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
打开
冬日巴黎
Lilyma 马莉

第一章 最后一天巴黎

The last day of Paris

lilyma马莉

2017.12.41:55am 周一

巴黎至北京飞机上

我该怎么开头呢?刚刚差点哭了,就在飞机上,一种冲动而强烈的哭意,还是像往常一样,忍住了。突然心脏很疼,有些无助。

我想,该是要写这本书了。那么,就从我从巴黎飞回北京的飞机上开始,慢慢往前说吧。

阿拉伯人JK一直在陪我聊天,在What’s app上。飞机晚点25分钟才开飞。我跟JK说再见后,看到摇滚歌手Marco的信息栏,打开来看,还是一年前,他发来的信息:

“Your one and only Marco :):)”。

你唯一的Marco!

我也一直没回他,其实也不明白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从2015年前年意大利演出结束后,就不太跟他说话了,心里一直对他不太爽。这样的情绪下,看到这样的信息,想起来之前拒绝他几次要来巴黎找我的请求,略感不忍。我就回他:“Marco,我现在在飞机上,很快起飞回北京了!Ciao!”

这次我也拒绝他邀请我去米兰和罗马。

我的大致理由是说,我很忙,忙着学习和创作。

我想,在巴黎冰冻的街头流浪,也比谁送上谁的门,那种奇怪的感觉,要舒服很多很多。

Marco:“Hey my love.What are we ever going to do?:(”

我说:”你自己想想清楚。结婚,或者朋友。我没时间再折腾了。”

Marco:”你认真的吗?”

我说:”至少我们还是朋友嘛。但是你想想,再过两年,我还能生得出来孩子吗?”

Marco:“不不不,我问你的事,你第一个问题,是很认真的吗?”

我说:“是啊,你有6个月时间考虑。然而,你认识我这么多年,你不知道我这个人有多严肃吗?!”

Marco:“我从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爱上你了,所以你知道。我非常非常高兴你说这个提议。我想,这是你说过再也不可能更浪漫的话了。上次,你从意大利走后,你一句话都没有留下,你从来不说什么。”

我当然不会告诉你,你太自恋,我有点受不了。但是那样,我仔细想想也都是可以忍受的吧,毕竟你还蛮帅,有时候也蛮可爱的,还有我们毕竟认识那么多年了。你又演过我的电影……只是上回在意大利那次演出,你那个小矮个丑陋得要命的犹太经纪人,追出来问我要帮你演出的住宿费的时候,我就已经很暴怒了。你请我来为你站台演出,并没有讲什么报酬,机票钱我自己掏,还要我自己掏住宿费。好嘛,这也就罢了,朋友为朋友帮忙是相互的,无所谓。关键是那小子好像没见过世面似的,真当自己是世界最大娱乐国国王一样,除了吹嘘还有让人憎恨的厌恶,怪不得拍《盗版猫》时候每个剧组的组员都特么的想揍他,事儿逼的一塌糊涂。我他妈的当时就想揍丫的。

前年那次演出结束后,坐车去罗马机场时,我跟黑人说唱歌手Shawn Mims

坐在一起。我跟MIMS说,不让这个讨厌鬼跟我们坐一辆车了。我一示意,叫保镖公司的头Paolo Domenico开着车就跑了。我记得我当时跟MIMS说,我们可以合作。但是,有那个丑陋的小矮子在,我这辈子不可能会跟Marco合作了,没得谈。

但是,我估计小矮子他做的这些事儿,也是你Marco示意或者默许的吧?!后来我才从MIMS那里知道,那次演出你也没给他钱,就消失了。这么做人真是有点不地道。

而我今天的这些话,当然是拒绝你,你就是个花花公子。我以为你这么自恋的人,肯定是被吓跑了,结果你应许了,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飞机又停了,等待起飞。

我心里不舒服,打开手机问Marco:“你确定你很认真你会高兴?我以为你不想再结婚了。我也觉得你是一个在外面玩玩的男人。”

Marco说:“我认真的。我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说:“我可跟你讲,我不能再等了,我想要结婚生子,有稳定的生活,我很严肃很严肃的。”

Marco:“如果是跟你结婚,哪一天都行。我们之间的都认识了大半辈子了,你得停止想那些我花不花不着边的事儿了。但是经过两年,我现在也有些明白了,那些你没有说过的话。”

我说:“你好好想想清楚。想象一下,如果我们一起生活的感觉!”

