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3章 回到明朝

项念念当然不会蠢到随便跟着陌生人走,都在古董行里混,凤凰集团总裁身边的人她还是有印象的。

张仪把她载到明月山,这里是富豪聚居地,项念念的最大梦想就是在这里买个别墅给爷爷养老,一定要买有温泉的,对爷爷的风湿老寒腿好。

虽然,爷爷不一定会愿意住进来。

爷爷常常挂在嘴边的就是项家的祖训:不收藏书画、不买卖书画、不鉴定书画、不造假书画,专心做手艺人。

项家祖祖辈辈专心做着手艺人,结果就是吃不饱也饿不死。元明清时期远的不说,就说爷爷这一辈,生在战争年代,那时候人人为活一条命奔波没几个人有那闲情和闲钱玩书画附庸风雅。后来在十年动乱中他因为猫耳巷十三号那间小小装裱铺被扣上了资本家的帽子,一双手让人给彻底废了,再也吃不了这碗饭,对项念念也只能言传不能身教。

项念念的爸爸没有继承祖传的手艺而是响应国家号召下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去了,回来进钢铁厂当了工人,认识了同样在钢铁厂的念念妈妈。

一家四口祖孙三代就挤在不到三十平米的老旧公房里,躺在床上能听到左邻右舍锅碗瓢盆的声音,半夜里隔壁还有奇怪的女人哼哼唧唧声传来。小时候项念念不懂事,常常追着妈妈问隔壁阿姨为什么天天晚上哭,结果妈妈恼羞成怒给了她一巴掌让她不要问东问西,爷爷心疼的搂着她说那是隔壁阿姨牙疼呢。

日子就这样过了,跟很多老东海人一样为一日三餐奔波,怀揣着一个买房的梦想。

项念念初中的时候爸爸妈妈双双下岗爸爸又查出了癌症,这个家立刻就垮了。爷爷四处借债最后还是没能留住爸爸,爸爸一走家里天天都是上门逼债的人,妈妈急的要拿刀抹脖子。那时候家里一天天的要么鸡飞狗跳要么压抑沉闷,只有无止境的黑暗永远都看不到曙光。最后妈妈留下一笔钱后改嫁走了,再也没有消息。

为了养活她供她上学,爷爷去找了一份扫大街的活儿,白天扫大街晚上教她手艺。

尽管日子贫苦,爷爷还是死守着祖训,其实凭爷爷对书画的鉴别能力,就算是手废了都能谋一个很好的营生,也有不少人慕名来请爷爷出山,可是爷爷却固执的扫了十几年大街。

项念念吃够了没钱的苦,看到爷爷在零下十几度的冬天还要早上四五点起来去扫大街,她就发誓这辈子一定要有钱一定要出人头地。

为了所谓的项家祖训她没少和爷爷闹过别扭,后来她坚持要开画廊正儿八经做买卖,爷爷见反对无效也就不再做声了,这两年还渐渐的支持起她的事业来。

看着这一片片的别墅,项念念一时思绪万千又热血沸腾,今年要更加努力赚钱才行。

于宅是明月山别墅区的地王,面积大的好像中世纪英国的贵族庄园,房子也修成城堡的样子,果然是豪。项念念跟着张仪一进到大厅立刻感觉到了这里的愁云惨雾。

于家的管家正看着桌子上的一个盒子叹气。新来的保姆站在墙角吓的缩成一团,低着头一直掉眼泪,她今天早上清洁完于小姐的书房后忘记关门。于总养的金毛犬偷偷跑了进去,也不知道从哪里拖出一幅画来,现在那罪魁祸首还不知道大难临头,见了张仪还欢快的凑上前摇尾巴卖萌。

张仪指着桌子上的亚克力盒子,里面是被撕成十几片的画,还飘着阵阵尿骚味儿。

“那个……就是那幅画了。”张仪脸色凝重“这是我们于小姐最宝贝的东西,还请项小姐多多费心。”

项念念戴起手套用镊子夹了一片看了看,脱口而出“连七纸,明代的。”

张仪又惊讶又佩服,“项小姐好眼力,这画是明朝成化年间的。”

“保存的很完好”项念念看着纸片上依旧的鲜艳的颜色说“我列个单子,麻烦你帮我把我需要的东西备齐,有些东西比较难找你尽量找到,没有的话找最接近的替代。”

她拿出纸笔立刻开始写了交给张仪。

张仪看了一眼,忙亲自去督办。

管家引她去早已为她准备好的工作间,时间紧迫,虽然修补材料不齐但是项念念这边要立刻先开工。

她先把碎片全部排开拍照存档,在档案上给每一片碎片编上号码以防修复过程中有遗失。幸好发现及时,碎的程度还没有到毁灭性,一共二十一片,她开始把画大致拼接起来,一片片碎片归位,画的全貌也展现出来了。

是一幅细腻的明代人物工笔画,画上是一个男人,一个穿着暗金色飞鱼服腰间挂着一把绣春刀的男人,身姿挺拔修长,下颚线条分明嘴唇轮廓完美,但是却缺少了上半张脸。

这幅画还少了一片。

画龙点睛,眼睛是灵魂的所在,缺少了那一片,再高明的修复师也无法将画复原,其他的地方可以凭想象力去弥补,唯独眼睛不可以。

画的右下角有簪花小楷题了两句诗:风月入我相思局,怎堪相思未相许。

项念念对诗文懂的少,但是也读出了一点相思不相许的无奈单恋的味道,她不禁好奇,这画上的人是怎么样的男人,让这题诗的女子魂牵梦绕。

外面天已经黑透了,管家过来请项念念下楼吃晚餐,项念念惦记着丢失的碎片胡乱扒了几口之后立刻请管家帮忙来找。

那幅画是那只金毛犬从于小姐的房间里刨出来的叼到客厅撕碎了,客厅已经仔细找过一遍,没有看到碎片。管家拿了房间钥匙来,手里还拿着餐桌上的那个欧式复古烛台,烛台上点着七根白蜡烛,烛火随着他的走动飘忽着,十分怪异。

“不好意思项小姐,家里备着的应急灯很久不用坏掉了,用这个先凑合一下,我已经让人下山去买了。”管家一边说一遍打开了于小姐的房间门。

门一开,项念念才明白为什么管家拿个烛台来。

于小姐房间的装修和摆设跟这房子的整体西式奢华风格完全不搭调,这里更像是古代女子的闺房。从桌椅到床铺都是明代的古董,古朴的梳妆台上甚至还放着一支点翠步摇,置身其中好像穿越回到了明朝。 zC6RnioBMt15XCeQOZRWT9YiQWF7kr6ufz5CojMJuNlJI4Dgglj9JY1peotsLYr4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