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1.04 国有企业好过民营企业

我坚信,中国的国有企业好过民营企业。你会感到奇怪,张化桥这样一个“老愤青”,怎么会持有这样的看法?请听我解释。

国企这一杆大旗

中国从某个角度看,是一个“贫穷”的国家,人口压力巨大,自然资源很少,某些传统文化还在“拖后腿”。如果我们发展自由资本主义,那就像印度、巴基斯坦和菲律宾一样,也许还不如它们。当千千万万平民一分钱都没有,一点技能都没有的时候,逼着他们自己创业或者找工作,大家都在肮脏的大街上像无头苍蝇一样,这是非常浪费和危险的。印度、巴基斯坦和菲律宾就是如此。

中国的国有企业就像一杆大旗,让大家云集在大旗之下。它们为大家提供了至关重要的组织系统和稳定。组织系统比做生意的启动资金更加重要。

中国的某些国有企业管理方法比较落后和低效。这些咱们都知道。但是你想想,如果没有大量的国企,中国的20世纪40年代到70年代初是什么样子。大量国有企业的存在是中国过去30多年发展成功最重要的原因。国有企业的脆弱正是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大多数穷国依然十分贫穷的原因之一。这听起来很离谱,但是我真的这样看。

我在湖北农村长大。20世纪七八十年代,我自己(和很多亲戚)也曾经像幽灵一样在小镇里穿梭,艰难谋生。当然那只能是浪费时间。这对于社会资源是浪费,也是社会不安定的起源。20世纪80年代,我到了中央银行工作,后来留学澳大利亚,又到香港地区的外国投资银行工作了15年。2006—2008年,我来到一家国企—深圳控股(0604.HK)担任执行董事和首席运营官,并且同时在另外两家国企—越秀地产(0123.HK)和深圳国际(0152.HK)担任非执行董事。在这段时间,我体会到了国有经济制度的很多问题,也知道中国有些人对国企有意见。但是,他们知道,虽然他们在口头上不肯承认,在中国实行自由资本主义制度更加危险。其实,他们每天都在用实际行动拒绝自由资本主义。你看,绝大多数大学生疯狂地追逐公务员的职位,疯狂地追逐国有企业的职位。每次遇到一个经济问题,他们就呼唤“政府加强监管”。他们口头上有时指责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以下简称“发改委”),但事实上,按照他们的愿望,中国即便成立100个甚至1 000个发改委也不够用。

自从清朝末代皇帝退位,到1949年,中国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但是它导致严重的贫富悬殊和社会问题,引发了叛乱和革命。国民党政府虽然有西方支持,虽然有军队和钱财,但是千千万万老百姓抛弃了它,支持了中国共产党。中国的公众用血汗和生命选择,抛弃了国民党,这比任何轻松的投票和高谈阔论的民主更加具有说服力。

民企优势有限

2014年我出版了一本英文新书,Party Man, Company Man,与2013年出版的Inside China's Shadow Banking(中文书名《影子银行内幕》,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的写作都是出于同样的目的:教育西方读者。我很幸运,从贫穷的农村,到中央银行,再到澳大利亚、香港地区、深圳和广州,体验到了各种社会制度和生活方式。我希望把体验告诉大家,影响大家。

大多数欧美人都以“自由者”(libertarian,或者liberal)自居。有些人批评中国人实行的国有经济制度。但是,我强烈反对他们。不是因为我没有看到国有经济制度的一些问题,恰恰相反,我有实际经验。我认为,国有经济制度是中国成功的利器和秘诀。

中国人和外国人都看到了今天的事实,中国问题的透明度很高,但是每个人的观点和结论不同。我的书有强烈的观点,这些观点基于我的背景和经历。

我想特别指出两点。

(1) 很多中国人其实还依然不看好民企。由于不被看好,部分民企就试图走偏门,而且业绩也不好(部分原因是规模不经济,部分是因为没有优势,还有经济高速增长带来的动荡)。大家就说:“你看!你做坏事!你的业绩也不怎么样!”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整体来看,民企的业绩确实不如国企。这是事实,但很多人不承认。

(2) 总的来讲,国企的历史更长、经验更多、治理更好。这也是事实。我在这本书中详细讲解了原因。

其实,从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中国政府确实把一些经济部门和行业放给了民营企业,但是最近十年,这个动作又慢慢走了回头路。是好是坏,大家可以评判,但是,回头路是肯定的。何以为证?

(1) 中国最大、最好、最赚钱的行业牢牢掌握在政府手上:烟草、盐业、银行、保险、证券、信托、电讯、“三桶油”(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以及基础设施(机场、港口、道路)等。说起“宽宽的护城河”,政府手上的企业都是巴菲特会选择的:有很宽的“护城河”。

(2) 从2005年以来,股市所有公司的利润加起来,银行业占了一半以上,加上“三桶油”,占到70%以上。如果再加上电讯和其他政府的企业,这个比例就更高了。民营企业利润总额小得可怜。

民营企业做的是一些毛利极低的简单制造业、累死人不偿命的服务业和不赚钱的农业。有些行业虽然初看不错,但是它们没有持续发展的可能性,因为前景不明朗,或者那些行业根本就没有“护城河”。

这个变化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1) 政府的财政收入占GDP(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在1979—2003年一直下降。但是,过去十年,这个比例大大回升,翻番有余:从10%增加到23%。不信?你到国家统计局的网站看看。

(2) 高速的、长期的信贷膨胀。这种膨胀加上利率管制(存款利率低,放款利率高),结果就把所有其他行业的利润都转移到了银行业。这种转移支付持续的时间之长、程度之深,全世界也没有先例。谁是银行的大股东?你知道的。

(3) 国有企业贷款利率低(年息5%~7%),民营企业贷款成本高(年息10%~50%),民企怎么竞争?R/sbsolbySORwqtTdoBzxLK5rs5CH2ODiMHS21saT5ZH+eIqp/SS8yzow6AQuaZ7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