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第一章 ︺

游回来的

﹃海龟﹄教授

盛夏时节,历史悠久的T大校园,法国梧桐在斑驳的日光下绿意盎然,花坛中盛放的杜鹃迎风轻舞,繁花似锦。然而,校园中最绚丽的色彩并不是盛开的鲜花,而是女生缤纷的彩裙,不知牵绊了多少男生的目光。

凌凌穿着简单的牛仔裤和白色T恤,抱着刚从图书馆借来的英文专业词典,穿行过亮丽的风景,目不斜视地跨进质朴的研究生公寓。

公寓的保洁阿姨看见她,笑着打招呼:“凌凌,今天这么早回来?”

她回之暖暖的笑容:“有点累了,回来休息一下再去自习室。”

“真努力啊!”

她脸上的笑意更浓:“没办法,谁让我摊上个好导师呢!”

说笑间,她已到寝室门前,推门而入,只见唯一的室友关筱郁正悠闲地半趴在床上读言情小说,整个人笑成了一朵花。

凌凌简单打了个招呼,便迫不及待打开电脑,登录QQ。

QQ刚刚登录,可爱的小光头立刻欢快地晃动,她也瞬间笑成了一朵花。

点开QQ信息,屏幕上显示:

永远有多远:“文献看完了?”

她熟练地打字回复:“没有,还剩最后一篇文献没翻译呢。我怕你想我,先回来和你聊会儿,晚上再熬夜奋斗!”

永远有多远:“熬夜对身体不好!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再看吧。”

凌凌:“不行啊!我今天看不完这些资料,我那没人性的Boss非要了我的小命不可!”

永远有多远:“不会的,他一定会留你一条命的。”

凌凌:“也对,他只有我一个学生,还要留着我替他卖命呢!”

……

三个多小时后,关筱郁看完了言情小说,见凌凌还在对着电脑傻笑,目光不自觉停驻在她身上,细细品味着她的侧影。她及腰的柔顺黑发随意披散,衬得肌肤白皙细腻,高挑匀称的身材在宽松的T恤下依旧凹凸有致。虽然看上去有点睡眠不足,但一双知性的眼睛轻灵剔透,一脸温柔恬美的笑容看得人心情舒畅。这样的女生虽说走在校园里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但也称不上绝色美人,更看不出什么勾魂摄魄的韵味。

关筱郁怎么也想不通,这样的女生从上到下都找不出“祸水”感觉,她会让T大的“风云人物”郑明皓和他最好的朋友大打出手?

按捺不住好奇心,关筱郁丢下手里的小说,从床上坐起来,问:“凌凌,我刚才在回来的路上看见你的帅哥师兄了,帅得很有型呀!你近水楼台,要把握机会呀!”

凌凌轻轻回头,松松绾着的发丝散落,滑过她洁净的笑脸:“长得帅能生出大米吗?”

“呃!”关筱郁瞬间被她后现代主义的爱情观打败了。

电脑里又响起QQ消息的提示音,凌凌忙回头继续聊天。

关筱郁爬下床,倒了杯热水,边吹着热气边走到凌凌身边,看似随意地问:“凌凌,你还记得帮我搬家的那个男生吗?他们家不只能生出大米,还能生得出黄金!要不要我做个红娘呀?”

凌凌一副“饶了我”的表情,猛摇头:“算了吧,这种有钱人家的阔少爷身后跟着多少虎视眈眈的女人!就算他看上我,也不过是一时兴起,随便玩玩,他能对我从一而终,我就从九楼跳下去!”

“那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她有点怀疑凌凌到底喜不喜欢男人。

“这种!”

凌凌指了指电脑屏幕上的“小光头”头像,关筱郁忙探头去看,一看见电脑上的聊天记录,她的眼睛都直了。

永远有多远:“我们已经聊了三个小时了,很晚了,快去吃晚饭吧。”

凌凌:“我不饿,不想吃!如果你饿了,就去吃饭吧,别说得好像关心我似的。”

永远有多远:“我吃过了。外卖味道不错,你想不想尝尝?我让他们给你送一份。”

凌凌:“你算了吧!等你们那里的外卖送过来,我的小命早没了!”

