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 3 章

且说纪澄领着榆钱儿、柳叶儿走进正房西跨院里她姑母替她准备的房间时, 心中略微一惊, 这间屋子可比正房华丽富贵了许多。

整堂半新旧的花梨木家具, 既气派又没有暴发户的气质, 摆设也十分雅致, 尤其是那座花梨木三扇绘岁寒三友的屏风, 无论是雕工还是样式都十分精心。

跟着进来的纪兰身边的大丫头玲珍道:“这座屏风是三夫人生五小姐时, 老夫人给的, 说是先皇后娘娘赐下的。”

原来还有这样不凡的来历, 纪澄点了点头。

到后面,玲珑得了纪兰的话开了库房, 领了一众丫头、婆子过来, 抱插屏的抱插屏,抬炕案的抬炕案,又有那抱汉玉鸣凤在竹腰圆花插的,也有那拿官窑双环葵花樽的。

这屋子里所见之古雅器具,都是有银子也买不到的贵重物件, 只有那历经百十年的勋贵人家才能积攒下来。

歇下后, 榆钱儿忍不住道:“刚进门时我还以为姑太太对姑娘不喜呢, 可如今瞧着又不像,送了这许多贵重物件来, 是为了什么啊?”

前倨后恭所为何也,的确难猜。倒像是欲以这满堂金银买不来的富贵晃花她的眼一般。否则早该布置好的屋子,缘何又突然抬入这许多古器宝具?

是想吓得自己知难而退, 还是欲勾起她的上进心?纪澄暂时还摸不透这位姑母的想法儿, 但来日方长,若是她真有什么盘算,终有图穷匕首见的一日。

用晚饭时,纪澄的姑父,也就是沈三老爷下了衙到家,纪澄和纪渊一起去了正房拜见。

沈英是个十分温和的人,见着纪渊和纪澄,关切地问了好些话,又说纪渊想去东山书院读书的事情,基本已经办妥了,但是书院的山长还要亲自考一考纪渊,才能决定是否收他入学。

纪渊自是感激不尽,沈英又说等他休沐日,亲自带了他前去拜访山长。

至于纪澄,沈英毕竟是姑父,需要避嫌,因而只简单问了问她在家中可曾读书。

纪澄回道家中爹爹曾给她聘过一个女先生,教她读书习字。

沈英十分高兴,没想到自己大舅子还有这样的心胸,“好,这女儿家正该识文断字,一可以从书中明白许多道理,于子孙皆有益,二可以与将来夫婿红、袖添香,也是乐事。”

“老爷说什么呢?”纪兰嗔道。

沈英顿时察觉自己失言了,怎么能同侄女儿开这种玩笑,他平素是个风流倜傥之人,否则也不会与纪兰传下一段佳话,因而言语上难免随便了些,此刻对侄女儿失言也难免有些讪讪。

纪澄耳畔飞红,只垂着头不说话。

为了掩饰先才的失误,沈英转而道:“咱们沈家家中有专为女子设的书堂,你几个表姐妹都在里头读书习字,阿澄若是在京城待的日子长,倒可以去跟她们做个伴儿。反正教一个也是教,教几个也是教。”

纪澄听了,抬头去看纪兰,实则她在京城能否留下,还端看这位姑母的意思。

纪兰本来打算观察纪澄两天,再看是否送她去书堂的,但如今沈英既然如此说了,她也不好抹沈英的面子,因而笑道:“阿澄这次恐怕要在京里住一段时日,我也有意送她去学堂给阿萃她们几个小姐妹作伴,却被老爷抢先一步说了,这个人情倒是落在老爷身上了。”

沈英笑了笑,“哎呀,早知道我就不多嘴了,夫人的侄女儿,你自然比我更上心,定然会将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的。”

又说了一会儿话,门房那边的婆子来说,五姑娘还有两个哥儿都被留在了老夫人的芮英堂用晚饭,纪兰便道:“那我们就在这里摆饭,都是一家至亲也没必要回避,一桌子吃饭才热闹。”

沈英点了点头,但是大家族讲究食不言、寝不语,因而这一顿饭吃得并不热闹,用过晚饭,纪澄和纪渊就各自回了屋。

晚上,纪澄在屋子里来回走动消食,榆钱儿在外头野了一圈回来,基本已经将沈家三房的大致情况摸了个底儿,“吃过饭,姑老爷就往方姨娘屋里去了。”

纪澄并不惊讶,她姑母再美,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自然比不得那些姨娘的鲜美,便是她爹爹,这几年也不怎么进她娘的屋了,她娘的容貌比她姑母还胜上许多哩。

“叫你打听府里的事儿,你怎么光打听姑老爷的私房事儿啊?”柳叶儿伸出食指戳了戳榆钱儿的脑门儿。

榆钱儿今年十四岁,小骨架的人,瞧着只有十二、三岁的模样,又生得玉雪可爱,很少有人会对她起戒心,所以她通常都能打听到别人打听不到的东西。

“哎呀,我不是顺便就听了一耳朵嘛。”榆钱儿嘟嘴道。家里下人最爱碎嘴主人家的私房事儿,知道老爷宠爱那位姨娘,也好巴结着点儿,即使不愿巴结好歹得避让着点儿,总之多知道一点儿肯定没坏处。

