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1.01 打工仔的发财梦

1998年年底,我到一个英国投资银行申请工作。主考官问我:“请你告诉我,你将如何为我们赚钱?你要先为我们赚钱,我们才能有钱付你的工资和奖金。”我大吃一惊!打工就是打工,你给我多少钱,我做多少事。我以前可从来没有想过她说的那种问题。

中国的年轻一代太多月光族。为什么?挣得少,花得多。但是,更重要的是,他们浪费得更多。浪费在哪里?主要在“投资”方面。很多人省吃俭用,“投资”的时候却一掷千金,打了水漂。我一直到2001年都是如此。现在,我终于完全安静下来,以“不亏钱”为第一原则。在“不亏钱”的前提下,赚取稳稳当当的钱。

1994年,在我到香港地区的外国投资银行工作之前,银行账上的存款已经有100多万港元。那些钱全部是我在澳大利亚工作和做咨询时的积蓄,完全没有负债。到了香港地区的投行,虽然我高薪厚禄,但是我越来越穷。在1998年年底失业时,我几乎一分钱也没有。为什么?不是因为我花掉了,我其实非常节省,可是炒股票慢慢亏掉了。后来,我痛定思痛,重新学习投资。今天的我,没有了过去的焦躁,非常镇定,投资有得,反而富足了。

别贱卖时间

大家都说,中国人勤劳。这可未必。你看,全中国有多少人每天在耗费光阴,或者以为难他人为职业、为乐趣?中小学生拼命读书,大学生和成年人拼命玩乐,而且玩得不耐烦。

20世纪80年代,我在澳大利亚留学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个现象。大批中国留学生愿意在教室或者实验室熬到半夜,到餐馆端盘子或者洗碗,一年工作365天。你说咱们中国人勤劳吗?No!我发现,有一件事情,多数中国留学生就是不肯做。那就是最困难,也许是最枯燥、最考验意志的事情:学习英文。不要以为去了美国或者澳大利亚,光凭呼吸人家的空气,就可以学好英文。错!大错!

我见过不少在美国读研究生和工作好几年的人,用英文说不清楚几句话,还有更过分的。2000年,我在上海主持瑞士银行的首届大中华投资研讨会,台下多数是外国投资者。咱们的一位同胞作为某企业的代表发表演讲,他曾经在美国居住15年,还拿到了名牌大学的博士学位(不是西太平洋大学之类的“野鸡大学”),竟然还要求我给他安排翻译!

跟大家一样,我在职业生涯中做过很多傻事儿。有些事,我回想起来,很惭愧。但是,有一件小事,我算做对了。1989年年初,我到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读硕士。7月初,暑假开始,我和中国来的其他穷学生一样,疯狂找工作。我第一天就受聘到堪培拉工人俱乐部的餐馆洗盘子。一天下来,虽然我累坏了,但是当天就赚了100澳元的工资。对我来说,这可是天文数字!你想想,当时,加上补贴,我在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的月薪才54元人民币,仅此而已。那100澳元一天的工资,相当于我在北京当公务员时一年的收入!

不过,我第二天早上就辞掉了这份“肥差”。为什么?那份工作是贱卖我的青春,像那样打工,十年下去,工资不但不会上升,反而会下降。等我真的累断腰的时候,谁还要我?

我辞掉了工作,把足足两个月的暑假完全投入了英文训练:朗读和其他英语训练。我每天朗读英文两个小时,然后再读很多书报。两年后,等我把硕士学位拿到时,我就被堪培拉大学聘为了正式讲师,而且还是终身教职(tenured)。当时很多中国同学在拿到博士学位以后还在当助教,当然那些都是合同制的教职。

后来,我一直拼命学英文。我认为,在西方的职场上,英文水准的高低比专业知识更重要。(当然,运气和人际关系最重要。)

1991年,我开始在《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发表文章。1994年起,我陆续在《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南华早报》和《金融时报》发表了好几十篇文章。