永远有多远:“……”

看了这对白,关筱郁张大的嘴半天没合上,好容易才挤出一句:“这年头谁还搞网恋啊!”

“我搞网恋的时候,好多人还没听过QQ呢……我们聊了五年多了。”

“五年?没见过面?”

“没有。”

“不会吧!”现在对网恋的解释特别简练:网恋=见面,上床,下床,黑名单。这一对极品居然聊了五年多,第一步还没进展到,速度未免太慢了些。“难道他丑得见不得人?”

凌凌摇摇头,眼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闪过:“他在美国,没时间回来。其实,我们也不算网恋,我们只是谈得来的朋友。”

“那你们可以视频聊天呀。”

“他不愿意和我视频,说我见了他的样子肯定一个月吃不下饭。”

这就难怪了,不是丑得惊天动地,哪有男人不愿意和美女视频聊天呢?

“你们语音过吗?”筱郁又问。

凌凌仍摇头,手中的鼠标滑过电脑上的聊天记录,恬淡地一笑:“或许,我喜欢的就是这种字里行间的暧昧吧,既然我和他不可能有结果,又何必打破这种美好的感觉?”

手机铃声打断她的话。凌凌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没有接通,双手捧着手机发呆,淡蓝色的屏幕映着她微愁的目光,似远山蒙蒙的眉峰轻蹙,那表情并不是厌烦,倒像是一种凝重的忧虑。

打电话的人本着锲而不舍的精神,一遍遍地打,而且中间停顿时间极短,可见是用的自动重拨功能,果然很有自知之明。

电话响了三遍,凌凌终于投降,接通电话。

“嘿!生日快乐!”清脆的声音和她的愁容完全不搭调。

“谢谢!”电话里一个很清朗的男声说,“我特意回来让你请我吃饭。”

“啊?!”凌凌明显很惊讶,急忙坐正,“你回来了?”

“我正在机场回T大的路上,别太感动。”电话里的人顿了顿,又说,“要是你实在感动得受不了,就请我在香格里拉大吃一顿吧。”

“我没钱。”凌凌毫不客气地拒绝。

“那学校一食堂,我这人好打发,一碗生日面就够了。”

“食堂?跟你去食堂吃饭,我以后还能嫁得出去吗!”

“你嫁不出去我负责。”

“那我宁愿跟QQ过一辈子。”

“白凌凌!算你狠!”

两人未再说话,通话陷入一种尴尬的沉默。凌凌默然刷新着永远有多远的QQ签名,一遍遍地刷着:我的人生是一条直线,转弯只为与你相遇!

筱郁坐回椅子上,强忍着笑想:难怪没有男人跟凌凌纠缠不清,这么狠毒的拒绝方式,换个心理素质差点的早就悬梁自尽了,心理素质好点,也得回去面壁思过半个月。

三十秒的静默后,电话里的声音略显无奈:“算了,我直接买机票回去了。”

“等一下……”凌凌犹豫一下,“我请你吃碗兰州拉面吧。”

“算你有良心。我半小时后在你寝室楼下等你。”

“好,一会儿见!”

挂了电话,凌凌在抽屉里翻了一会儿,找出一张蛋糕店的宣传单,她按照上面的电话打过去:“蛋糕店吗?我想订一个生日蛋糕,半小时能送到吗?地址是T大十二公寓,A918……好的,谢谢!对了,图案千万不要玫瑰,不要心形……贺词写:明皓,生日快乐。”

明皓?!

一听见这个名字,筱郁猛然站起来,舌头有点打结:“刚才给你打电话的人……不是郑明皓吧?”

凌凌茫然看着她过于激烈的反应:“你认识他?”

