是这样事无巨细的为她操心,为了她的一日三餐从来不出远门,这次出去钓鱼还是她拜托李爷爷一定要拉上爷爷一起去的。

吃了点东西又睡了会儿午觉,依旧睡的不太踏实,下午醒来她就出去走了走。ATM机上查了一下银行余额,张仪的办事效率真的非常高,另外五十万余款居然就已经到账了。

她决定今晚请吴默和棉花吃饭唱歌去。

有了钱心情一下子变得特别好,项念念哼着歌信步游走,路过一个算命摊的时候那戴着圆圆墨镜穿着油腻的长袍马褂的算命先生拦住了她。

“小姐,我看你印堂发霉……咳咳,发黑,发黑。”

项念念看了一眼他身边的幡子,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铁口直断王半仙”

又看看他半秃的头顶,顿时想起来他是谁——西街口的张神算。

这个老骗子,前些年一直在西街口摆摊,爷爷有一次就被他拦下来骗走了五百块呢,之后他就销声匿迹了。

“哟,张神算,您什么时候改姓王了啊?”项念念笑看着他“我看这发霉的不是我是你吧,最近躲哪个犄角旮旯里发霉呢?”

王半仙捻着下颚的一缕山羊胡子讪笑道:“咳咳,咳咳咳,名字嘛,就是个代号,一个代号。”

“那您觉得我这印堂发霉是该洗洗呢还是该晒晒?”项念念揶揄他。

“咳咳……小姑娘”王半仙一脸严肃“我们也是有缘人了,我今天就免费指点你迷津。”

上次他骗爷爷的时候也是这样说,项念念刚刚收到钱心情好,决定听听他又能忽悠什么。

“你记住了,死可复生生可复死,生生死死死死生生。”

“然后呢?”

“不到最后一刻不可说,不可说也,不可说也,到时候你自然会明白你爷爷那五百块钱没有白花的。”王半仙开始摇头晃脑故弄玄虚。

原来之前老骗子还记得自己,项念念翻了个白眼离开,耳边又传来王半仙的声音:

“煞血澜舟残阳落,青云不改恨天德。

孔雀飞翎千军破,龙门情仇恩断绝。

失魂无情九转离,追魂妄断血菩提。

鹰爪刚锋追千仞,血飘千里染锦衣。”

项念念听到“锦衣”两个字,不禁又脊背发麻,对于撞鬼这事她一直耿耿于心,这两天应该去庙里拜拜求个平安符来。

想到这项念念心情又不好了,发了个信息告诉吴默和棉花今天可以提早一个小时下班,她请吃饭。

吴默回了一句:谢谢师父,可是师父你不知道今天是七夕情人节吗?我可是佳人有约。

棉花十分钟后也弱弱的回了一条信息说自己要请假去相亲。

项念念给吴默回了一个“滚”字过去,给棉花回了一个加油的表情包。

今天居然是七月初七呢。

太阳快要落山了,一辆迈巴赫在明月山的公路上蜿蜒前行,最后驶进了于家的豪宅大院里。

张仪立刻迎上去开车门,车上下来的是凤凰集团的总裁于连城,于连城下车后又绕到另一边,亲自打开了车门“姑姑,到家了。”

车子里的人轻轻“嗯”了一声,只是这慵懒的一个字,已经叫听的人骨头都酥了。

于家大小姐,于连城的姑姑于妙龄下了车,是一个年届四十的女人,面貌普通,右边眼尾处有一颗泪痣,盈盈的,好像要落下来似的。

“好啦,我也累了。”于妙龄说“头一回出这么远的门,美国也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下次我们还是去北京,都早点休息吧。”

她说起话来声音特别娇媚,一点都不像四十岁的中年妇女,倒像是十八岁的小姑娘似的,这把声音倒是很配她妙龄这个名字。

于妙龄上了楼,于连城紧张的看了一看张仪,张仪点点头,示意他放心,画已经修好了。

于连城悄悄松了一口气,他这个姑姑生起气来真的很可怕。

于妙龄回到房间,她盯着那苏绣屏风看了一会儿,走过去把其中一片轻轻一推,一扇暗门立刻打开。

她走了进去,四盏长明灯依旧亮着,已经亮了五百多年,可是罗汉床上躺着的人却不见了踪影。

他醒了,终于醒来了,可是人去哪里了? HcsEdbi7b5hbjAFi3pfCcxKcaER8SRSf6dgFlPvmxAM7pXW9F9oWpf22B2jNB8eB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