Marco:“我们得需要一些时间在一起,一些有质量的时间,而不是在我们疯狂的工作过程中。你知道一个跨国演唱会有多么繁琐的事情要处理。难道,你不信我一直在梦想和你在一起吗?当然我一直梦想着我们在一起,还有我们的孩子。”

我说:“这倒也是,你叨逼叨了5年了。好吧,那你有空来北京找我吧。我们面聊比较说得清楚。”

这就是我起飞前的戏剧了。我拒绝去米兰看他,也不要他来巴黎看我。心想认识15年了,不要再浪费精力了。主要是不要抱着幻想,是时候该把那些不能跟你分享生活的人清出我的人生。

但我没想到他今天跟我说这些……

我开始有一点点怀疑是不是我太骄傲、脾气太急,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还是误会他了?!

但这时候,我的心就开始疼痛起来,情绪极其悲哀。真的是肉体痛,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我想,我得是多绝望,连我拒绝掉的人都还要再捡起来?!

今天,还收到另外一个男生的表白和道别,说很容易爱上我……

这些都是怎么回事儿?法式的无聊打趣么?!

呵呵呵呵,我这样一个整天叨叨叨的,跟祥林嫂一样,与所有人讲有多么想念我的犹太科学家教授那种的失魂落魄、还爆着粗口的我?!

是的,就算我在巴黎拒不见人,我还是碰到了三个男人。全部已婚!全部已婚!全部已婚!

我的男友MOMO教授来看我几天,看完我就回以色列开刀去了。开颅手术。这次不是他在手术台上麻醉别人,而是被开颅。所以,本身个性特别的他来的这几天明显不在状态,心事重重,忙忙碌碌。他跟我说,又新发明了一个要做二十年的心脏新装置,让病人支付更便宜的治疗费、更有效率、可以救更多的人。完成这次发明后,他要闭关6个月,回归哲学,应该是去印度吧。

我们这次正式确定了两个人的男女朋友关系,专一专属的恋人关系。他却不想和我或者任何女人,结婚生子。他有四个孩子。他是个犹太人,英国籍以色列的犹太人,单身,今年刚满60岁,身体很棒,跟30岁似的,不夸张,身材很好,一天可以干八小时,仅此为他的持久控制力,但是很累人,累我。还曾经是哈佛的生理教授,性感的医生,有性格、善良、多才多艺、绅士风度。我怎么能不迷恋他的头脑?(但是我之前也没想清楚,即使他是30岁的身体,头脑也已经到达60岁的老人家了,或是800岁的树精的头脑?!这是2017年12月12日夜里,跟女友陶慧在车里聊着天,突然我想到了这个。他的生活已经不需要女人了。)

可是现在我还只是悲伤,迫不及待的要离开这个让我清楚我伤心理由的地方——巴黎。

我想,他应该没那么爱我,但是更可怕的是他不需要我。他的生命计划中,没有我。即便我是特殊的、为他作画写诗歌,或者Best Fuck。

自从确定男女朋友关系后,他回去开刀,又去美国工作2周,约好月底如果他去米兰,我就去看他。除了忙,他没什么消息。我给他写了两首歌小样,发给他时,他感动了一下。

也就是说:“你真的,好特别。”

后来也什么话了。

整个后来一个月在巴黎,又逢下雨寒冷,整个人都是郁闷不堪的。MOMO教授走后的这个月,我就遇见了这几个人,在几乎不见人的情况下(我真的失魂落魄得无法见人分担我的小小的、脆弱的内心空间了)。

一个是艺术家路尔,我们可用中文沟通许多,内容广泛,外加我如何失魂落魄,他饶有兴趣的听着我的故事。

一个在卡塔尔做天然气项目的工程师JK,黎巴嫩人,在法国和美国受过良好的教育,长得也还蛮帅,浪漫到爆。无时无刻不疯狂的迷恋你,甜言蜜语到让我心猿意马的地步。我们见了四次,吃饭喝酒】聊天喝咖啡、听Jazz、看博物馆,这些都干了。临别还kiss了下下,让我的左腿不由自主的翘了起来。整个一个月,我想因为他,我的冰冷的世界才有了一点点粉色。他在10号晚上与我道别,回去到现在二十来天,已经瘦了三公斤,他告诉我,我是他的毒品,像是长在了他的血液里,想到我心脏就砰砰砰地跳,他为我痛苦着的思念,也快乐着像个初恋的青少年。每天从我在巴黎时间的凌晨4点开始给我消息、视频、电话,到我晚上的晚上11点、12点、1点……每天如此。多哈的时间要比巴黎快两个小时。

还有一位就是见过三次的电影作曲家保罗·科恩,也是个犹太人。我们几乎聊得很多都是工作方面,算是平常社交会面而已。上飞机前他却给我发了排版好的长消息。

My dear Lily

I could have been more than a friend but it would have taking me to a big lie ...))and I can’t for me and for you.