她能不认识吗?她的大学室友张芯怡迷郑明皓都要迷疯了,一天到晚把“明皓”两个字挂在嘴边,所以郑明皓的“辉煌”经历筱郁听了不下十遍,都能倒背如流了。比如,他十七岁以计算机系第一名的成绩考进T大,大一期末考试却考了全系第一,倒数的;还有他在寝室聚众赌博被学生会抓了,在足球场上把裁判打得鼻青脸肿;再有大四时,他突然洗心革面,和最好的朋友汪涛组建网络工作室,接了不少项目;以及他在研一下学期做了个让整个计算机系师生目瞪口呆的决定,退学。

据八卦消息称,郑明皓是被一个女人伤了心,才会心灰意冷,离开T大。而那个女人就是白凌凌。此后,在筱郁的心目中,“白凌凌”三个字简直成了红颜祸水的代名词。偏偏机缘巧合之下,筱郁和凌凌被安排到了同一间寝室。

她原以为凌凌这种祸水类的女生,会凭借某种手段,游刃有余地周旋在各种优秀男生的身侧。可经过长时间的观察,她发现凌凌每天除了去自习室学习,其余的时间都是在废寝忘食地对着电脑傻笑。别说左右逢源,半个和她关系暧昧的男生都没有。

说心里话,筱郁很想讨厌她,但始终找不到可以讨厌的地方。

嫌她有个性吧,她极少拒绝别人的要求,即使真的很为难。她无论什么事都不会与人计较,什么东西都不放在心上,事事随性,就连自己银行卡里有多少钱,她都不知道。她很少逛街,不追求名牌,在网上随便看见一件顺眼的衣服就拍下来,等着送货上门。她甚至连饭都不按时吃,书柜里放着满箱的零食,饿了就随便摸出一样来充饥。

若说她没有个性,那也找不出比她更有个性的女生。她随和的背后,有着一种内心的执拗,没有人能左右她的思想。她甚至从不主动说起自己的心事,包括家里的事情也绝口不提,更不会主动探听别人的私事。

她真的是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没有一个地方像红颜祸水。

在筱郁的感慨中,凌凌打开衣柜,拿了件非常纯情的白色裙子看看,又放回衣柜,拿出件相当新潮的韩版短裙,比了比长短,放回去。最后,选了一件极有女人味的连衣裙对着镜子照了照,还是有些犹豫。

筱郁见状,由衷赞叹:“不用挑了,哪件穿你身上都很迷人,保证能让他一见难忘!”

谁知凌凌一听这话,把裙子挂进去,从柜子最里层找出厚厚的牛仔裤、T恤衫……

筱郁忽然感觉有点热,扫了一眼温度计,二十七摄氏度啊!更让她吐血的是,T恤背后印着硕大鲜红的T大校训!

筱郁擦擦额头的冷汗,不禁想起张芯怡每次去看郑明皓踢球的情景,也是一件件地从衣柜里翻衣服,过膝盖的裙子嫌长,迷你裙嫌不够端庄,衣领小了她说不够性感,低胸的又说暴露……她当时怎么没建议芯怡这么穿,如此上进有志的女大学生形象,绝对能让郑明皓终身难忘!

凌凌穿好衣服,去洗手间洗脸。正洗着,手机响了,她冲进来的时候还在用毛巾擦脸,顺手拿手机,笑着说:“不是说半小时吗?这么快到了!等我一下……”

电话里的人没有说话,她不确定地问了一句:“明皓?”

发觉不对,她拿下脸上的毛巾看了一眼电话号码,人立刻僵直:“对不起!杨老师,我以为是我朋友。”

“没关系。我本来想和你讨论一下读博的事,既然你有事,改天好了。”

“明天早上我去您办公室。”

“好吧。”

等了一会儿,没见对方说话,也没见他挂电话,她又问:“嗯,杨老师,您还有别的事吗?”

“没有了。”

“哦,杨老师再见!”

挂了电话,凌凌还没从惊讶中回神,看看手表问:“筱郁,你见过导师周末八点半找学生谈事情的吗?”

“你的变态老师什么事干不出来啊!”

“有道理。还真是没有最变态,只有更变态!”

“咦?凌凌,你老板长得什么样?真的很丑吗?”筱郁随口问,“为什么你每次说他长得吓人,你同学都说你眼神有问题。”

凌凌望着天花板答:“丑不丑不重要,但他专爱有事没事突然冒出来吓人,不分时间,不分场合,很是考验人的心理素质。连我这么好的心理承受力,都被他吓出心律不齐的不良反应。”

“哦!”