多年来,我给那些出国读书的人(主要是文科的)的建议都是:花80%的时间学英文,剩下的时间学专业。

我的看法是,贱卖时间,相当于把你的人生价值画成一条平平的直线。抓紧时间学点差异化的本事,相当于画了一条上升的直线。

站在老板的立场考虑问题

下面是我2011年在万穗小额贷款公司担任董事长时,给新员工的讲话,主题是职场态度,但愿对大家有用。

各位新同事,欢迎加入草根金融行业,欢迎加入万穗小额贷款公司。我想讲两个话题,一是我们草根金融从业人员的职业规划,二是小额贷款行业为我们创造的光明前景。

首先要讲的一点是我们草根金融人士的职业规划。我在2011年6月20日离开瑞士银行,加入了万穗小额贷款公司。有人表示赞赏,有人不理解。但是,自己的日子还得自己过,我不太在乎别人怎么说。人们的“震惊”让我觉得我好像做了一件自残的蠢事,委屈自己的事。我想说,我很高兴我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我父母和妻小也都很高兴。

我知道你们有的人是因为喜欢这个行业而来,有的人是勉强而来。但是,不管怎样,我希望大家在未来几个月能够发现小额贷款行业的美丽,决定扎根这个行业。

新来的同事中,有一个华南理工大学的毕业生。她问我,参加工作后,如何继续增加自己的知识。我觉得,有针对性的学习才最有收获。我建议,假想三年后你准备自己开设一家小额贷款公司,把这个目标当作你最重要的学习任务。有了这个目标,你就会细心地观察你的同事们每天在做什么,为什么那样做,万穗公司的流程和制度,客户评审和服务,等等。你会知道你必须做一个多面手。想想看:三年后你站在街上,大吼一声,我开店了!你想聘请6~8个员工,到哪里去找?花多少钱?如何说服他们加盟?这些人如何分工?你如何把这6~8个孤岛连接起来?灯油火蜡,样样都要你掏钱,你承受得了吗?万一前期的投入不能马上有收获,你怎么办?

我们鼓励大家要有另立门户、开办小额贷款公司的想法,我们愿意帮你找种子资金。你们如果每天都有这种想法,就会明白创业者的艰辛和孤独!特别是在亏钱的时候和前途不明朗的时候,他们更加孤独。这两个月,我领略了那种滋味。好在我不是在创业,我接过来的是一个运行非常平稳,让同行们很羡慕的企业,而且我们正处在一个沸腾的朝阳行业!

你们有些校友去了北大和清华读研究生。不要羡慕他们。你们还有些校友当上了公务员,或者找到了大银行的工作。不要羡慕他们。让他们羡慕你们吧!在职业发展和个人收入方面,他们走上了一个平稳上升的轨迹。我们的起点也许比他们低很多,但是,我们的轨迹是一条斜率很大,很陡的曲线。三年后,或者五年后,我们的轨迹会跟他们的相交。之后,我们的会超越他们的。我们的技能积累会更快,也会更早实现财务自由。

我的希望是,我们的员工在跟亲友和老同学聚会的时候,用很自豪的语气说:“我在万穗小额贷款公司工作。那是一个和睦的工作环境。我们的工作有意思,待遇也很不错。”

任何工作都有可能变得枯燥。但是,我们的工作也真不错:你的客户分布在所有行业。这是一个学习真本事的课堂。书海茫茫,让我们经常失去方向。我们很多人每天双眼盯着电脑,在漫无边际和没有意义的新闻和噪声中度日。这不叫学习。我坦白,我也经常如此。

关于学习实用的东西,我讲讲个人的故事。我在大学和研究生时学的都是宏观经济学。毕业后,我做的也是经济学研究,直到1998年年底我被汇丰银行开除。我失业了四个月。那时候,亚洲金融危机正处于最恶劣的阶段,香港的各类商业机构都在裁员。我去找工作时,面试的人都说,你专业还挺不错的,但是我们没有空缺。有一个英国投资银行(Cazenove,嘉诚)的女主管May Tan(马来西亚华人,现在她是渣打银行亚洲区的行长)对我说的那番话让我终生难忘。她问我:“你能否告诉我,你将如何为我们赚钱?你要先为我们赚钱,我们才能有钱付你的工资。”我大吃一惊!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事。我们传统的观念是,你当雇主的,给我多少钱,我就干多少活。你安排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我不高兴,就跳槽。她的话真的帮我开始为我的老板考虑。我很感谢她改变了我的职业观。那以后的十多年里,我一直跟她有来往。虽然我和她算是竞争者,但我还帮她的几个大客户安排了在北京的会议。我喜欢用这个故事来教育我的孩子和侄子们。

