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2章 财神上门

吴默今年二十二岁,是东海美术学院书画鉴定与修复专业大四学生,现在十三号画廊工作,并拜了项念念为师。

项念念是十三号画廊创办人,被称为画医圣手。十七岁就因为参与修复了藏于大英博物馆的中国宋代名画《仕女图》而在业界声名大噪,被英国女王称赞为神之手。

大学毕业后她开了自己的画廊,只三年时间就在书画鉴定和收藏界闯出一片天。

能拜画医圣手为师,班里同学都羡慕疯了,大家都说吴默是家里祖坟冒青烟了。

吴默可以肯定这就是家里祖坟冒青烟,他们家是项家远亲,按辈分得叫项念念姑奶奶。

此时吴默那个神话一般的姑奶奶正蹲在地上一边啃着黄瓜一边跟跟一个老大爷聊天套近乎。

“大爷,您多大年纪啊?”

老大爷耳聪目明,伸出手指比了一个八“八十九啦,明年就九十啦。”

“哇……”项念念夸张的张大嘴巴,然后说了一卡车话夸那老大爷,把老大爷乐的哈哈笑,末了,项念念切到正题“大爷,我们是美术学院出来采风的学生,我刚刚看你们家灶头贴的那幅年画挺好看呢,能不能卖给我。”

老大爷想了想,那年画贴那里都不知道多少年了,被烟熏火燎的不成样子也值不了几个钱,“拿去吧,又不值什么钱,你们两个学生娃娃喜欢就拿去吧。”

最后项念念没花一分钱拿走了一张明代版的桃花坞年画,临走时老大爷还附赠土鸡蛋一筐。

吴默抱着土鸡蛋看她小心翼翼的把那张乌黑油腻的看不清本来面目的年画仔细的收好,还有些怀疑“师父,这真的是明代的?”

“那当然。”项念念亲了亲装画的夹子“前年一张明代年画《寿星图》在广州以七万元成交,另外一张清初的《三星图》拍卖价十二万。我这张嘛……”她伸出了两根手指头在吴默面前晃了晃。

“能卖两万?”吴默说。

“笨蛋!”项念念翻了个白眼“是二十万,而且是起拍价,这画估计能卖到三十万。”

吴默瞠目结舌,结结巴巴的说:“师父……那我们是不是有点不厚道啊……三十万的画儿啊,我们就这样白白拿走了完了还坑人家一筐土鸡蛋。”

项念念冷冷盯着他“什么叫白白拿走了,那是人家大爷见我可爱送给我的,我坑谁了,鸡蛋你一个不许吃!再罗里罗嗦就扣工资!”

吴默的头立刻耷拉了下来,他的姑奶奶他的大boss他的师尊大人最喜欢的一件事情就是扣工资,一个月三千的工资实拿到手最多只剩下两千。

他的太太公,也就是项念念的爷爷在介绍他进来工作的时候就给他打了预防针,说他的姑奶奶什么都好就是对钱的事情看的特别重。

工作了三个月他发现太太公说的不对,项念念除了长的漂亮,浑身上下再也找不出一点优点。

极度自私极度抠门,压迫剥削员工毫不手软,还有就是特别会装小白兔,二十六岁的女青年仗着一张娃娃脸动不动跑乡下去装采风大学生捡漏,每次捡漏都没见她真掏过一毛钱。

项念念彻彻底底诠释了“一毛不拔”这个词的精髓。

可是项念念看画的眼光,修画的手艺,吴默真的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是项家祖传的天才啊。项家祖祖辈辈是医画的手艺人,传到项念念这第十八代简直是登峰造极,往前几代人都望尘莫及。

回到市里,项念念立刻一头扎进工作室开始清理那张年画,吴默一样被许可在旁边观摩。项念念手里一边动作一边跟他详细的讲解每一步,她虽然在钱方面抠,对手艺传承倒是毫不保留,当初还是她主动提出收他为徒的。

师徒二人奋斗了快一个礼拜,终于让这幅被烟熏火燎几十年的明代年画脱去了油腻的外衣,眼看着二三十万到手项念念心情很不错。

工作室的门一打开,项念念的小助理兼画廊唯一的店员棉花就立刻冲过去“老板老板,有财神爷上门了。”

会客室里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模样普通但是手指白皙修长很养眼。

男人自我介绍姓张名仪,然后恭恭敬敬的递名片递给她。

“凤凰集团总裁助理”果然是财神爷上门,项念念立刻堆起了笑“张先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是我可以效劳的?”

凤凰集团是全国最大的拍卖行之一,和北上的宝德集团并驾齐驱,一个以书画为主,一个以器物为主,被称为“南凤凰北宝德”。

凤凰集团总裁的私人助理亲自上门来请,为的是修复一张总裁私人收藏的画。

“这个么”项念念怀疑的看着他“凤凰集团里人才济济,要找人修一幅画也不难,为什么偏偏来找我呢?”

“当然是因为项小姐的能力无人能及”张仪礼貌的说“您是画医圣手,这天底下恐怕也只有您能在三天内完成这个任务。”

三天内,要修复一张被狗咬的稀巴烂还撒了泡尿的古画,这任务实在是艰巨。

项念念轻皱眉头,露出为难的神色“时间这么紧,还要上门去修,我最近恐怕行程都很满呢。”说着看了一眼棉花。

棉花立刻会意“老板,你明天要去新加坡参加一个很重要的拍卖会后天约了林先生要买他的画大后天约了张太太喝茶谈生意大大后天。”棉花一口气没喘放鞭炮的给项念念编出一大串行程。

张仪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薄薄的纸搁在茶几上。

“这是五十万订金支票请项小姐先收下”张仪说“剩下的五十万在工作完成之后直接转账到您的账户,情况紧急,还请您能帮帮忙。”

项念念拿起茶几上的支票就再也放不下了“时间这么紧那就不要浪费时间了,棉花你马上帮我推掉所有行程,我收拾好家伙马上出发。”

张仪一脸感激。

项念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常用的工具都装进了一个红色的小行李箱里,跟着张仪就出去了。

吴默看她跑的比兔子还快,不禁忧心忡忡,对棉花说:“棉花,你说师父会不会被人骗了啊?修一幅画一百万?一幅价值超过一百万的画怎么会放在外面被狗咬?”

棉花突然也觉得吴默说的有道理,可是他们的老板一看到钱就会失去理智,哪怕是自己被卖了给别人数钱她还会很高兴的数。

买买买和数钱,是项念念最喜欢的娱乐项目。 zeueofefVIkigpvn54/WqxXGGyRhd9WkS7HNVxzB6jLvGIFnsQfaOM5fak71H/AV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