“其实长得吓人也没关系。”凌凌提起自己的导师,便是满腹止不住的怨言:“关键是他的性格太怪异了,阴晴不定,有时候几天不找我,有时候半夜三更打电话问我课题进展如何。他还事事追求完美,要求严格,一个微米的误差都要让我重算三天。他还天天逼着我翻译文献,我英语四级六次没过,六次啊!简直是想逼死我……总而言之,这种男人到现在找不到老婆一点不稀奇,长了眼睛的女人都不会看上他!”

筱郁不解地问:“凌凌,你当初为什么选他做导师?”

“为了争一口气!”凌凌又看看表,时间还早,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语气说,“我本科学电子的,那东西真不是人学的。我补考通知单能钉成一本书,自信心严重受打击,所以人生追求就是顺利毕业,嫁个好男人,了此残生!没想到本科毕业答辩的时候,这个变态不知从哪里冒出来,问了我一堆莫明其妙的问题。一个白痴问的问题,十个天才也回答不上来啊!”

筱郁点头称是,顺便加了句:“我觉得一个天才提出的问题,十个白痴更回答不上来的。”

换来凌凌一个哀怨的眼神。

筱郁保持缄默,听凌凌继续说:“他认为我的毕业设计毫无价值也就算了,他居然还说我这样的设计都能毕业,大学生的综合素质不可能提高。你说我冤不冤,大学的教学质量下降,大学生面临就业难关,跟我有什么关系?”

筱郁点头附和。

凌凌叹了口气,恨恨地踩踩地板:“就因为他一句话,我被院里延迟毕业一年。好在双学位在读,没什么影响,不然我非跳楼给他看!”

“所以你报了他的研究生,想证明给他看,什么叫人才!”

“算是吧!后来我特意打听了一下,听说他是材料学院刚归国的老师,叫杨岚航,我……”

“什么!”这次筱郁真被吓傻了,好在没喝水,不然肯定呛死。

凌凌不急不徐地问:“怎么了?”

“你别跟我说,你的变态导师是……”筱郁咽了咽口水,说:“杨——岚——航!”

“是啊。”

难怪凌凌每次抱怨自己遇人不淑,选错导师时,隔壁的肖肖都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她。

现在在T大,你可以不知道校长是谁,但你要不知道杨岚航是谁,全校的女生都会鄙视你。如果说郑明皓是T大女生的梦中情人,那么杨岚航绝对是T大女生的梦中老公,他的受欢迎程度,只要看看上课200%的出勤率就知道了。

凌凌说他长得吓人?!她审美观真是令人强烈质疑。

“凌凌……”筱郁指指凌凌的明眸,“你是不是该配副眼镜?”

虽然影响美貌,该戴的也得戴。

“我视力很好,1.0。”

“可是,你真觉得杨岚航长得丑吗?我听很多女生说他超有魅力。”全校女生的观点是:这年头,长得帅不算什么,杨岚航这种长得帅有气质又有人格魅力的,那才是稀有品种!

“那是她们不了解他的为人。他长得也不是很丑,人品差了点而已!”

筱郁对杨岚航的好奇心被勾起来,正想和凌凌深入讨论一下某极品博导究竟人品差在什么地方,蛋糕店把水果蛋糕送来了,凌凌匆匆忙忙付了钱后,抱着蛋糕出门。

临走时,她留给筱郁一个千娇百媚的回眸:“我很快回来,不用想我。”

筱郁回她一个色色的坏笑:“我倒希望你不回来。”

这话题不太和谐了。凌凌狠狠抹了把汗,急忙关门离去。

女生宿舍楼下从来不缺站岗的男生,且十分壮观,有的焦躁踱步,有的在长椅上发呆,有的玩着手机……更有甚者在借着昏暗的灯光看书。

凌凌的视线四处搜寻,最终落在无光的墙角,无法移开,那里有一袭颀长的人影被模糊的路灯拖出一抹淡影,孤寂、萧索。

她记忆中的郑明皓不是这样的,他身上时刻张扬着无人羁绊的叛逆和轻狂,仿佛他的人生永远不存在制约。

可是现在,他真的变了,变得让她几乎认不出来。

墙角的人影看见她,踩灭香烟,迎向她,还向她展开双臂……

此情此景,凌凌毫不犹豫将手中的生日蛋糕递过去,塞在他的怀里。“呦!还给我准备了生日蛋糕?看来你心里还是有我的。”郑明皓有些惊喜。

“别自作多情,我只不过突然想吃奶油蛋糕而已。”

“白凌凌,你就不能说句我爱听的?”