You are a wonderful person and i could easily fall in love with you this evening in Chez Francis ..but my first purpose was to work with you!And i hope we’ll do .

as I told u i like to control my life (one more glass of whiskey and I was like a little orphan in the desert )))))

So now that I finished the contract with your mother and that I’m sure that you are in the plane,I hope you’ll have the good energy to open your heart to all the

pretenders !And that you’ll send me someday some pictures of little lily!)))

Your very best Jewish French friend

Kisses

Paul Cohen

他的意思是:

亲爱的lily,我们本可不仅仅是朋友,但是它对我对你都是一个巨大的谎言。我不能这么做,为了你,为了我。你是一个很棒的人,那天晚上在Chez Francis我就很容易爱上你了。但是我的第一个目的就是和你一起合作,我希望我们能做这件事。正如我告诉你的一样,我喜欢控制我的生活(再多喝一杯威士忌,我就会像孤儿迷失在沙漠里……)。

所以,既然现在我和你妈妈完成的契约约定,那么我已经确信你在飞机上了。我希望你能有足够的心去向所有能有可能成为你老公的人打开你的心扉。然后你也会经常发一些照片给我,小莉莉。

你最好的巴黎犹太朋友。

亲吻。

保罗·科恩

他已婚的,不过我没想什么,仅是法国电影圈内同行。但是接触下来,他真的是最好玩的一个人了,他最会开玩笑逗你乐。

保罗·科恩只说如果一个男人不追向你的话,真的没什么意义了。他总得给你些什么,爱?时间?慷慨的礼物和支助?我没办法,我只能跟他说,他是Best Fuck。所有人都会认同这件事,不再多问。

保罗·科恩说,他要是没结婚肯定娶我了。我说,你这是太废话了。然后我就问了很多关于犹太人的习俗。

保罗·科恩娶了一位以色列犹太妻子,他认为以色列女人太烈了,不太懂得爱。他(MoMo教授)没有说爱你,也并不代表他不爱你,只是不会、也没习惯表达而已。

艺术家路尔又说,如果下半辈子跟你在一起,那可真的太有意思了。后来再问他这句话什么意思,他并不承认他说过此话。

JK再三强调,让他进入我的生命中,成为一部分。每天都在问我,从认识我的第二第三天开始,每天重复。我是双鱼座,问我三遍我肯定答应。Habibi!I love you so much,I am suffering……

看吧,这三个都是已婚男人。

JK大我6岁。

保罗·科恩大我7岁。

艺术家路尔大我8岁。

而在意大利正在做“永恒的佛罗伦萨”演唱会的Marco,摇滚歌手,大我3岁,天蝎座,认识15年……

中间还见了一个制片人,老朋友,见了后,我问他不会他也是犹太人吧?!对,他就是。我不是碰到穆斯林就是犹太人。

那个制片人,我问他犹太人真的不能娶外族女人吗?他说,可以的,他就不介意。以前不想结婚,现在不介意。我对他没感觉,女朋友的朋友,不想沾惹。(我指的是我女朋友的男人、亲近的男性,是坚决不能上手的,感觉好像上了女朋友一个概念,是种侮辱和背叛,这是我和陶慧之间从小的约定,闺蜜间的习俗。)

制片人挺大年纪的,我不关心。

起飞后,我好好想了想能不能跟Marco一起生活……但是心好痛。如果我大叔对我好一些,哪怕没有那么多他认为女人图钱那目的的成见,或者他真的认为他只需要拯救人类,而不去爱,是他全部的生活,我也得接受。你为甚么不能给我足够的爱,却要求我爱你呢?

所以我心好痛。

我问他也不答。

总之,我们在11月2号夜里那天说好,基于我在情感上不太理智,他来给我物色丈夫,期限为6个月,6个月没有合适的老公,那就冷冻卵子吧。省得我后悔无后。将来遇见那个人,我却无法生孩子了。

所以我就直接跟Marco说了,要么娶我,要不只做朋友吧(普通朋友,有时间问候,无时间托梦的那种)。我已然认为这样就算是齐了活了,却成了开头心痛得难受的样子。

无奈之下一想,随便吧,人生就是未知的。我求的,求不来,我不要的,疯狂柔情蜜意你。有些除了装傻充愣的,无论我怕不怕,该来也来了,该伤的也伤了,我不是照样担着么。

我看,我是怎么爱,都化不了教授那块冰吧。

反正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谁先找我,敢于承诺和信任、担当这份情感,今早了,否则,真的过期不候了。