“让她说吧,咱们听一听总没坏处。”纪澄道。

榆钱儿闻言便冲着柳叶儿得意地笑了笑,“姑老爷最中意那新进府的梅姨娘,梅姨娘和方姨娘都住在正房后面的小院儿里。方姨娘生了个女儿,就是如今的八姑娘。”

榆钱儿又吧啦吧啦地说了一堆,见自家姑娘只在屋子里散步并不说话,就知道她不感兴趣,都怪自己没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来。不过这也怪不得榆钱儿,毕竟她才只来了一天。

“我去给姑娘抬水来洗澡。”榆钱儿小跑出门,过了一小会儿就领了两个抬着热水桶的粗使婆子过来。

两个婆子十分热情,“表姑娘以后若是要用热水,只管跟我们说就是了,厨房里见天儿的烧着水。”

纪澄笑了笑,让柳叶儿抓了两把她们从晋地带来过来的糖果子给婆子,带回去给小孙子吃。

两个婆子道了谢退了出去。

榆钱儿给纪澄擦背时,纪澄问:“你花了多少银子才让两个婆子这样上赶着要给咱们抬热水?”

“也没多少,一人给了二两银子。”榆钱儿说完,明显感觉自家姑娘直了直背,蝴蝶骨上的肉都紧了,赶紧又道:“姑娘你是没看到,我刚说要热水时她们的那副嘴脸,说什么家里正经主子都还没要热水呢,得给她们留着。我给了银子后,立马嘴脸变了过来,就跟八辈子没见过钱似的。”

“那你知不知道她们一个月的月钱是多少?”纪澄沉声问道。

呃,这个还真不知道。榆钱儿跟着纪澄之后,就再没缺过钱,也丝毫想不到要去打听沈府下人的月钱这件事儿。

“那你又知不知道平日里姑母打赏下人,都是用什么?”纪澄叹息一声,“你这样做恐怕会坏了姑母的规矩,这一家子下人管起来难,放纵起来可太容易了。”

榆钱儿有些委屈地道:“可是咱们初来乍到,府里的人都瞧不上咱们是西边儿来的,老爷又没个官身,不用银子简直是寸步难行。”

纪澄道:“这些我都知道。只是咱们在别人府里做客,姑母事情又忙,哪可能处处都周全,再说了即使咱们受了委屈,同姑母说一声她自然能安排好,可你这样随便花银子,就像在拿银子打姑母的脸。”

榆钱儿气得澡也不擦了,“可是姑娘在家时是日日都要沐浴的,来的路上情况特殊就不说了,难道今日第一天来也不洗澡?不洗澡姑娘又该睡不着了。我要是不花钱,又到哪里去变了这桶热水出来啊?”

纪澄又好气又好笑,“哎哟,我的小姑奶奶,你这脾气也太冲了吧。我只是跟你讲道理而已,不过我也知道咱们榆钱儿是为了我好,这几两银子花得值,只是咱们今后可不能再这么做了,银子虽然能使鬼推磨,可却买不到别人的敬意,你呀,今后别一条路走不通就想着砸银子,动动脑子想点儿别的法子行不行?”

榆钱儿嘟嘟嘴,又拿起帕子给纪澄擦背,“知道了。”旋即又担忧地道:“我今天是不是给姑娘闯祸了?”

纪澄叹息一声,“没事儿,明日顶多被姑母骂两句。”

洗过澡,柳叶儿那边已经将纪澄常用的花露、香膏都准备好了,纪澄自己抹脸时,柳叶儿就用香膏给她抹脚,再给她戴上棉布手套和袜子,伺候她上床躺下。

“柳叶儿,今天你能不能就在我屋里睡?”纪澄问。

柳叶儿比纪澄大一岁,在她身边伺候的日子更久,知道自家这位姑娘小小年纪虽然心思缜密,但毕竟一个人到了这陌生的府里心中肯定是惶恐不安的,虽然大少爷也来了,可就是他想照顾身在内院的妹妹,那也是多有不便的。

“奴婢去洗了脸洗了脚就来。”柳叶儿转身将自己的被褥抱到纪澄床畔的脚踏边铺上,麻利地洗漱完毕进屋。

纪澄在床上反侧难眠,她的睡眠一向不好,换了地方就更难入睡。思绪纷杂,一下就跳回到晋地,想起凌子云来,她这辈子大约是嫁不成他了,两家虽然门当户对,可是一旦遭遇外辱,恐怕分崩离析就在眼前,倒不如相望天涯,各找各的门路。

(修改) +Ewia8lHWJwHpTWG1QMZKa7Mh7o3neR5wJJob72fEW3xegVQCmitiHjujOQEtybt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