她斩钉截铁答:“不能!”

那晚,凌凌以最快的速度陪郑明皓吃了碗麻辣面和一小块生日蛋糕,便借口杨岚航安排的工作没有完成,要去图书馆继续奋斗,把郑明皓打发了。郑明皓也没有勉强,送她到了图书馆前,只说了一句“保重!”,便离开了。

凌凌站在图书馆门前,看着郑明皓越来越模糊的背影,只觉得胃疼如刀绞。

吃了不合适的东西,就像爱了不适合的人,只有到身体某个部位以疼痛的方式抗议,你才意识到自己犯了错,却已来不及了。

忍着胃疼,凌凌熬夜至凌晨时分,终于把杨岚航给她的文献全部翻译完。她筋疲力尽地回到寝室,连衣服都没力气脱,便和衣躺在床上睡着了。

清晨,一阵急促的手机闹铃声响起,凌凌猛然从床上跳起来,飞速洗漱完毕,带着翻译好的资料奔去材料楼。材料楼里,阴气沉沉的走廊不时传来一阵阵怪异的轰鸣,震颤,伴随着试剂刺鼻的气味。凌凌捂着鼻子小心谨慎地走着每一步,时刻做好逃生的准备。

不是她胆小,是她对大学的素质教育没有信心,有些粗心大意的学生会把剧毒的液体随便一放,关门走人。

还有人用了大半年的化学试剂,完全不知道有毒,不戴口罩也就罢了,没事还用它洗洗样品,顺带洗洗手上的有机胶。不用质疑,这个学生就是她,白凌凌。

记得有一天,她在公共实验室用试剂洗着手上早已风干的有机胶,杨岚航进来看见,冲过来抓住她的手腕。脾气一向很好的他被气得脸色惨白,声音都在发颤:“你在干什么!”

“洗手。”价钱不贵,去污力蛮强的,凌凌心里嘀咕。

杨岚航立刻抓着她的手拼命用水冲,一遍遍搓着她的手,她白白嫩嫩的小手被他揉成红色,几乎脱了一层皮。

“杨老师?”他这算不算虐待学生?

“Acetone的毒会渗入皮肤,你不知道?”

“啊?”她怎么会知道?她本科读的不是材料专业,研究生又没有师兄教,导师再细心也不能面面俱到。

“我会死吗?”凌凌吓得手都在颤抖,好像有点麻痹,眼前有点暗。

杨岚航看着她,看了许久,才说:“今天把常用试剂的特性看一遍,明天早上背给我听!”

抱着天书一样的文字背到半夜,凌凌对某教授责任感的欣赏被打击得烟消云散。她上QQ找永远有多远发泄不满,结果人家只回了她一句:“你怎么不用硫酸洗手,去污力更强!”

凌凌被噎得无话可说,只能咽下怨气,继续膜拜科学家们花样繁多的发明创造。

不觉间,凌凌已走到实验室门口,推开门,里面空无一人。她看看时间,没到八点,原想赞赏一下自己的勤奋上进,液晶屏幕上的灰尘对她提出严肃抗议。

凌凌擦擦灰尘,端坐在电脑前,眼睛明明在认真看文献,鼠标上的手却不受控制地打开QQ。

当她看见闪亮的头像,以最快的速度点了两下,发送消息。

凌凌:“你在?”

他很快回话:“这么早?”

凌凌:“没办法,老板召见,奉旨入宫!”

永远有多远:“那你怎么不去觐见?”