不喜欢,不爱的也可以试着接受吧?!只要是生理没那么反感就行。爱的死去活在的,如果不主动找我,也就这样了,我使尽力气也求不来不是么。我还是让他轻松点吧。

总之,任何一个男人只想当情人而不负责的,咱就拜拜了,最好连朋友也别当了,不然就干脆点。

假如Marco来找我,能跟我生活一个半月不反感,就这么嫁了吧,再讨厌他经纪人,也就算了。

如果是言而无信的,连勇气都没有,只能fuck off了。我累了,宁可创作,被我“无情的”大叔折磨着,他还有才华,我对他的爱和痛,至少能刺激和推我我不断进取的心。

今天王龙梦的太太钢琴演奏家中野真帆子打车来家里于我道别,匆匆忙忙就十分钟,也从一区打车来了小意大利。龙梦和表妹周沛旋、“大姨夫”费尔滋直接送我去机场,待遇隆重堪比沛旋家的老太太级别。

临走时,我们在机场的咖啡厅聊了一阵子,龙梦因为我的笔,也重新开始画画了。停笔了二十几年开始有绘画的欲望,原因就是我有一支如蝉的毛笔。这种手感在FABRIANO的本子上,爽快绵柔。他看我画,忍不住要试试手感。我就送给龙梦了,连同墨水。

我跟龙梦哥哥说:“老天给了你才华,一定不是让你浪费的。你可以为你的青春和过去的“小阳春思潮”奋斗一辈子,同样也不要背弃了你的才华。历史是惊人的相似,你看,各朝各代,万岁都没有活过百岁的,千秋万世的江山也存不了千年。可是诗歌字画流了下来。你受那么多苦,何不将这种情怀同样也付之于画笔,来描绘给你的光辉梦想。那些思想传世留世,光嘴皮子上下一耷拉,其实很快留不下什么了,这点得听听我的。”

而“大姨夫”费尔滋前几日,有问过我:“lilyma,你是不相信男人了吗?!”

我说,“基本是吧!我没那么幸运,像你们两如此爱到不能没有对方。我还是一个人独舞,不是对方不敢要我,认为降不住我,就是大部分人不明白我。倒是那个中东男人JK让我心动,可能我太缺乏爱了。

12月30号那天,我和表妹,跟她的朋友聚餐,一个前法国国家篮球队冠军Makan Dioumassi说:“lilyma她还没皈依哪个具体宗教吧,lilyma她自己就是寻爱教教主。”

我说:“我是的,我不能没有爱,没有爱,活不下去了。”

爱情的命运,都好比是人类的特殊游戏。就像是打牌。发牌后就是游戏的开始。我们都要接受它一系列的后果和转变。

爱情又好比是一首歌。有高潮、有主次、有过门、有节奏、有停顿……但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如果你我不是同一旋律,如何能融到一起?!爱情,就是你我共同谱完唱完这首曲子。

可恶可悲的是,很多人以为好色就是激情和爱情。这种价值观紊乱,我也是欲辩也无能。

寻找爱情的人,永远都是悲伤的吧。

宝宝说:“你没爱不会死的,只是没兴趣创作而已……”

我说:“呵呵,那样的话,比死还难受。”

宝宝又说:“你的世界就像一个个漂亮五彩缤纷的泡泡,一个一个破灭。才有了充满泡泡的梦幻的童话一样的世界。如果你的泡泡不灭就没有这个《莫莉的世界》了。”

人物:

·MOMO教授:世界级英籍以色列犹太科学家。莫莉男友。

·保罗·科恩:巴黎犹太电影音乐家。

·路尔:中国艺术家、摄影家。

·Jamal K (JK 贾马尔):卡塔尔做天然气的工程师。

·MIMS:Shawn Mims美国说唱歌手,2007年初,《This Is Why I'm Hot》在Billboard Hot 100单曲榜中创下了两连冠的佳绩。

·周沛旋:34岁,莫莉的表妹。

·王龙梦:民主激进份子。

·中野真帆子:Nakano Mahoko王龙梦的妻子,法籍日裔钢琴家。

·Marco:美籍意裔摇滚歌手。

·“大姨夫”费尔滋:55岁,法国形体表演艺术家、教授。

·Makan Dioumassi 篮球奥运亚军。

·宝宝:lilyma弟弟,设计师。 gtA6RMGWcuErNzpgAdG4FDCTtrBIqsjagbPYhMnP/N3NJj0uiEu1QS4cQSZe2hsV

点击中间区域
呼出菜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打开