当时,我无法告诉嘉诚的她,我如何能为嘉诚赚钱。于是我也没有获得嘉诚的聘用。几周以后,我的老东家法国东方汇理银行请我回巢。又过了几个月,我的另外一个老东家,瑞士银行,也请我回巢,还加薪晋级当研究部主管。你可以想象我的感激。不过,瑞士银行的老板有话在先:瑞银的中国研究部必须是《机构投资者》杂志前三甲,否则会炒我鱿鱼。那几年,我真的是拼命了。两年后,我排名第一,一直维持了五年。后来,我眼看撑不住了,就跳到了一家上市公司工作。

我扯得太远了。我想说的是,你们可以先站在老板的立场上考虑问题。你为老板着想,就容易成为老板。如果三年以后自己开办小额贷款公司,你准备好了吗?

草根金融不会垮

我想讲的第二个问题是,我们行业的美好前景。上周,我快80岁的父亲从湖北农村来广州的花都区看我,还带来了我的侄子们。我的妻小也从香港来会合。老父亲坐了一整天的汽车和火车,晚上八点才到酒店。晚上十点多他还坚持要去参观我们的三个分公司。我们有些同事还跟他说过话。看到你们那么晚还在跟客户谈贷款,他说,信用社一定不是我们的对手!

起初,我父亲对我开办“信用社”非常不满,因为在他眼里,农村信用社的形象不太好。我跟他解释,我们跟信用社有两大区别。第一,我们不能吸收存款。我们受到的限制和监管比信用社多很多。第二,信用社一般都有几百个股东,或者几千个股东(称为“社员”),而我们只有13个股东。股权太分散,每个人都拥有一丁点儿,也就没有人关心信用社。于是,管理层和地方政府就可以随心所欲一些,没有太多人站出来维护信用社的最大利益。这也就是全民所有制企业的最大问题。当然,信用社也有很多优秀的管理人员和员工,地方政府也有大量好干部,但是,中国的信用社在根本制度的设计上还有待改善。

很多人说,我们微型金融会被银行的小贷部门打垮。你们天天跟他们打交道,你们相信吗?银行的行长们都是大大的好人,但是,把你我放到他们的位置,我们同样有难处。他们每天的议事日程都排不上微型金融。今天他们要抓存款,明天要抓大客户贷款,未来的三天里,又有人一批一批地来视察,他们要送往迎来。他们太忙了!另外,他们的审贷时间和标准也不太适合微小企业和消费者,只适合大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

还有人说,我们小额贷款行业眼下的火爆只是因为宏观调控。我认为这完全是误解。美国和日本的小额贷款行业今天也很繁荣。你们记得2009年,当中国“四万亿”宏观刺激资金水漫金山的时候,我们的行业也同样兴旺。根本原因是,银行弯不下腰来做我们所做的事情。这也是市场细分的结果。当然,今天的信贷紧缩使我们可以收取更高的利息,但是,我们的根本利益和长期利益在于利息更低,而不是更高。利息太高,对我们的客户和我们来说,风险都太高。我们希望可以得到许可,增加融资渠道,提高负债率。现在,0.5倍的负债率的上限确实让我们很艰难。相比而言,银行有10~20倍的负债率,信用社就更高了。当我们负债率提高时,就会有更多的资金用于发放微型金融,我们也就有能力降低利率。当然,因为供求关系的变化,我们小额贷款公司也会被迫降低利率。

草根金融是慈善,但是,政策还是不应该把草根金融的发展建立在人们的慈善心肠上,最好给予公平待遇。首先,其实银行对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最好不用受限。你想想,银行能够自主地对普通工商企业贷款,为什么不能自主决定对小额贷款公司贷款呢?允许银行贷款,银行不见得就会贷款。目前,小额贷款公司可以从银行获得相当于股本50%的贷款,但是很多小额贷款公司并没有得到贷款。为什么?因为银行不愿意,它们知道如何区别对待。退一万步,即使银行不能贷款给小额贷款公司,小额贷款公司也应该可以从其他渠道获得融资,比如发债等。

最近,我去很多小额贷款公司做调研,我发现它们都做得不错。原因在于大家用自己的钱做生意都很小心谨慎。这个行业不吸收存款,也就谈不上系统性风险。我们放款分散,也就从源头上解决了烂账的问题。Bj0atIWAGzYBufTGNvE5H177hIoJY+6UjaJbaAvauvbsvhbozlB1KBqvxRQ6jjvN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