凌凌:“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上班的时间误差应该控制在一分钟以内,现在还差十分钟,咱先聊十分钟!”

他发了个默的表情!

凌凌扫了一眼令人眼花缭乱的英文,偷笑一下:“对了,我有段文献我没太读懂,不知道翻译得对不对,你再帮我翻译一下呗。”

“发过来吧。”

她快速从PDF文档上复制粘贴上大段文字,格式有点乱,少许的乱码,她料定对方英文水平和理解能力超乎常人,连修改都省了,直接发过去。

果不其然,不到五分钟,一段工整的中文发回来,最可爱的是他在专业术语和生僻词汇旁边为她加上了红色的注解。

“^_^!”凌凌发了个笑脸以示感激,附赠一句,“我爱死你了!”

这么智能的金山快译,她想不爱都难。

永远有多远:“我对你来说,不过是一个超智能的万能机器人。”

不,他不是!他是她最爱的人......

她从未见过他,也没听过他的声音,但在她心里,有一个清晰的影子。

他身材不高,因为他曾说过他不喜欢被美国人俯视的感觉。

他长得不帅,因为他曾说过他没有女朋友,没有女人会喜欢他那种男人。

他家境不好,因为他曾说过他的未来只能靠自己。

但他有学识,尽管他从不在她面前故意卖弄他的才学,文化底蕴是无法掩饰的。

他心思细腻,能把握她多变的情绪,不需要她要求,他总能猜到她需要什么。

他温柔宽容,漫长的时间,遥远的距离,他无声地体谅她,关心她,无欲无求。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见见他,想感受一下他掌心的温度,想听听他说话的声音。让她相信,他真实地存在,不是一个虚幻的号码。

“你怎么了?”他问。

凌凌:“没什么!有点想见你……”

永远有多远:“我会吓到你。”

“没事,我心理承受能力强。”不论他长成什么样子,她都不在乎。她只想看他一眼,记住他的样子,以后再梦到他就不会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

她满心期待地等着他发照片过来,可他却忽然换了话题:“我记得你们实验室禁止聊QQ。”

凌凌:“嘘!趁着那个变态还没来上班,我偷偷上一下。”

永远有多远:“如果被他抓到,他会怎么罚你?”

凌凌:“说不定让我翻译十篇英文文献。”光是想,她都会脊背发寒。

永远有多远:“哦,你等一下……”

他该不会在找照片吧?她单手撑着下颌,满眼期待地盯着屏幕。

“白凌凌!”

低沉的呼唤从身后传来,凌凌吓得手一软,下颌险些撞到桌子。慌慌张张站起来,凌凌扶住摇摇欲坠的椅子,吓得心在狂跳,好容易找到声音:“杨老师,您早!”

她怯怯偷看一眼门边的杨岚航,他也在看着她,眼光太深邃,令人捉摸不透,他的唇边噙着浅笑,她最讨厌这种深不可测的笑,让人有种强烈的不安全感。

“在聊天?”他问。

“嗯,遇到个朋友……”凌凌像做坏事被老师捉到的小学生,恨不能把头垂到地上。

杨岚航清了清嗓子,手指掩住唇边笑意,淡淡地说:“院里规定实验室禁止聊天。”

“还没到八点……”她看了一眼手表,八点整,误差小于一分钟。这个变态一定要把时间掐的这么精准么!

压下满腹幽怨,她小声说:“杨老师,我知道错了。”

“我让你翻译的文献翻译好了吗?”

“嗯嗯!”凌凌连连点头,“翻译好了。”

“好。我刚刚又查到几篇相关的文献……”他转身前扫了一眼屏幕上的对话栏,补充了一句,“也翻译成中文给我。”

没人性、没人性、没人性、没人性啊!她在心里诅咒他一百遍,脸上仍挂着无比尊敬的微笑,鞠躬:“谢谢杨老师!”

“不客气!”

凌凌从包里翻出U盘,跟着杨岚航走进他的办公室,主动把U盘插进他的电脑。见他熟练地复制了几篇文献,她特意数了一下,十篇!看来她越来越了解他的为人了。

杨岚航斜靠在舒适的真皮椅上,静静看着她,没有说话的迹象。她只好主动开口:“您昨天说要谈直博的事。”

“坐吧。”

“谢谢!”她不安地坐在沙发上。

他端起桌边的茶,喝了一口,清清嗓子:“直博的压力很大吗?”

“有一点,我的基础不太好。”说话时,她一直看着自己的脚尖,样子委屈得像个小媳妇,其实她是怕泄露了眼神里的怨气。

“你不用有压力,直博成绩不够,可以考,专业课你不用担心,只要英语能过分数线。而且今年考不上,明年春季可以再考,不会影响你的课题进展和博士毕业,最多学籍晚一点。”

“我知道了。”

“下个月要开题了,你尽快把我给你的所有文献整理一下,写个综述给我,我看看你对课题的理解怎么样。”

一听到“文献综述”四个字,凌凌欲哭无泪,不知又要熬多少个通宵才能搞定。

“一周能完成吗?”杨岚航问。

“能!”她用力点点头,刚要离开,杨岚航忽然叫住她。

“等一下。”杨岚航顿了顿,问了个很奇怪的问题,“你是不是认为我对你太严格?”

“没有,没有!是我基础知识掌握得不够,英语又太差,达不到您的要求。”她说完,偷偷观察杨岚航的神色。他的手指放在唇边,略微掩饰一下嘴角荡起的笑意,他的眼神更幽深,似乎能看穿她恭敬背后隐藏的不满。

“您还有别的事吗?”

“没事了。”

“杨老师再见。”她乖巧地鞠躬,标准的讲文明,懂礼貌。

一出门,凌凌松了口气,拍拍胸口,心跳总算平稳。说实话,有杨岚航这样的老师,太考验心理承受力,她总感觉自己在被他当试验品研究着,算计着,太有压力了。

不过一想到网上还有人在等她,凌凌什么都顾不上细想,以最快的速度奔回实验室,飞快打字:“喂!在不在?”

永远有多远:“在,不好意思,刚刚有点事。”

凌凌:“现实太残酷了,我聊天被那个变态逮到!他不但让我翻译十篇文献,还要写综述,惨绝人寰的悲剧啊!他太狠毒了!太没人性了!太没天理了!”

永远有多远:“想听笑话吗?”

“好啊!”他真了解她,她现在急需安慰,缓解一下心理压力,做好晚上通宵奋战的准备工作。

很快,一条消息发来,她逐字逐句看着。“山上有一块巨石,一半做成了门槛,一半做成了佛像。有一天门槛对佛像说:‘这世间对我不公平,我们来自同一座山,我被千人踩万人踏,你却被天天祭拜,奉若神明!’佛像说:‘人世间很公平,你只需被工匠一劈两半,而我经历千锤万凿,忍受着剧痛和锤炼,才成为一尊佛像。’我心目中的白凌凌,不会甘愿做一个门槛!”

她的视线有些模糊,她努力仰起头,让自己笑得甜美。

又一条消息显示在屏幕上,她看着,看了好久好久。

永远有多远:“我相信你能成为更好的自己,你能摆脱心里的阴影!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你值得男人陪伴你一生一世!”

她颤抖着手指,发了个笑脸过去:“^_^!你现在讲笑话越来越好笑了。”

“不是一直都很好笑吗?”

好笑才怪呢!

虽然不舍,她还是告诉他:“不和你聊了,一会儿被那个变态抓到,说不定再加十篇!”

“好吧,那你慢慢翻译。需要我帮忙,随时来找我。”

“好。”眨眨湿润的眼睛,她笑着告诉他:“谢谢你的笑话,很好笑!!! ^_^”

他不再回复,她又把聊天记录看了三遍,低头再看看手中拷贝了文献的U盘,再也不觉得痛苦了。

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一块平平无奇的石头,没有经过千锤万凿的锤炼,怎么可能成为一尊万人膜拜的佛像?也许,那个变态也不是她想的那么变态。TwOq7UGv8/lEKfYSGnh/H+X1LdvoyVBQKK3JprvmKib42T3goddnsbTfO/1sOQRK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